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金融大亨索羅斯批評基金進軍中國是「錯誤」的四大看點

·6 分鐘 (閱讀時間)
喬治·索羅斯,2019年
喬治·索羅斯,現年91歲,是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和開放社會基金會主席。

國際金融大亨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最近連續在英、美媒體上刊發兩篇署名文章,對美國投資基金進入中國的決定提出批評和警告,引起廣泛關注。

索羅斯本周刊發在《華爾街日報》上的文章點名批評世界最大的投資管理公司——美國貝萊德集團(BlackRock) 進入中國的決定是個「錯誤」。

在此之前8月30日,索羅斯還在英國《金融時報》上發表文章,稱在中國的投資者面臨的是「黃粱美夢」。

這些文章並不是索羅斯首次就中國和習近平提出警告。兩年前的2019年9月9日,索羅斯就曾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表示:「作為開放社會基金會的創始人,我感興趣的是打敗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這一點甚至超過了對美國國家利益的關心。"

2019年1月,索羅斯還曾在達沃斯論壇批評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中國「是最富有,最強大,技術最先進的專制政權」。

有關本次索羅斯的批評和警告,BBC中文匯總四大重點。

索羅斯說了些什麼?

在《華爾街日報》和《金融時報》的兩篇文章中,索羅斯都強調中國的種種投資風險,房地產問題、人口生育問題、民營企業受到打壓的問題。

他強調習近平「把所有的中國公司當成一黨專政國家的工具」,因此「投資者看漲買進面臨的是黃粱美夢。」

索羅斯認為,很多美國公司與中國接觸,貝萊德是最新的一家。這麼做以前在道義上是合情合理的,因為這些公司是在為拉近中美關係搭建橋樑,「但現在的情況完全不同。今天,美國和中國正在進行專制和民主這兩種治理體系之間的你死我活的鬥爭。」

他批評貝萊德投資中國「危及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的國家安全利益,因為投資於中國的資金將幫助支持習近平的政權,而該政權對內壓制,對外咄咄逼人」。

他在兩篇文章中都建議美國立法,「明確要求資產管理公司投資的公司既有實際治理的透明度又有與股東的一致利益」、「授權證券交易委員會限制資金流向中國」。

貝萊德公司如何回應?

貝萊德集團發言人在回應索羅斯的批評時表示,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經濟關係廣大而且複雜。2020年兩國之間的商品和服務貿易總額超過了6000億美元。

貝萊德集團設在美國紐約的總部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貝萊德集團,在中國獲批成立了第一家外資全資控股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

「通過我們的投資活動,總部設在美國的資產管理公司和其他金融機構為世界上兩個最大經濟體的經濟相互聯繫做出了貢獻。」

貝萊德集團在全球38個國家和地區設有辦事處,旗下員工約16500名,為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提供服務,客戶除了政府和企業,還包括養老基金、主權財富基金、保險、銀行、非盈利組織等機構投資者和個人投資者。

貝萊德在全球管理的總資產規模約9.5萬億美元。

貝萊德基金獲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批准,於9月7日正式成立,是中國首家外資全資控股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

中國有沒有回應?

中國官方對索羅斯的批評沒有做出正面的回應,但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9月8日的例行記者會上,對」美方一些人士表示,中國政府加強市場監管舉措可能加劇市場風險「的提問作答。

他說,中國政府反壟斷監管,查處不正當競爭行為,「有法可依,有例可循,是許多國家管理經濟活動的慣常做法」,中外投資者、經營者和消費者最終必將從中獲益。

汪文斌還說,中國將一如既往為外國投資者來華投資興業提供更好保障。

在此之前,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曾在9月4日刊發評論文章,稱索羅斯是「全球經濟恐怖分子」,「正盯著中國」。

索羅斯其人其事

1930年,索羅斯出生於布達佩斯。他的父親是一名猶太律師。

17歲時,索羅斯移民英國。他曾在鐵路部門兼職做搬運工,還在夜總會兼職當服務員,在這期間,他從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獲得了學士及博士學位。

在LSE期間,索羅斯師從科學哲學大師卡爾·波普爾(Karl Popper)。波普爾最為人所知的是,他在二戰後持續呼籲西方自由民主。他的「開放社會」(Open Society)理念極大地影響了索羅斯的意識形態及金融生涯。

2017年7月,匈牙利街頭印有索羅斯的廣告牌。
2017年7月,匈牙利街頭印有索羅斯的廣告牌,寫著匈牙利人不要讓他「笑到最後」。

在倫敦的投資銀行工作一段時間後,索羅斯1956年移民美國。

1970年,他成立了自己的對沖基金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也就是後來的量子基金(Quantum Fund),該基金以投資激進以及高回報為人所知。

1992年9月,他靠對賭英格蘭銀行,從英鎊空頭交易中獲利10億英鎊。9月16日被稱為「黑色星期三」,英國財政部在當日快速失掉幾十億英鎊的儲備金,英鎊因此被迫退出了歐洲匯率體系(ERM)。

索羅斯因此成了「讓英格蘭銀行破產的人」。

這場投資賭博應該是索羅斯生涯中最著名的一次,從此穩固了他作為「世界頭號貨幣投資者」的名聲。

但是1997-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時期,索羅斯衝擊香港金融市場的行動卻以失敗告終,中國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2001年9月,中國時任總理朱鎔基曾在北京會見索羅斯。在這次會面中,朱鎔基表示非常看重索羅斯的金融經驗,而索羅斯也對中國如何加強金融管理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收錄在《朱鎔基講話實錄》中的這次會面當中,索羅斯曾向朱鎔基表示:我把中國和蘇聯做過比較:中國政治是成功的,人民支持政府、樂觀、有熱情。可能是因為我只去過中國東部,對中國了解不夠,觀點失之偏頗。不過我覺得目前的環境對中國的政治開放和建設開放社會是有利的。

索羅斯還曾向朱鎔基提出願意與中國建立合資企業設立基金到中國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