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峰會劍指北京,菅義偉「撩落去」!

美麗島電子報
·6 分鐘 (閱讀時間)
Japanese Prime Minister Yoshihide Suga, and President Joe Biden speak at a news conference in the Rose Garden of the White House, Friday, April 16, 2021, in Washington. (AP Photo/Andrew Harnik)
圖片來源:AP

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4月16日在華府舉行高峰會。菅義偉是拜登上任後第一位正式拜訪白宮的外國元首,可見美日關係在美國對外關係中的重要性。日本是美國在亞太地區最堅實的盟友,本次峰會除了落實拜登的鞏固同盟政策外,外界亦關注其中討論的「中國議題」,尤其是觸及臺灣的部分。

美日於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指出,「雙方將在普世價值及共通原則的基礎上繼續相互合作,也體認藉嚇阻維持區域和平及穩定的重要性。」《聯合聲明》也強調,反對任何片面改變東海現狀的企圖,也重申反對中國在南海非法主權聲索及活動的立場,並再次確認維持南海自由開放對於美日2國的高度利益。同時,雙方也對香港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人權狀況深表關切。

《聯合聲明》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強調臺灣海峽和平及安定重要性同時,推動和平解決兩岸問題。」這是繼1969年時任日本首相佐藤榮作(SATO Eisaku) 與美國總統尼克森會面提及「臺灣對日本安全的重要」以來,首次提到臺灣。日本媒體對此高度關注,《朝日新聞》4月17日以「日美明記臺灣」作為頭版標題。顯然菅義偉已決定在臺灣問題上「撩落去」,亦步亦趨,追隨拜登政府的立場。

本次高峰會代表美日同盟的強化,使川普任內陷入低潮的2國關係自谷底回升。川普採「退群」行動,並對日本鋼鐵產品施加關稅;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舉行雙邊峰會,卻對日本視而不見,並要求日本支付駐日美軍50%以上費用。

相較於川普執政時期美日關係停滯不前、中美關係急轉直下,中日關係一度呈現大幅改善。2018年10月,安倍成為7年來正式訪問中國大陸的日本首相。習近平原本也擬定在去(2020)年4月對日進行國是訪問,最後因新冠疫情推遲。

菅義偉去年9月接任因病辭職的安倍後,試圖維持其前任的外交平衡。菅義偉上任後即於9月25日與習近平通話,並表示「日方高度重視中國,把日中關係視為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菅義偉認為,「穩定的日中關係不僅符合2國人民利益,對世界和平繁榮亦不可或缺。」菅義偉希望與習近平「保持緊密溝通,致力於加強2國經貿合作,深化人文交流,推動日中關係邁上新臺階。」

因此,日本不願隨美國與其它西方國家,針對「新疆問題」對中共實施制裁。此外,今(2021)年3月舉行的美日外長、防長「2+2」會談後,雙方共同表達了對臺海情勢的關切,以及強調臺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但菅義偉擔心刺激中共,在訪美前對於這次峰會後的《聯合聲明》是否提及臺灣一事,遲遲未做表態。然而菅義偉改變態度,立挺拜登,出於下列因素。

第一,內政因素。菅義偉無視防疫,堅持執行旅遊振興計畫,使日本疫情出現較安倍執政時更嚴重的狀態;經濟困境亦未獲改善,經濟增長率從安倍時期的每年1%左右,下滑至2020年的-4.83%,另菅義偉堅持如期舉辦奧運不符合民意,其子菅正剛的醜聞在國內亦遭批評。2020年12月的民調指出,菅義偉的支持度是50.3%,較11月下跌12.7%,此將影響9月選後他能否繼續掌權。

菅義偉為扭轉內部不良形象,希望展現處理對美關係的能力,而「親美抗中」也符合當前日本國內政治氛圍。2020年底進行的民調顯示,80%以上的日本民眾不看好日中關係;而對美日關係持積極看法的日本民眾,比例正好相反。

第二,中共實施《海警法》,以及近期加強在臺海周邊地區的軍事行動,令日本感受安全威脅。日本《產經新聞》報導,萬一「臺灣有事」、情況演變成美軍介入戰爭,則駐日美軍基地、日本的西南群島,皆可能成為共軍攻擊的對象。若日本政府認定這是武力攻擊的事態,那就變成了「日本有事」。一旦臺海出現緊急狀況,日本希望與美國協商如何採取共同行動。

第三,外交上,「四方安全對話」(QUAD)目前尚未形成同盟,須視4國未來與中共的關係發展而定。拜登希望美日同盟成為印太地區和平及繁榮的基石,而日本的態度可以影響印度和澳洲的立場。然而,菅義偉缺乏安倍左右逢源的外交技巧,即使不願與中共對抗,也很難對美國「說不」。

中共密切關注美日關係近期的發展。從美日「2+2」會談後,中共對日本的態度已漸趨嚴厲。中共外長王毅4日5日與日本外相茂木敏充(MOTEGI Toshimitsu)舉行電話會談,王毅要求日方遵守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對中國內部事務保持最起碼尊重,「不要把手伸得太長」、不捲入大國對抗。本次美日峰會之前,中國外交部已發聲明表示,將視情況做出必要反應。言下之意,中國可能會採取對抗措施。

日本企業界最擔心的是,中共在經貿關係方面對日採報復行動。澳洲政府曾因批評中共威脅臺灣及破壞香港自治,遭北京貿易抵制及加徵關稅。而中國大陸為日本目前最大貿易夥伴,故日企有十足理由擔心可能面臨與澳洲相同處境。在本次高峰會上,美日雙方承諾分別投資25億美元及20億美元,合作發展5G以對抗中共科技巨擘「華為」。但與中共為「華為」投下的鉅額研發支出相比,美日投入的經費只是「小巫見大巫」。

美日峰會後,美國「拉日挺臺」的姿態已呼之欲出,中共則指控美日「企圖在亞太地區搞分裂、搞針對別國的小圈子。」但我認為,三方為「臺灣問題」輕啟戰端的可能性不大,各國只是在進行「預防性外交」(preventive diplomacy)和「預防性防禦」(preventive defense),為今後的談判累積更多籌碼。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