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給了更多訂單?

于國欽

工商時報【于國欽】

以第三季商品出口而言,台灣只衰退0.8%,韓國衰退12%,併計商品與服務的實質輸出,韓國成長1.8%,我們只成長0.3%,台灣把產能自海外移回,得之於商品貿易,卻失之於三角貿易,光看商品出口台灣表現佳,但併計服務輸出便現出原形。

■依據世貿組織(WTO)每年發布的出口排名,在商品出口(海關統計)排名方面,台灣2018年是全球第18,南韓是第6,而在服務輸出方面,我國是第27,也遠遠落後於韓國的第17名。今年前11個月我海關出口近3,000億美元,韓國5,000億美元,台灣出口規模僅及南韓六成。

這一陣子政府高層總喜歡談轉單效應,特別是提到來自美國轉單時更是眉飛色舞,其躊躇滿志之狀,彷彿政府在這一波中美貿易戰中已取得偉大的成就。

事實上,今年來自美國的訂單並沒有成長,非但沒成長,前11個月還下滑3.6%,哪有什麼轉單效應?那麼,何以政府會一再提及來自美國的轉單效應?這是因為依據海關統計,我國今年前11個月總出口雖跌1.9%,但對美輸出卻成長17.6%,對美出口有這麼好的表現,大官們自然認為這是轉單效應。

這就奇怪了,何以來自美國訂單下滑3%,而對美出口卻成長17%?這是因為長期以來,隨著兩岸分工,如今已有半數訂單移至大陸生產,出口與訂單走勢未必如響斯應,悉數取決於外在環境的變化。隨著美國對大陸輸美2,500億美元產品加徵25%關稅,台商自然要把原本在大陸的產能分散到東南亞及台灣,如此一來台灣對美國出口當然會大幅成長。

這樣看來,並非美方特別照顧台灣,把訂單移至台灣,或者增加對台灣的採購,而是台商因應貿易戰,讓若干產能由大陸重返台灣,然而這樣的生產調控,實在稱不上是轉單效應。

過去30年台灣曾出現多次轉單效應,例如1987年韓國出現工潮,國際大廠為降低出貨風險,紛紛把訂單移轉至台灣。再如,1997年美國緝查香港紡織廠,對香港紡織品輸美實施新通關制度,原屬香港的大批訂單轉到台灣。又如,2003年台灣爆發SARS疫情震驚全球,這次換過來,是台灣的訂單被轉往他國。總的來說,當國際買家考量若干風險而把訂單由甲國轉向乙國,這才是轉單,受惠的一國才可謂獲得轉單效應。

今年以來美國給台灣的訂單是下滑的,而且已連續11個月負成長,如果有轉單效應,來自美國的訂單怎麼會跌成這副模樣?值得注意的是,來自美國的資訊通信產品訂單,是訂單中的最大宗,前11個月也是衰退3.0%,同樣毫無轉單效應可言,至於同期間我輸美資訊通信產品大幅成長61.4%,這誠然是廠商把若干海外產能移回國內,生產後輸美所致,與轉單效應可謂風馬牛不相及也。

老實說,今年以來對美出口兩位數成長,多了商品貿易收入,但相對也少了三角貿易收入(國內接單,海外生產所獲的服務收入),彼長此消,如此而已,綜合商品與服務輸出第三季年增率僅0.3%,依舊不如韓國的1.8%。

今年以來我們政府官員一直高調談論台灣出口成長居四小龍之首,事實上,政府談的只是海關出口(商品),併計商品與服務貿易後的實質輸出成長,台灣依舊不如韓國,主因長期以來韓國文化、服務輸出已具規模,今年以來仍然呈兩位數成長,為台灣所望塵莫及。執政當局與其成天嚷著四小龍之首,倒不如多花些力氣研究如何在文化、服務輸出這些事上迎頭趕上韓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