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如果拜登沒能大贏 學者:川普恐使出3招反敗為勝

潘維庭
·8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大選倒數計時,台北論壇31日舉行研討會,淡江戰略所教授、前國安會副秘書長何思因列舉,若屆時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沒有壓倒性勝利、且多個州出現開票爭議時,在選舉人團、郵寄投票等特殊制度下,尋求連任的川普有可能使出3種「反敗為勝」的「步數」,但這些都可能造成政權和平交接困難,甚至引發對美國選舉合理性的質疑。

台北論壇31日下午舉行「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風險與潛在法律爭議」研討會,由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主持;淡江戰略所教授何思因、東吳法研所兼任教授李念祖、文化政治系教授楊泰順與談。

蘇起:台灣把自己跟美國命運、川普勝負綁在一起

蘇起稱,今年選舉跟往年不同,兩邊爭得厲害且都不服輸,奧步很多,愈來愈像我們的選舉,且暴力化的可能性非常高。美台關係也與4年前不同。他指出,在美中之間選邊,台灣是唯一100%靠美國這邊的國家,我們連川普、拜登都選邊,台灣把自己跟美國命運、川普勝負綁在一起,使他隱隱然非常憂慮美國民主和我們自己的命運。蘇起說,川普若贏、蔡政府就大勝;若輸會怎樣狀況,中間的風險很高,但大家也都預測,11月3日當天投完票不會全部定案。

何思因指出,川普早就表態認為郵寄投票不公平,親共和黨的德州,只允許每郡指定1處郵寄選票,即是想壓低提早投票,他認為今年法律訴訟會很多,在每個時程階段若沒吵出結果,都可能釀成美國憲政危機,但當中樞無主下,老共若對台灣動手,台灣就沒什麼靠山;他指出,要是拜登大勝,才不會有太大的後續爭議。

20201031-台北論壇31日舉行「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風險與潛在法律爭議」座談會,董事長蘇起致詞。(盧逸峰攝)
20201031-台北論壇31日舉行「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風險與潛在法律爭議」座談會,董事長蘇起致詞。(盧逸峰攝)

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右)表示,美國總統大選兩邊爭得厲害且都不服輸,奧步很多,愈來愈像我們的選舉,且暴力化的可能性非常高。(盧逸峰攝)

何思因:川普恐使出拒絕認輸、司法和選舉人團步數

若拜登沒有大勝、多個州有開票爭議的情況下,何思因列舉川普「反敗為勝」的步數包含3類,包含「拒絕認輸步數」、「司法步數」、「選舉人團步數」。

在「拒絕認輸步數」上,何思因表示,川普可能不正式認輸、或採取手段阻撓政府權力的轉移,白宮及司法部實質干預計票作業,甚至鼓勵地方的民兵組織暴力恐嚇選民或選務工作人員,或是過了1月20日仍然賴在白宮不走。何思因指出,這些策略只要部分成功,都會使得政權和平交接困難。

在「司法步數」上,何思因列舉,川普可以提告作廢部分選票,或不計郵寄選票,若訴訟成功,則可能翻轉該州選舉結果;拜登若贏得某個州,卻在法庭輸掉該州選舉,美國選舉的合理性就會遭到根本質疑。

另外,在「選舉人團步數」上,何思因也列舉,川普或由共和黨控制該州州議會的州,可以法院判決曠日持久,在限期前另提該州選舉人團名單交給國會認證,讓川普當選。川普也可能留守白宮,或者造成副總統彭斯、或眾議院議長裴洛西、甚至拜登的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成為總統。

20201031-台北論壇31日舉行「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風險與潛在法律爭議」座談會,淡江大學教授何思因發言。(盧逸峰攝)
20201031-台北論壇31日舉行「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風險與潛在法律爭議」座談會,淡江大學教授何思因發言。(盧逸峰攝)

若拜登沒有大勝、雙方有開票爭議的情況下,淡江大學教授何思因(右)列舉川普可能採取「反敗為勝」3步數。(盧逸峰攝)

目前的選情民調上,何思因指出,從「538」(FiveThirtyEight)、「經濟學人」2個常被參考的選舉民調模型來看,只各估出川普10%、5%會贏,比起4年前給希拉蕊的30%的勝率低許多。另外,4年前民調被說不準,但當時也僅差3-4個百分點左右,在民調裡也是正常的。

何思因稱,4年前,希拉蕊選前民調在中西部白人、勞工多的「鐵鏽州」崩盤,選前3、4天一路下滑,但全國性民調還是贏川普4個百分點左右。後來川普在北方州小贏,光是賓州(20張選舉人票)、密西根州(16張選舉人票)、威斯康辛州(10張選舉人票),就差了46張選舉人票,但這幾處總得票數希拉蕊輸很少,但選舉人票就拉開差距。

何思因指,上述北方3州,傳統上被視民主黨應要極力守住的「藍色城牆」,共和黨也要在南方的北卡、佛州和亞利桑那3州欲守住「紅色城牆」,目前前者拜登勝面都大,即便像4年前那樣達到4個百分點誤差,扣除後拜登仍可能險勝,等同民主黨守住北方3州。但紅色城牆的南方3州則不然,北卡過去4年外來人口變化很大,佛州是永遠的搖擺州,亞利桑那州也有反川普民意,就算誤差像4年前達到4個百分點,3州競爭也在伯仲之間。

何思因提到,另外像另外4個關鍵州,喬治亞州、德州、俄亥俄州、愛荷華州也成雙方拉鋸,讓共和黨比較辛苦。何思因歸納,上述10州成為這次選戰的觀戰重點州,但簡化來看,「南方就看佛州、北邊看賓州。」

至於郵寄投票,何思因解釋,因為疫情,民主黨支持者很多人提早投票,但共和黨支持者傾向親自排隊投票,若屆時剛開票看到共和黨一路狂勝,開出郵寄選票時又變成民主黨,則可能引發民眾不滿。

何思因也指出,美國50州各有其投開票作法,早的從9月30日可開始郵寄選票,晚的10月中才開始,何時開出郵寄選票時間也不同;截止郵寄選票的時間,有的訂在3日晚上8時,有的則是在3日後3天、9天、20天都算有效票,屆時也會引發爭議。

李念祖:美國總統大選投票,郵寄和親投會出現很多變數

李念祖則列出重要時程:美國11月3日是投票日與開票日,但郵寄和親投會出現很多變數。另外,12月14日是各州選舉人團投票的日子,隔年1月6日國會審核選舉人團投票結果。其中一個重要日子,是12月8日的「安全港日」(Safe Harbor Day),即在12月14日的前6天,各州要確定選舉人團名單,絕大多數的州是贏者全拿,但又因為各州統計選票的截止日各異,但都希望要在12月8日前得出結果。

20201031-台北論壇31日舉行「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風險與潛在法律爭議」座談會,律師李念祖發言。(盧逸峰攝)
20201031-台北論壇31日舉行「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風險與潛在法律爭議」座談會,律師李念祖發言。(盧逸峰攝)

律師李念祖認為,美國總統大選投票,郵寄和親投會出現很多變數。(盧逸峰攝)

楊泰順:2016年時曾有7票選舉人票「跑票」

楊泰順則提到「國會否決權」,1887年美國國會通過法律,國會可以在當選舉人票產生爭議時,於1月6日時行使否決權,可以對單一選票,不管是某選舉人,或是某州的所有選舉人不承認,但要參眾2院都同時通過表決方能行使該權力,但在1969、2005年都是參議院不同意則沒有動用。 

楊泰順表示,美國原本社會共識度高,但若政黨嚴重對立時,既有的選舉人制度可能出問題。甚至像2016年時,有7票選舉人票「跑票」,雖為共和黨提名的選舉人,但當時沒有投給川普,即當時的「漢密爾頓選舉人」(Hamilton Electors) 運動。

20201031-台北論壇31日舉行「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風險與潛在法律爭議」座談會,文化大學教授楊泰順發言。(盧逸峰攝)
20201031-台北論壇31日舉行「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風險與潛在法律爭議」座談會,文化大學教授楊泰順發言。(盧逸峰攝)

文化大學教授楊泰順指出,美國原本社會共識度高,但若政黨嚴重對立時,既有的選舉人制度可能出問題。(盧逸峰攝)

李念祖也解釋,若選舉結果是一方壓倒性勝利,或若第一波開票出來,與後來郵寄投票的結果沒有太大差異時,大概「打官司的餘地不大」;但若各州都打起開票爭議官司,最後上到最高法院,則可能有多種爭論點。他也指,1876年、2000年的民主黨候選人都很有風度認輸,但川普會不會如此呢?畢竟先前川普受訪時僅說「等著看」。但李念祖也提到,是否如外界評估的,美國大法官成為保守派壓倒自由派的「6:3」一面倒,他也認為這樣的組成未必對川普有利,變數仍多。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拜登之子醜聞爆造假 黎智英私人助理坦承參與並閃辭
相關報導》 美國大選倒數計時》川普還有希望?拜登勝券在握?NPR「最終版選舉人團地圖」深入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