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組AUKUS同盟從「五眼」變「三眼」,可能為自己樹立更多敵人

·8 分鐘 (閱讀時間)

文:羅慎平(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副教授)

看過清朝宮廷劇,對於官吏的頂戴應該不會陌生。

清朝官帽呈圓形,頂端鑲嵌頂珠,品級不同頂珠也有所區別;帽子下方還有一個翎管,用來安插翎枝。「花翎」以眼分級,一眼花翎是一枝孔雀尾翎,二眼則是兩枝尾翎相續相疊,僅露出尾部燦爛的翎眼,三眼最為尊貴。「三眼花翎」象徵無比的榮耀,從乾隆皇帝到晚清時期只有七名官員獲得,連乾隆朝最受寵的和珅都沒有拿到。

美英澳與加拿大和紐西蘭是「五眼聯盟」的成員國,二次大戰時期根據英美「大西洋憲章」的精神成立,是對軸心國家共同實施情報蒐集與分享的組織。最近美英澳卻自封為「三眼花翎」的高官,意圖擔任維護印太地區和平與穩定的力量,針對的目標正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

英美澳的潛艇合作計畫,卻讓法國少了一個到手的大訂單

美國總統拜登於台灣時間2021年9月15日,在白宮與英國首相強生和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John Morrison)召開視訊聯合記者會,宣佈成立結合軍事外交名為AUKUS(Australia-Unite Kingdom-United States)的三方合作協議,並將支持澳洲核子潛艇巡航印度太平洋地區。

拜登表示,深化三國合作是確保印太地區長期和平穩定的必要作為,而這個新合作倡議的第一個措施,是在18個月之內動員美國英國和澳洲三國的技術、戰略、與海軍團隊,支持澳洲取得核子潛艇的能力。

根據報導,一位不具名的白宮資深官員表示,這將賦予澳洲核子潛艇在印太地區進行長期任務的能力,但並不表示澳洲會成為擁有核子武器的國家;而且澳洲是反核子武器擴散的倡議國家之一,並無意願發展核武。該名官員並表示,新倡議並非針對特定的國家,乃是維護印太地區的和平與安全,努力促進周邊國家遵守國際準則,美國與澳洲則是扮演戰略性的角色。

依照公開的協議,此架構結合了軍事與外交,並在網路安全、人工智慧、量子通訊、深海行動能力等科技領域,加強資訊情報技術的分享和整合。拜登曾經多次強調中國是21世紀國際秩序安全與穩定的最大挑戰,因此這個三方安全倡議隱含「劍指中國」之意。美國在亞洲的盟友包括日本、韓國、泰國、菲律賓、印度、印尼跟越南還有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QUAD),現在再加上這個新的AUKUS,形成更寬廣的戰略空間。

但這樣的三方安全協議,也引起法國強烈的不滿。

由於根據新的軍事協議,美英兩國要幫澳洲發展一支核動力潛艦艦隊,據悉澳方將打造至少八艘,而美英澳三方將在未來18個月內敲定澳洲核潛艦要採用美國「維吉尼亞級」(Virginia-class)攻擊潛艦,還是英國「機敏級」(Astute-class)攻擊潛艦。因此,澳洲2016年與法國所簽,由法國幫澳洲建造12艘柴油動力潛艇的合同,現在必須作廢。

這筆訂單高達660億美元,法國總統馬克洪對從頭到尾被蒙在鼓裡大為憤怒,17日召回了駐美、澳大使表達抗議。更在一氣之下停辦原定17日在華府舉行的紀念「海角戰役」(Battle of the Capes)240週年、慶祝法國海軍在1781年美國爭取獨立的戰爭中提供幫助的晚會。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形容法國像是被「背後捅了一刀」一樣,「這種單方面、突然且令人難以預見的決定,非常像是(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會做的事」。

同時,歐洲聯盟(EU)也抱怨,美、英、澳宣佈組成被認為是要反制中國的防衛聯盟,歐盟事先卻不知情。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說:「我們很遺憾沒被先告知,沒能參與這類討論。我了解法國政府會有多失望。」

澳洲的核子潛艇計畫,不會是一頓白吃的午餐

對澳洲政府來說,澳大利亞的潛艇計畫已經到了需要做出最後決定的時候。

今年初,由於擔心澳大利亞與法國海軍集團的柴電潛艇計畫的延誤和成本超支,總理莫里森成立了一個新的內閣委員會。澳洲國防部長6月曾表示他會考慮其他選擇,因此AUKUS的成立雖然令法國失望,但不會造成巨大衝擊。與柴電動力潛艇相比,核子潛艇有很多優勢——它們的航程更遠,通常更安靜,更難被發現;缺點則是它們在技術上更複雜,具有更高的機密性。

澳洲參與三方安全倡議實屬不智。澳洲在印太地區並沒有現實的國家利益,如此師出無名,容易被中國認定是增加區域不穩定的因素。突然取消了與法國數百億美元的潛艇合約,英美澳三國此舉得罪了法國。法國未來可能將不願配合北約行動,連在烏克蘭問題上或在中國問題上,法國都將走自己的路,不會考慮聯盟的決定。

澳洲的核子潛艇計畫不可能是一頓白吃的午餐,不僅在關鍵技術方面被英美掐住了咽喉,形同被綁架一樣;舉凡所有設計、製造、測試、訓練到編入戰鬥序列及後勤保養各方面,每年投下天文數字的軍費,澳洲也得要吞下的。

脫歐之後,英國在歐洲的影響力大減,但在內心深處仍然作著殖民帝國的美夢,奈何實力已大不如前。英國與澳洲一樣,在南海地區並沒有所謂核心利益的問題,也非該地島嶼爭議的聲索國,就算台海有事,恐怕還輪不到英國操心。前首相梅伊(Theresa May)就批評英國政府的作法毫無意義而且危險,但英國唯一能夠證明自己存在價值的方法,就是緊貼著美國,繼續長久以來的英美「特殊關係」,在外交和軍事事務方面,唯美國之命是從,再也不能獨立自主。

此次的三方合作協議,英國除了能夠在澳洲身上撈取一點油水之外,得罪了法國和中國,實在得不償失。

增加各種人造干預,可能為美國產生更多的敵人

美國以世界第一軍事強權在阿富汗進行了二十年的戰爭,投下數兆美元的軍費仍打不過塔利班遊擊隊,不僅死傷萬千,還拋棄了一手扶植的親美政權,到最後落得一個倉皇撤軍的結果。美國自從與英國從阿富汗撤軍之後,國際形象受損,美國的民心士氣深受打擊,其他盟邦對美國是否有意願和能力履行安全保障的承諾也感疑慮。再加上中國崛起,深藏在美國心靈深處的冷戰思維,促使其必須拉攏英澳,繼續維持「老大哥」的形象。

近幾年,特別是在前美國總統川普任內,「五眼聯盟」的手伸得越來越長,頻繁在涉疆、涉港等關係到中國內政的議題上指手畫腳,遭到中方多次批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那句「不管他們長五隻眼還是十隻眼,只要膽敢損害中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小心眼睛被戳瞎」便廣為人知。

這一次,五眼變成三眼的這項協定,是美英澳對抗中國在西太平洋日益增長的軍事力量的重大舉措。然而隨著聯盟發展,日本是否會發揮作用或加入AUKUS,仍然是維持模棱兩可的態度。同樣重要的是,中國還認為AUKUS協議是一種挑釁,涉及各國增加他們為台灣海峽軍事升級做準備的意願。北京認為海峽兩岸的最終統一(暫且不論是以和平還是武力的方式),乃是中國有關領土與主權的國家核心利益,對於外國勢力的干預,極有可能會招致中國強烈的反擊。

「五眼聯盟」可以是美英諸國基於共同利害和歷史淵源所組建的軍事同盟,在冷戰時期也曾發揮一定的作用;然而「三眼花翎」只能是有權之人的授予,不能自己去拔幾根孔雀翎插在帽子上自封自嗨。中國不是阿富汗,誰能保證屆時美英不會落跑,獨留澳洲「青塚向黃昏」?

隨著中國在印太地區實力——尤其是海軍和經濟實力的彰顯——美國已經沒有能力擔負「世界警察」的角色,只好尋找堅定而有能力的合作夥伴來應對中國的地緣戰略挑戰,以中國作為假想敵組成超現實的國際組織,只怕施壓的力量越大遭到反噬的力量也越大,美英澳三方合作抗中的夢想,反而為美國造成更多現實的敵人。

延伸閱讀
北溪二號「等著」歐洲啟用,俄羅斯手握影響大西洋兩岸關係的政治籌碼
德國組閣談判「創意大考驗」,新政權恐難以維繫梅克爾奠定的外交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