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林肯終身從未飲酒過量 酒精卻成為導致他被暗殺的關鍵

·5 分鐘 (閱讀時間)

華盛頓福特劇院(美國) 1865 年4 月14 日 林肯遇刺時,他的保鑣正在酒吧喝酒

酒精這個搗蛋鬼在許多方面皆令歷史進程產生動盪,通常會使領導者或軍人腦袋糊塗。不過要是無法對他們起作用,酒精總是能夠另覓他途。例如透過他們周遭的人。

就拿倒霉的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1809~1865年)來說吧,他終其一生從未飲酒過量,卻因為35歲的保鏢約翰・菲德烈克・帕克(John Frederick Parker)在劇院隔壁的酒吧貪杯,最後腦袋後面中槍而亡。

1865年4月14日,南北戰爭剛結束五天,北方聯邦軍獲勝。聯邦首領林肯偕同妻子瑪麗前往華盛頓的福特劇院觀賞喜劇《我們的美國兄弟》(Our American Cousin ),由隨從查爾斯・福布斯(Charles Forbes)和車伕法蘭西斯・B・柏克(Francis B Burke)陪同,在劇院與約翰・菲德烈克・帕克會合。

由於他們遲到,抵達時戲劇已經開演,帕克則待在總統包廂旁的廊道。不過由於距離舞台的視線不佳,他離開崗位另覓更好的位置。中場休息時,保鏢心想應該小酌一杯,於是邀約福布斯和柏克,三人一同前往劇院出口右手邊的星光酒吧(Star Saloon)。酒吧經營者彼德・塔爾塔福(Peter Taltavull)年約40歲,是法國號的愛好者,不過這項細節無關緊要。

大約晚間10點,下半場開演,身為華盛頓都會區警察局一員的帕克始終沒有回到崗位。10點15分時,正上演第三幕第二場。約翰・威爾克斯・布斯(John Wilkes Booth)進入林肯的包廂,以掌心雷迪林格手槍朝林肯的後腦開了一槍。從想要逮捕他的人手中逃脫時(此時仍不見帕克蹤影),布斯跳上舞台,逃跑時高喊「Sic semper tyrannis !」,這是維吉尼亞的拉丁文格言,意為「暴君必亡!」

(延伸閱讀:美國總統甘迺迪經常補充男性賀爾蒙 性慾之高讓英國首相也頭痛)

順帶一提,維吉尼亞州出產品質極佳的裸麥威士忌。

林肯在隔天早晨7點22分死亡,年僅56歲2個月又3天。當紅演員約翰・威爾克斯・布斯是狂熱的南方人,兩週後在逃亡過程中被擊斃。

那麼帕克呢?沒有人知道那個夜晚他是否回到劇院。然而,隔天清晨六點,他現身某間警察局,帶著一名被他指控為妓女的女子麗茲・威廉斯(Lizzie Williams)。

5月3日,他因為失職而受審判,然而控告卻於6月2日被駁回,他還保留員警的工作直到1868年被辭退。林肯(以及另外11任總統)的保鑣威廉・H・克魯克(William H. Crook)從未原諒他,後來在回憶錄中他寫道:「帕克很清楚自己搞砸任務了。隔天他的神情就像被判刑的罪犯,從此變了一個人」,事情不會再更糟了。

那麼,如果到頭來這是酒精對林肯的報復呢?他的父親湯瑪斯(Thomas)是反對飲酒的分離浸信會(Élise séparatiste)成員。林肯成為律師後,有一天為打爛好幾桶威士忌的女性辯護,她們是禁酒運動(ligue de tempérance)的成員。而他的辯護詞是什麼呢?「庭上,請衡量她們造成的損害,以及這幾桶酒若被人飲用後所造成的害處。」,這些造成破壞的女性獲得釋放。

(延伸閱讀:1350萬人失業、5000多家銀行倒閉……羅斯福如何用一百天拯救美國?)

他沒有追隨這條由前人開拓的康莊大道,真是可惜!例如湯瑪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1801~1809年的總統)。

身為駐法大使,傑弗遜收藏大量葡萄酒,接著裝滿白宮的酒窖。他一上任就取消酒稅。1818年,在一份寫給法國駐美大使的信中,他解釋原因:「酗酒從來就不是出產便宜葡萄酒的國家的惡習。而在葡萄酒價格高昂的國家中,人們不得不以烈酒作為普遍的替代酒飲,自然也不懂得節制飲酒。葡萄酒確實是解決有害健康的威士忌之毒的唯一良方。我們的商人尚未料想到,種類無窮無盡的優質葡萄酒,在歐洲無需花大錢就能取得。」

另一個例子則是威廉・亨利・哈里森(Willam Henry Harrison, 1841年僅擔任30天總統即辭世)。進入官場前,他曾種植玉米並蒸餾生產威士忌。然後他宣稱這些行為令他成為罪人。也許就是因為這番褻瀆的話,才讓他早早就蒙戴奧尼修斯(酒神)的寵召而歸西。

至於亞伯拉罕・林肯,對於冷落傑弗遜的精彩酒窖,他是否感到有罪呢?傳說他的鬼魂仍出沒在白宮的廊道。葛瑞絲・柯立芝(Grace Coolidge)是第一個目睹林肯鬼魂的人,她是總統卡爾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1923~1929 年)的妻子,卡爾文是反對禁酒令的勇敢男孩。

絕大多數被目擊的鬼魂都是在位於三樓的林肯臥室中。也許他一直在找布斯,要罰他請一杯酒呢。

*本文摘自《喝到改變世界的酒醉現場:甘迺迪被刺時保鑣宿醉中、金字塔是用啤酒建造的……原來歷史是喝出來的!》,墨刻出版。

【作者簡介】

貝諾瓦・法蘭柯鮑姆Benoît Franquebalme

1997年開始成為記者,2000年從巴黎新聞學院畢業。

曾任職於《France Dimache》週刊,現為《Le Parisien Week-End》、《Marianne》和Vice媒體的文化記者。

更多上報內容:

【施打量能之亂】柯文哲密會陳時中「相談甚歡」 達成兩點共識

《華爾街日報》指台灣國軍準備不足士氣低落 難以抵抗中國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