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黑人醫生感染新冠住院,卻遭種族歧視!死前因疼痛求助,白人醫護卻說她是「裝痛的毒蟲」

蔡娪嫣
·6 分鐘 (閱讀時間)

「就算她的地位是一名醫生,也沒能避免遭遇其他非裔美國人長期以來忍受的劣等醫療保健服務。」

癱在病床上掙扎著呼吸,每說一句話都必須停下來喘口氣,美國印第安那州黑人醫生摩爾12月4日透過影片控訴,她在首府印第安納波利斯一家醫院治療新冠病毒疾病所受的遭遇,白人主治醫生根本不相信她喘不過氣,當她因為不堪脖頸腫痛之苦而要求止痛,護理人員竟誤以為她想吸毒而嘲笑她,還想讓病重的她趕緊出院──儘管對方知道她本人就是醫生,不可能不清楚病狀。

「我整個被擊潰,他讓我覺得自己像是毒品成癮,然而他明明知道我是內科醫生,我不吸毒的。我想如果我是白人,我就不必經歷那些事。」摩爾(Susan Moore)闡述經歷的影片已經超過數百萬人觀看,她不幸於上周離世,享年52歲,這段影片成為美國醫療保健系統普遍存在種族差異和歧視的鐵證,民眾紛紛湧入她的臉書(Facebook)留言哀悼,部分非裔網友也表達他們曾遭受醫療體系不平等對待。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那些人根本想害死我」

摩爾在11月29日確診新冠後入院,在影片中,她說出不少複雜的醫學術語和對治療方案的知識。她表示,自己需要求醫生救她,醫生讓她接受兩劑瑞德西韋(remdesivir)靜脈注射後,就想要讓她出院,醫生還聲稱她不再需要注射這種藥物。

她向醫生說明,從斷層掃描來看,她的頸部、肺部出現明顯感染發炎症狀,從而證實了她的疼痛不是裝的。在醫生終於同意開止痛藥之後,摩爾說,她足足等待兩個半小時接受服藥,當她向護理人員反映延誤時,她遭到對方大聲謾罵斥責。

摩爾定期在她的臉書貼文更新自己的狀況,並指出在她的持續公開反映下,她的醫療狀況得到了改善,院方承諾對員工進行多元化培訓。不過摩爾12月7日出院返家後不到12小時,病情又急速惡化,發燒和心跳過快,「體溫達到華氏103度(攝氏39度)時,我的血壓驟降至80/60(mmHg),心率132,」因此去另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她在臉書批評讓她出院的醫護人員:「那些人根本想害死我,顯然每個人都必須認同他們太早趕我出院了……這就是黑人如何被殺死的,他們(黑人)被送回家的時候,根本不曉得如何為自己而戰。」

在12月10日的最後更新中,她提到自己將插管移送加護病房。摩爾的兒子穆罕默德(Henry Muhammed)告訴《紐約時報》(NYT),他的母親不得不公開呼籲院方提供適當的醫療服務,摩爾的病情在插管時惡化了,最終在13日病逝。

新冠肺炎與種族主義

在美國,少數族群深陷社會不平等,醫療方面更是如此。黑人成為新冠肺炎受創最嚴重的群體,黑人較容易有慢性病史,而與白人相比,較少黑人擁有健保、難享用醫療服務,早在今年4月,本身亦為黑人的美國公衛總監(U.S. Surgeon General)亞當斯(Jerome Adams)即坦承,美國黑人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感染風險高、死亡率也高。根據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一項分析,美國黑人罹患新冠的死亡率是白人的3.6倍,拉美裔的死亡率是白人的2.5倍。

尚無法證明摩爾的死因與她生前提到的歧視對待相關,但是能證明,即使擁有財富、學歷和醫療保險,黑人患者的醫療狀況與結果也會比白人更差。與患有類似疾病的白人相比,非裔美國人更容易被懷疑吸毒,因此醫生可能會拒絕給予緩解疼痛的藥物,此外多數醫生在精疲力竭的時候容易產生種族偏見。

美國非裔人口成為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受創最嚴重的群體。(AP)
美國非裔人口成為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受創最嚴重的群體。(AP)

美國非裔人口成為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受創最嚴重的群體。(AP)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指出,負責運營事發醫院「印第安那大學北醫院」(I.U. Health North Hospital)的印第安那大學健康系統(Indiana University Health System)拒絕透露摩爾的醫療情況,僅表示院方將對所有員工進行「新的反種族主義,反偏見和禮儀培訓。」

美國流行音樂天后碧昂絲(Beyoncé)和網球名將小威廉斯(Serena Williams)都曾在分娩期間經歷子癲前症(又稱妊娠毒血症),這種病症對孕婦本身和胎兒都有致命危險,但她們的高人氣使她們免於像其他非裔美國產婦一樣的高風險。黑人女性的妊娠死亡風險是白人女性的3到4倍,在摩爾離世前幾周,印第安納州的另一位黑人女性醫生華萊斯(Chaniece Wallace)死於分娩。

美國非裔人口成為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受創最嚴重的群體。(AP)
美國非裔人口成為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受創最嚴重的群體。(AP)

美國非裔人口成為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受創最嚴重的群體。(AP)

「我們的研究表明,種族主義不會因為你的社會經濟地位或受教育程度而停止,」創建「女醫師地位提升」(Physician Women SOAR)組織的黑人醫生魯珀特(Loucresie Rupert)說道。「女醫師地位提升」組織致力於解決醫療體系當中的種族歧視問題。

馬里蘭州醫生康索(Christina Council)說,她想到一位白人同事在抱怨頭痛時立刻就能接受施打嗎啡,但是摩爾卻必須等待斷層掃描出來,才能說服醫師。她還想到,非裔美國人甚至無法依靠醫療專業人員,「那些沒有醫療專業知識或不知道如何為自己發聲的人,該怎麼辦呢?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對醫療體系如此不信任,尤其少數族群。」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卸任首相的金蟬脫殼戰法?「醜聞我不知情」安倍晉三僅為答詢有誤致歉,輿論氣炸:安倍你給我辭掉議員
相關報導》 疫情下的耶誕節》突破義大利疫情封鎖,親自到養老院送禮的「聖誕老公公金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