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要坐視民進黨沒收民主嗎?

主筆室
AIT主席莫健。(本報系資料照片)
AIT主席莫健。(本報系資料照片)

美國立法及行政部門於1970及80年代,對台灣的《戒嚴法》與自由民主問題高度關切,經常譴責國民黨政府違反人權,對威權體制產生一定的制衡作用,也間接推動了台灣民主化進程。但過去3年多來,對民進黨政府一連串違反民主原則的立法及政治操作,美方卻視若無睹,甚至被質疑是民進黨企圖強行通過「反滲透法」的背後推手。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有雙重標準嗎?或只是現實政治及地緣政治的工具?為了台、美的共同理念及長期利益,美國政府有必要說清楚、講明白。

美國全球「唯一強權」地位遭到中國大陸的挑戰,中國成為美國戰略及經濟的重大威脅,罕見成為美國的「兩黨共識」。美中戰略對峙情境下,台灣站上美國印太戰略第一線,執政的民進黨甘為美國「馬前卒」,不惜一切代價「反中、仇中」,並想當然地成為美國最樂於運用的籌碼。

另一方面,去年的「九合一」選舉結果完全出乎美國預料,民進黨選情幾近崩盤。美國為了掌控台灣政治發展方向,遂行其遏止中共勢力的戰略目標,陷入反中的民進黨必須繼續執政的迷思,因而或暗助,或消極不反對「反滲透法」,令人不禁懷疑,美國對一貫堅持的民主自由信念,是否已經鬆動。

回顧過去40多年美台關係發展,台灣在美國壓力下展開了政治民主化進程,從解嚴、終止動員戡亂時期、解除黨禁與報禁、總統直選,台灣已成為民主發展的典範,美國在這段過程中的積極角色必須予以肯定。但民進黨執政3年多來恣意妄為,台灣出現反民主潮流的危機,美國卻坐視不理,對台灣政治發展、台美雙邊關係甚至兩岸關係,必然造成負面衝擊。

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日前表示,美國「無意干預台灣的選舉,這不是美國的目標。美國的目標是一個可以反映人民意志的公平程序,一個在台北執政的好夥伴。」確實,中立、客觀、公正的美國立場有助於台灣選舉的順利進行,選出「真正」的好夥伴也更符合雙邊的長期利益。

但現實狀況卻是,等同《戒嚴法》的「反滲透法」將嚴重侵犯言論自由與人身自由權,民進黨政府卻不顧程序正義,利用立法院「多數暴力」堅持要在大選前強行通過,對此美國卻靜如止水,這是否代表台、美所謂的「理念相近」只是地緣利益的理念相近,而無關自由民主的理念。

美國是「政治遊說」的始祖,1938年就訂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主要在規範外國政府、商業機構、民間組織的遊說活動透明化。但「反滲透法」的立法目的不在「透明化」,而在「刑罰化」,法案內容粗糙,關鍵法律用詞定義模糊,甚至主管機關不明,而且不合程序正義,一旦粗暴通過,只會造成箝制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與集會自由等的基本人權;台商、台生及兩岸交流將陷入恐慌,引發兩岸關係進一步惡化;在台灣內部則是製造對立、撕裂社會。

全世界沒有任何民主國家制定類似「反滲透法」的法律,有人比擬「反滲透法」通過將如同美國「麥卡錫主義」的幽靈在台灣重現。美國自許以自由、民主、人權立國,對台灣人民的憂慮應有深刻的體認。

從民主體制退步為威權、專制的一個普遍現象,就是利用或製造危機壓抑政治異己、削弱對手,外部威脅提供了快速又似乎「合法」的機會。民進黨執政3年多,一系列反民主潮流的立法及政策就是打著中共威脅的旗幟,到了選舉更是沒有上限。今年檢警查察選舉的兩大重點,一是境外勢力介入,一是假新聞。民眾只要批評政策就會遭到警察「查水表」,已有200多人進警察局問筆錄,宛如回到戒嚴時期。

民進黨的政治陰謀昭然若揭,意圖藉著通過「反滲透法」來贏得總統及立委選舉,卻完全背離了反映人民意志的程序正義,美國不予以關切、譴責,反而暗中相助,完全不符合美國一貫的外交原則與理念。多數美國學者已開始省思,面對中國大陸及俄羅斯的挑戰,美國目前仍是全世界第一大國,如一旦喪失道德高度和政治合理性的權威,對國際事務的影響力就會降低,領導地位將遭侵蝕,終將為此付出更沉重的代價。懇切呼籲美國發揮道德力量,強力譴責「反滲透法」,同時與此惡法畫清界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