美國秩序的終結?

蔡東杰
中國時報

被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為「全球大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嚴重威脅著近年來的全球化趨勢。

自1970年代以來的半個世紀間,所謂「全球化」不啻成為此際國際關係主旋律,其發展內涵有二,亦即貿易自由化與政治民主化。

表面上,「全球化」浪潮看似沛然莫之能禦的原因,一般認為主要源自國家之間交流日益頻繁,從而不斷深化「相互依賴」所致,實則美國穩定提供「霸權秩序」此一公共財或許才是關鍵所在。不能否認,美國即便在冷戰階段被迫與蘇聯二分天下,實則綜合國力高出莫斯科不知凡幾,尤其在冷戰終結後,失去死敵的美國不僅隱然睥睨天下,新保守派更試圖藉此契機,透過單邊主義鞏固其「無敵」現狀。

可以這麼說,新世紀初的全球結構確實有利美國,華府決定乘勝追擊也是個理性選擇,儘管如此,接下來幾個轉捩點依舊埋下歷史伏筆。

首先是小布希在2003年甘冒國際輿論壓力,非但執意出兵伊拉克,利用虛假情報作為正當性來源亦無疑重創了其全球威望與可信度,更別提戰爭陷入泥沼與虐囚案引發的反人道爭議,都讓「反美」成為一股新潮流。就在此一霸權威望危機的陰霾下,從2007年次貸風暴到2008年的金融海嘯,在重創美國並席捲全球之餘,更直接衝擊了作為她自二戰結束以來霸權根基的經濟能力。

影響所及,例如札卡瑞亞便提出「後美國世界」之看法,布雷默也預告了一個人人為己的「零集團時代」即將降臨。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即便受創甚深,還是擁有影響世局的能量,直到2017年川普上台並揭櫫「美國第一」後,既然連霸權都選擇優先自我保護,人心浮動自然在所難免。就在這種情勢下,迎來了2020年的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

很明顯,美國自始迄今對新冠病毒疫情都處於旁觀者的姿態,既不表態支持WHO,也沒有任何積極協調做法,在將疫情包裹進對中政策的一環後,隨著歐洲情勢惡化,更「果斷」切斷與其聯繫,在美國親自示範國家如何「自利」的決策後,對於身為霸權的道德義務已置若罔聞。

由於當前國際組織(WHO)公信力飽受質疑,霸權國家(美國)又放棄提供公共財,不難想像,在可見的未來,各國除了自救已別無他法,進言之,各國的紛紛閉關自守,既直接衝擊貿易自由化,為應對疫情宣布的緊急措施,也必然傷害政治的民主化,再加上公共財提供者之消極以對,在最壞的情況下,如今已一息尚存的美國秩序與全球化願景,是否將因此告終,確實值得審慎觀察。(作者為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