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顏色革命」利劍 指向伊朗?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伊朗是當今少數和美國為敵的國家,它正面臨內憂外患,政權危機四伏。自其精銳部隊「聖城旅」領導蘇雷曼尼3日被美國狙殺後,伊朗用導彈報復美國,美軍卻無死傷,接著導彈誤射烏克蘭航空客機,導致176位無辜者犧牲,伊朗還假稱機械故障被揭穿,政府說謊引發民眾示威。最高領導人哈米尼下令「斷網」、責令軍警開槍鎮壓,造成流血衝突。美國國務院稱,11月中旬起的全國示威,迄今已1000人死亡;路透報導,40天來,伊朗全境已造成1500人死亡。俄羅斯媒體則指美國想趁機推翻伊朗政權。

中東的「顏色革命」沉寂十多年後,好像又在伊朗重燃。川普11日推文聲援伊朗示威者,警告伊朗切勿殺害示威民眾;英國駐伊朗大使馬凱爾(Rob Macaire)甚至參加民眾燭光悼念會,被伊朗政府以「煽動群眾」罪嫌短暫逮捕,引發兩國外交齟齬。

由於民眾憤怒矛頭指向哈米尼,伊朗政府14日開始逮捕誤擊班機軍人。奇怪的是,公布飛彈擊落飛機視頻、讓伊朗政府難再狡辯的民眾也被捕,加上導彈部隊實際掌握在伊朗精銳的「革命衛隊」之手,外傳國防軍和革命衛隊不和,情緒也在事件中發酵,導致伊朗全國亂成一鍋粥,蕭條的經濟更雪上加霜。

政教合一近乎神權政府的伊朗,如今民怨沸騰。即使美英不幕後發動「顏色革命」,伊朗守舊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和開放西化派早也水火不容。川普政府恢復經濟制裁500多天來,伊朗經濟更困頓、失業率逾10%,去年11月宣布油價調漲200%,民怨沸騰,全國示威不斷,靠軍警強力鎮壓才免於爆發革命。蘇雷曼尼遇襲本可凝聚同仇敵愾的反美氣氛,但轉瞬間即因擊落客機說謊,逆轉成針對政府的憤怒反抗。

伊朗1970年代巴勒維國王主政時,靠石油致富,是中東最西化、最世俗化國家。當時伊朗大學女生穿迷你裙、大家迷搖滾樂;酒吧、舞廳、賭場林立。巴勒維政府也親美,但他推動「白色革命」等改革失敗,引發民怨,在宗教領袖何梅尼1979年返國後,用伊斯蘭革命推翻巴勒維政權,後者流亡國外,伊朗從此漸變成保守的神權國家。

伊朗保守到何種程度?很多做法很像伊斯蘭國(IS)。譬如,九歲以上女性公開場合須穿黑罩袍、遮住雙眼以外的臉部;女性禁穿泳裝、禁看足球,女子辦護照等私人證件,須經先生簽名同意。據說有錢男人可娶年僅九歲女童為妻妾;而男女通姦只處罰女人,不追究男人,把女性權利踩到腳下肆意蹂躪。國家治理上,伊朗實施伊斯蘭宗教嚴峻法規,也有網管、秘密警察逮捕異議者。政府說謊更是常態,這次誤射客機的表現最典型。

2019年資料顯示,伊朗8100餘萬人口,1000萬人活在絕對貧窮線下,另3000萬人活在相對貧窮線下。網上有評論說,把一個貧窮國家變為富裕國家,需要幾十年同心協力;但把一個富裕國家變成貧窮國家,只需要一個「偉大領袖」,幾年內就達成,伊朗就是如此。

導彈攻擊伊拉克境內美軍基地後四小時,伊朗就把德黑蘭機場起飛的烏克蘭客機打下來,當局隱瞞實情三天,眼看紙包不住火才承認誤射。有分析指出,掌握導彈的革命衛隊訓練不足、怕美軍報復太緊張、或戰情通報欠佳,無法識別客機或敵方戰機是可能原因。但更可能原因是想嫁禍美軍,卻弄巧成拙。其中或涉及國防軍、革命衛隊權力鬥爭。20萬之眾的革命衛隊就是政權的鷹犬,誤射事件讓他們失去民眾信任,也反映伊朗精銳部隊和伊拉克胡森的共和國衛隊一樣,不堪一擊。

伊朗連串失誤,包括追悼蘇雷曼尼畫面被指是國家通訊社電腦P圖,製造人山人海場面欺騙外界;主導對內鎮壓、對外聯繫多國什葉派組反美陣線的蘇雷曼尼身亡,伊朗部分民眾其實很高興,他們視蘇某為劊子手,和川普說蘇雷曼尼手上沾滿美軍鮮血一樣。伊朗向美軍基地射飛彈前通報伊拉克、事後透過瑞士等三管道向川普「求饒」,前倨後恭,連串風波後從此恐更一蹶不振,狙殺行動對獨裁者和反美行動的威懾,影響深遠。

伊朗做法譬如神權專政、防顏色革命、控制網路、官媒說謊等,是人們熟悉的場景。美國未軍事打擊伊朗,但借助內外條件,「顏色革命」利劍順勢指向伊朗;能否成功未知,但政權自作孽要負很大責任。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修車店老闆 竟不知兒子是全球首富貝佐斯
貝佐斯小三扶正 爆乳同框曬恩愛
楊安澤妻揭露「孕期遭哥大狼醫性侵」 8年祕密埋心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