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重返多邊主義:兩岸對話的契機

美麗島電子報
·6 分鐘 (閱讀時間)
Telecommunication network above North America and United States viewed from space for American 5g LTE mobile web, global WiFi connection, Internet of Things (IoT) technology or blockchain fintech. Some elements from NASA (https://eoimages.gsfc.nasa.gov/images/imagerecords/57000/57752/land_shallow_topo_2048.jpg)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美國大選結果出爐,臺灣眾多「川粉」難掩失落之情,甚至有人認為蔡政府選前「押寶」,擔心拜登勝選會「秋後算帳」。這些反應看在外人眼裡,不免感到啼笑皆非。然而,拜登勝選就必然對臺灣不利嗎?

美國史丹佛大學教授艾默森(Donald Emmerson)近期在澳洲《東亞論壇》(East-Asia Forum)撰文指出,拜登上台後,美國將重返世界舞台,與志同道合的國家進行「制度化」合作。艾默森以「美國共同」(America Together)取代「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字眼,來區別拜登與川普的不同外交取向。

拜登不會改變遏制「中國崛起」的戰略目標,但他不會採取川普「單打獨鬥」的方式,而是要組建「多邊主義聯盟」。要達到這個目標,美國必須恢復與傳統盟友的關係,並重建美國的國際領導力。拜登的中國問題智囊建議,美國應把戰略關注點從「改變中國」,轉移到「提升自身競爭力」,也就是站在強勢的地位上,開展與中共的競合關係。拜登的競選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今(2020)年6月曾說,美國應「少關注怎麼讓中國減速,多關注怎麼讓自己跑得更快。」拜登欲提升美國的競爭力,就不會選擇和中國大陸經濟脫鉤。

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經濟資深顧問甘思德(Scott Kennedy)接受《BBC中文網》訪問時表示,總體而言,這是一場競爭,兩邊都會受損,儘管美國可能相對來說好一點。甘思德提醒,必須記得這是一個全球經濟,不只是兩個國家。而經濟發展的目標不是以二比一打敗對方,而是提高整體的得分。如果得分不高,就說明經濟發展停滯,沒有創造就業、無法提供醫療,像疫情這樣的公共衛生問題和氣候變化就難以解決。所以甘思德建議,要找到一個跟中國交流的方式,既能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又能提高經濟得分。

如果拜登採取上述安全和經濟利益兼顧的方式,這就提供盟國因應美中關係問題時,擁有較大的活動空間。拜登勝選後,已分別與美國在歐亞兩地的盟國領袖通話,他們樂見美國恢復與盟國的緊密關係,但也希望美國給予他們更多的迴旋餘地,發展與中國大陸的經貿關係。例如,美國和中國大陸是歐洲產品的兩個主要市場,對歐洲國家而言,最痛苦的情況是在中美關係緊張時,必須被迫選邊站。

東南亞國家也不願選邊站,雖然川普對這個地區的忽視,提供中共「填補真空」和擴大區域經濟影響力的機會,但東南亞國家對拜登新政府是有所期待的,多數國家認為,「至少未來4年,美國總統的決策和行動會與政府的各個機構更吻合一致,同時也會更注重區域盟國的利益及共識。」

馬總統執政八年採「和陸親美」政策,臺灣與中、美雙方都維持良好的關係。民進黨上台後,由於對岸拒不往來,以及川普實施單邊主義,蔡政府被迫向美國「一邊倒」;臺灣參與國際組織得到美國支持,則被對岸冠上「挾洋自重」之名,並不斷進行杯葛。如今拜登強調多邊主義和盟友利益,會讓美國有更多體制上的力量,支持臺灣參與區域和國際組織。我們希望美國協助臺灣擴充視野,而非只能經由美國才能俯瞰天下。

蔡總統瞭解臺灣必須「走出去」,近期宣布由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擔任領袖代表,出席11月20日之APEC經濟領袖視訊會議。蔡總統期許張忠謀與代表團達成兩項任務:第一,宣示臺灣在防疫願意做出更多貢獻;第二,加強臺灣與各國連結,鞏固臺灣在全球供應鏈的地位。我們期待對岸對臺灣的參與,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

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涉及兩岸共15個字,即「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祖國統一」。我認為統一條件沒有成熟,兩岸現階段就應共同致力於和平及發展。談到和平與發展兩者間的關係,我願引述中國大陸一名學者的說法,他認為「和平與發展不是彼此孤立的,他們之間既各有特點,又互為條件,是互為因果、相互關聯、相互制約、相互促進的。發展需要和平,和平離不開發展。在和平中求發展,以發展促和平,這是人類社會走向美好未來的重要保證。」

除此之外,我認為有必要重提前副總統蕭萬長一直倡議的兩岸共同市場。就國際政治理論上看,兩岸共同市場的建立,符合全球化和區域整合的趨勢。就區域整合而言,它可以縮小參與各方政治信仰和政治制度的差異性。從歐洲經濟整合的實際經驗看,經濟合作不但促進法、德兩個世仇的和解,並且帶動了歐洲統一運動的進程。兩岸同為炎黃子孫,這種血濃於水的關係,遠非法、德兩國所能比擬。兩岸更有理由在國際社會相互扶持,攜手並進。

記得陳水扁總統執政時,就曾呼籲「應以最大的氣度和前瞻的智慧,超越目前的爭執和僵局,從兩岸經貿及文化的統合開始著手,逐步建立兩岸之間的信任,進而共同尋求兩岸永久和平、政治統合的新架構。」我認為這是民、共改善關係的一個契機;但遺憾的是,對岸並沒有做出積極回應。

美國知名華裔學者李成接受《中評社》專訪時呼籲,中美雙方應抓住美國大選帶來的機會,重新評估過去幾年相互間的政策和舉措,重新整理互相打交道的思路及方式,爭取和推動中美關係轉危為安、走向緩和。李成認為,雙方當務之急應當恢復公共衛生對話和合作、恢復應對氣候變化的合作,以及建立危機管控機制。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李成的看法也適用於兩岸。我認為兩岸應就民生相關議題展開對話,先創造和平的氛圍,待條件成熟,再擇機共商謀「合」之道。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