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首位原住民內政部長哈蘭德如何撼動政壇

·8 分鐘 (閱讀時間)
Deb Haaland
德布‧哈蘭德(Deb Haaland)成為美國首位原住民背景的內政部長。

在某些人看來,她是新墨西哥州的政客德布‧哈蘭德(Deb Haaland)。但對於美國原住民來說,她是德布阿姨。阿姨剛剛接手領導一個擁有172年歷史的美國聯邦機構,該機構密切監督著原著民事務。

美國參議院周一(3月15日)以51票贊成、40票反對,確認哈蘭德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原住民內政部長。

正如一位民主黨議員所說,她成為內政部長標記了歷史的圓滿循環。該機構管理著超過5億英畝的公共用地,包括很多以前從原著民手中奪取的土地。它還設有印第安事務局(BIA),服務574個聯邦認可的原住民部落以及該國190萬美洲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

哈蘭德的任命不單是象徵性,拜登總統承諾在經濟去碳化的同時,要與原住民群體緊密合作,哈蘭德的支持者認為,她有資格去勝任完成兩項目標。

「作為原著民,我們並不總是在台面上佔一席位,」年輕的原住民運動員和活動人士羅莎莉·菲什(Rosalie Fish)說, 「現在,終於我們當中有人能夠克服困難崛起,站在我們的立場。」

哈蘭德曾是吃力地賺錢支付賬單的單身母親,她在政治舞台上的躍升令人矚目。

「我們必須凶狠」

哈蘭德2018年當選進入國會,成為兩名美國原住民女性議員之一,那時候,她在新墨西哥州政壇已是熟悉的面孔。

她是新墨西哥州中西部、擁有7700名成員的拉古納普韋布洛(Laguna Pueblo)族群的註冊成員,她稱自己是第35代新墨西哥人,可以追溯她的祖宗到1200年代。

Deb Haaland waves
哈蘭德成為國會議員的首天,她穿著原住民傳統服裝。

她的父親是一位來自明尼蘇達州的挪威裔美國人,曾在海軍陸戰隊服役30年,而她的母親則是原住民女性,則在海軍服役。哈蘭德出生於亞利桑那州的一個鐵路小鎮,因父母工作需要而經常要轉校,最終在新墨西哥州最大城市阿爾伯克基(Albuquerque)定居。

1994年,她從新墨西哥大學(UNM)畢業後僅四天,生下了女兒索馬(Soomah)。她說,成為單身母親是「我的選擇」。

索馬兩歲時,哈蘭德女士經營小生意,售賣自製莎莎醬,她會駕車帶著女兒,繞著州各地兜售自己的產品。

女兒索瑪開始學前班時,哈蘭德在那兒當志願者,因此可以負擔女兒學費。哈蘭德曾回憶說,曾多次因負擔不起房租而要寄人籬下,並一度要申請緊急食物援助。

2000年代中期,她重返新墨西哥大學上學,獲得了印第安法律學位。現年60歲的她聲稱仍在償還學生債務。

她以競選志願者和基層組織者身份進入民主政治,首先2004年為約翰·克里(John Kerry)競選,然後2008年和2012年幫助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

2014年,她競選新墨西哥州副州長失敗,但獲任命成為民主黨在該州的主席,兩年任期期間,她兌現了承諾,奪回州議會並還清七年的債務。

不久之後,她承諾競選國會,要向分化社會的總統進行抨擊:「面對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像他這樣的人,我們必須凶狠。」

https://twitter.com/DebHaalandNM/status/1000512168054288384

她吹捧自己作為單身母親、小生意人、在社區奮鬥的背景,並大談自己曾應付酗酒和金錢問題的過去。

她輕鬆獲勝。

哈蘭德的支持者和反對者

在國會,這位政壇新生派迅速提高其民主黨左派陣營的資歷,倡導綠色新政氣候提案,單一付款人醫療體系以及其他左翼政策重點。

「哈蘭德具備原著民價值觀,」羅莎莉·菲什說:「這與修復式正義(restorative justice),修復社會問題,修復環境。」

「在我一生中僅數次,我真的看到有人在為我說話。」

哈蘭德作為議員具備的效率,也讓她贏得了聲譽。根據統計,她帶領、共同發起和組織投票的法案,比任何一個新議員都要多。五項由新女議員提出的法案獲簽署成為法律,在一個各自極度擁護自己所屬黨派的時代,是一項顯著成就。

拜登團隊即將上任前,當內政部長潛在競爭者出現了她的名字,政界中原本輕聲的鼓勵,很快變成一陣陣認可的浪潮。

代表公共土地,戶外企業,環境正義和原著民利益等數百個團體曾致函拜登政府和美國參議員,稱這個決定是「合適,而且已經等了很久」。過百名原住民族群領袖,不管左翼右翼,都認為她「相當勝任」這項工作。

超過50位哈蘭德在眾議院的民主黨同事亦寫信支持她,並強調她作為天然資源委員會副主席時的熱情和熱忱。民主黨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稱哈蘭德的在政策工作表現卓越,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形容她是自己所服務過的國會中,「其中一位最深受尊敬和最優秀國會議員之一」。

當她的確認過程開始時,原住民團體動員群眾表示支持,發出了數以萬計的支持信,製作藝術品和短片,甚至有人將哈蘭德的照片,投射到內政部大樓外牆。

https://www.instagram.com/p/CLnaUtrlur2/?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在她的任命聽證會上,87歲、與化石燃料行業友好的共和黨人唐·楊(Don Young)稱讚她是「建立共識的人」。

但也有些共和黨人反對她的任命,認為她是「激進」,並且只支持自己的民主黨。數名共和黨人試圖阻止或延遲她的任命,稱她的政策會損害美國能源市場,但國會內對哈蘭德的支持聲淹沒了他們。最終,四名共和黨人與所有民主黨人一起投票確認她成為新任內政部長。

南卡羅來納州的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引用了該州原住民部著領袖的一封信,解釋了他為何投贊成票。

擁有全國最多原住民的阿拉斯加州的議員麗莎·默科夫斯基(Lisa Murkowski)說:「請相信我,原住民關注這一提名。」

菲什亦解釋了為何會出現支持哈蘭德成為內政部長(#DebForInterior運動)的風潮:「我們曾經在歷史上被抹去,無論是否贊同我們,原住民的創造者、活動人士、演說家或各個平台的原住民,都應該佔一席位。」

「她無所不能」

拜登上任的第一天,撤回了昂貴的拱心石(Keystone XL)輸油管道項目,而在不少於五年前,美國原住民也在抗議類似的項目:北達科他州的達科他通道(Dakota Access Pipeline)。

立岩地區蘇族印第安原住民警告,在那兒的河流興建輸油管會影響他們主要水源,所以在2016年曾設置路障發起抗議。

他們頑強的對抗迎來執法部門猛烈回應,引發美國全國原住民聲援。當時哈蘭德曾經到訪抗議的營點,據報曾煮東西給示威者。

這就是原住民對她有「無條件的愛」的原因,並有「強大的信念」認為她有能力作出改變,相信這位前活動人士會站在他們一方,並致力為他們關注的議題採取行動。

Raye Zaragoza
原住民歌手雷·薩拉戈薩受哈蘭德啟發創作一首給予有色女性的歌曲。

原住民權益倡議團體IllumiNatives的科利斯托爾‧埃侯‧霍克(Crystal Echo Hawk)說:「哈蘭德扎根於社區,以原住民價值為中心,早在她當選國會代表之前,就已是公認領袖。」

「她可以從根本上重置並改變美國政府與原住民族群之間的關係。」

羅莎莉·菲什希望哈蘭德能夠特別關注原住民失蹤和被謀殺的問題。去年,司法部發現原住民女性被殺害的比率是全國平均水平的10倍。

菲什的姨母愛麗絲·魯尼(Alice Lonney)曾失蹤一年,2005年被發現死亡,但至今未找到兇手,是眾多無法跟進而被遺忘的案件之一。

「很多的忽視發生在部落、聯邦和州層面之間的聯繫,」菲什解釋說:「我絶對認為,哈蘭德處理這些問題時會有所需的觀點。」

原住民歌手和作曲家雷·薩拉戈薩(Raye Zaragoza)也曾前往立岩地區,她曾為當地原住民抗議者的遭遇創作了一首歌曲走紅後,繼續為原住民陣營創作歌曲。

她其中一首新單曲《Fight Like A Girl(如女孩般戰鬥)》,是受到了哈蘭德的啟發,兩人第一次見面後完成。

薩拉戈薩稱這是一首代表有色無名英雌的歌曲,提醒她「哈蘭德無所不能,我也可以做任何事。其他有色女孩子也可以做任何事。」

「這些人(原住民)被壓迫了這麼多年,他們最全面了解真實的美國故事,有些人會害怕被他們領導會意味著什麼,」她說。

「但這是時候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