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當心中國撒錢左右政治論述 藉此推銷專制

夢工廠《壞壞萌雪怪》出現具有高度爭議性的南海「九段線」地圖,正是西方社會為了中國資金而向北京屈膝的寫照。    圖:翻攝自Duan Dang推特
夢工廠《壞壞萌雪怪》出現具有高度爭議性的南海「九段線」地圖,正是西方社會為了中國資金而向北京屈膝的寫照。 圖:翻攝自Duan Dang推特

[新頭殼newtalk] 世人在上週六歡慶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紀念日,但共黨專制政權並未隨著這道牆被拆毀而成為歷史的灰燼;在西方世界開放市場提供資金而壯大的中國,反過頭來行銷自己獨裁發大財的「中國模式」。更可議的,是西方社會許多人在中國撒錢的誘惑下迎合其論述。《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稍早刊登美國智庫「東西方中心」(East West Center)高級研究員羅伊(Denny Roy)的一篇文章,分析中國如何利用金錢來左右西方社會的政治論述。

羅伊指出,中國致力於控制其他國家的政治言論,以此來推動中國共產黨的目標,將中共惡名昭彰的奧威爾主義(the Orwellianism)擴張到外國社會,包括自由民主國家。

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其名著《一九八四》中描述,極權政府強迫其人民接受官方宣傳的世界觀,這種世界觀美化了執政黨,侮辱其對手,並否認該黨明顯失敗的現實。隨著中國通過其龐大的購買力在國外獲得經濟影響力,北京正在大力實施所謂的前向部署新奧威爾主義。

羅伊指出,北京試圖透過擴張其制定國際規則和規範的影響力,來培養外界的支持;確保中國最大的能源和糧食安全;保持並獲得中國通過合夥、購買或盜竊獲得外國技術的機會;為中國主導指標性產業鋪路;並確保國際上接受中國在戰略問題上得利,包括中國對有爭議領土的所有權和中國對區域國家某些自衛政策的否決權。

羅伊指出,北京當局透過中國媒體、在統戰部監督下選拔的中國商人和學者、外交官和陣線組織,輸出其奧威爾式政策。有兩種主要的運作方式:賄賂在國外有影響力的人;與外國公司建立有利可圖的關係,然後利用受到威脅或實際中斷的中國業務來迫使這些公司在政治問題上採取北京的立場。

多年來,世界各地的大學為了保住來自中國的資金,不惜犧牲其學術理想;西方國家的某些政客被揭發收受中國賄賂,有些人已經鋃鐺入獄;好萊塢電影的內容也受到中國資金的左右,夢工廠的動畫《壞壞萌雪怪》(Abominable)就為了討好中國而出現具有高度爭議性的南海「九段線」地圖。

羅伊指出,對於北京來說,所有問題都與政治息息相關,沒有任何形式的影響力可以作為槓桿手段使用,而且對於中國政府而言,任何事情都都不容忽視。最近的一個例子是羅切斯特大學計劃派遣一批學生音樂家來中國演出。北京拒絕向三位學生音樂家簽發簽證,因為他們是韓國國民。自2016年以來,中國一直禁止中國對韓國藝術家進行處罰,以懲罰韓國安裝了美國製造的導彈防禦系統,以保護自己免受朝鮮侵害。

外國企業和政府可能會得出結論,想繼續從中國賺錢,最好對新疆或香港發生的事件保持沉默,小心不要暗示台灣是一個國家,迴避達賴喇嘛,並且避免拿小熊維尼開玩笑。但是,這種妥協所要付出的代價遠比短期內立即可見的還要高。

過去的兩年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越來越強調中國模式是其他政府應該效仿的模。 這種模式的主要特徵是一黨專政、壓制異議、強大而侵入性的內部安全機制以及重商主義和民族主義驅動的外交政策。

羅伊提醒說,允許中國對自己國家的政治論述加以控制的社會,本身就接受中國宣傳的一些要點:中共只代表好事,強大的中國是機遇而沒有威脅,外界應努力與中國建立良好的關係。中國不惜一切代價,認為外國人應在戰略問題上適應北京的立場。

羅伊提醒說,享有政治言論自由的國家如果允許中國在自己的境內進行思想審查,會使我們淪落到看到威權獨裁政府對自己人民大規模施暴也不用面對國際施壓的負面後果。

拿中國的錢,對中國的不公不義保持沉默,使犬儒當道。也將使這些人成為破壞自己的價值觀,傷害自己的政治制度的共犯。

羅伊在結論中說,自由民主國家的政府無法簡單地靠下命令,就讓私部門停止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出賣自己的人格。 享有公民自由的社會必須意識到中國的腐敗影響所帶來的威脅,在中國經濟機會的誘餌內,其實藏著尖銳的魚鉤。

更多新頭殼報導
行政院發言人:「卡韓」根本是一種假訊息
藍委挺「蔡蘇配」酸賴清德被逼婚 蘇貞昌秒打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