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聯合聲明透露的訊號:美日同盟全球化2.0與台海議題國際化

賴怡忠
·11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在驚慌失措下,但又不敢對美日出手,可能就是把怒氣發洩在台灣身上。(圖片來源/FB@WhiteHouse)

4月16日美日峰會發表共同聲明「新時代的美日全球夥伴 US-Japan Global Partnership for a New Era」。由於事前已經有不少報導提到這次聲明會將台海安全列入,是52年來的首次,自然這個聲明是否涵蓋台灣成為國人關注的焦點。

但細看這個聲明,可以發現這個聲明除了談到台灣之外,涵蓋面也是包山包海,內容更是遠遠超越一個月之前的美日安全保障協商會(美日2+2會議)的共同聲明,不再只是「美日2+2會議」的延續或對其主張的再確認而已。

2021拜菅聲明形同美日同盟再全球化

從內容來看,這個美日峰會聲明的重要性,可能不會亞於1996年4月柯林頓總統與橋本龍太郎首相重新確認美日同盟的聲明。

當時那個聲明是確立後冷戰時代美日同盟的地位,具體終結了所謂後冷戰時代美日同盟無用論的主張,更啟動了一系列美日同盟在後冷戰時代的改革。

我們應該可以這麼說,2021年4月16日美日峰會聲明,是類似「美日同盟再全球化」,或是「美日同盟全球化2.0」的合作議程。

觀察美日峰會聲明的結構,可以發現這篇聲明的結構是先從雙邊關係開始,再談到對印太區域議題的主張,之後就是全球性議題的關注。

在雙邊關係與印太區域的部分,不少已經被涵蓋在美日2+2聲明中,但也有新增加的部分。主要是峰會聲明有關全球性議題的部分,是2+2聲明並未觸及的範圍,因此可以說是新的東西。

延續並增加「美日2+2聲明」的內容

在全球議題部分,觸及的領域包括全球疫情問題、朝向建構具競爭及韌性回復能力的美日夥伴關係( launched a new Competitiveness and Resilience (CoRe) Partnership)、數位基礎建設上提到建立「全球數位連結夥伴 Global Digital Connectivity Partnership」、要在雙邊合作,也要共同G7與WTO等會議或組織上,針對導致貿易扭曲的種種作為採取共同對應。

(We will continue to work together bilaterally, as well as within the G7 and the WTO, to address the use of non-market and other unfair trade practices, including violation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 excess capacity issues, and the use of trade distorting industrial subsidies.)。

並啟動美日在氣候變遷議題的合作(Launch US-Japan Climate Change Partnership),對世界衛生組織的改革,以及針對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起始原因的調查。

這個段落顯示美日同盟已經變成針對不管是在數位基建、重整貿易秩序、氣候變遷、全球疫情、與衛生改革等全球性議題的合作夥伴,在這個意義上展現了美日同盟邁向全球化的2.0版。

2005年美日美日2+2會議讓美日同盟從先前「周邊有事」的爭論擺脫,開始讓美日同盟朝向一個會對區域性與全球性議題關注的同盟。

這次的峰會聲明則是進一步將關注的議題範圍擴大,不再只是地理的涵蓋,還包括對全球性議題的主張與立場。因此在這個意義上可說是「美日同盟再全球化」,或是「美日同盟全球化2.0版」。

對中國維持強硬姿態

美日峰會聲明可看出對中國的態度十分強硬,不管對東海議題說中國意圖改變現狀,或是直接說中國對南海爭議的主張是非法主張(unlawful maritime claim),直接表達對新疆與香港人權問題的關切。

比較起來,對台海只說強調和平與穩定,以及鼓勵以和平方式解決爭議,美日峰會聲明在涉台部分對中國的批評,反而是比較少的。

但不管這個聲明涉台部分對中國的態度如何,台灣進入美日峰會的共同聲明,絕對是重要的大事。畢竟上一次美日峰會提到台灣是在1969年11月21日,是美國尼克森總統與日本佐藤榮作首相。

當時美、日都沒還與中國建交,與中華民國維持邦交關係,美國與台灣還有「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因此論及台灣並不是美日外交上的禁忌。

而當時會談及台灣不是因為台海出現衝突,而是與沖繩返還日本一事有關。美國準備將沖繩歸還日本,可是駐沖繩美軍是美國全球圍堵戰略的重要成分,更與支援還在戰火連天的越戰有直接關係,因此美國希望確保沖繩返還日本後不會對駐沖繩美軍造成行動上的困擾。

日本就是藉由對台灣及其他議題的公開表述以平撫美方的疑慮,使其不會對沖繩返還的時程帶來變數,特別沖繩返還是佐藤榮作視為自己最重要的任務,希望在自己擔任首相時可以達成讓日本領土重新完整化的目標。

對台海情勢發表聲明更是劃時代之舉

但在52年後的今天,台灣再度在美日峰會聲明中出現,顯示的不僅是對台灣地位與台海情勢的關注,也代表美、日對中國行為的高度疑慮,認為需要透過同盟的共同表達。

而先前傳出日本會因為擔心與中國的經濟交流會受到影響而不願在共同聲明放入台灣,特別是中國外長王毅先前還特別致電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警告在美日共同聲明放入台灣的後果。

但最後日本沒有因為經濟利益,或是中國外長的威嚇而臨陣抽腿,顯示了大家對中國在台海挑釁行為的高度憂慮,也顯示中國靠經濟威脅與政治恫嚇的效果已經大打折扣。

由於在美日美日2+2聲明以及美日峰會共同聲明都將台灣放入,峰會聲明還在既有美日2+2聲明的涉台文字上,加上「鼓勵和平解決兩岸議題」,明顯是針對中國近幾年來以軍事威嚇甚至威脅以武力解決台海爭議而來。

可以看出從今年3月16日到4月16日這一個月內中國軍事擴大對台威脅的力度,已經引起美方相當嚴重的關切。

美日聲明涉台文字的變動軌跡

如果細看峰會的涉台文字(We underscore the importance of peace and stability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and encourage the peaceful resolution of cross-Strait issues.),並與一個月前的美日2+2聲明文字(The Ministers underscored the importance of peace and stability in the Taiwan Strait.)相比,可以發現這次峰會文字多加了「鼓勵和平解決兩岸議題」這句話。

但如果與2005年美日美日2+2會議的涉台文字相比較,又可以發現2005年提到的是鼓勵透過對話和平解決台海議題(Encourage the peaceful resolution of issues concerning the Taiwan Strait through dialogue.),而這次峰會「只」提到和平解決兩岸議題,沒提到透過對話。但到底這個差異是否真的有其深意,還需要再觀察。

我們來比較歷次美日聲明涉台文字的部分

2021.3.16美日美日2+2聲明:The Ministers underscored the importance of peace and stability in the Taiwan Strait

2021.4.16美日峰會聲明:We underscore the importance of peace and stability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and encourage the peaceful resolution of cross-Strait issues

2005.2.19美日美日2+2聲明:Encourage the peaceful resolution of issues concerning the Taiwan Strait through dialogue

WHO改革與武漢肺炎疫情源頭追查也是一大重點

這次峰會聲明出現美日要共同改革世界衛生組織,以及要對武漢肺炎疫情源頭展開調查等主張。

(We will work together to reform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by strengthening its ability to prevent pandemics through early and effective prevention, detection, and response to potential health emergencies, and by increasing its transparency and ensuring it is free from undue influence.

We will also support a transparent and independent evaluation and analysis, free from interference and undue influence, of the origins of the COVID-19 outbreak and for investigating outbreaks of unknown origin in the future. )

這段聲明文字顯示美日對於世衛組織的現狀及很不滿意,不僅談及世衛組織本身的能力問題,還特別提到需要增加透明度,以及確保世衛組織不會受到不當影響。更提到對武漢肺炎疫情之源頭(及其他不知源頭的疫情),需有不受阻擾與不當影響的獨立評估與分析。

世衛改革是否會形成新的「美日 VS.中國」爭議

顯然拜登政府與菅義偉政府都非常不滿世衛組織至今的表現,似乎認為先前世衛組織的武漢肺炎疫情調查顯示其受到不當影響的程度,因此降低對世衛組織的信任感。

雖然沒在峰會文字直接提到,但所謂不當影響指的就是中國對世衛秘書處的影響,或是世衛秘書處如何屈服於中國的「說服力」。日後所謂改革世衛一定會牽涉到世衛秘書處與中國的關係。

此外,美日顯然不太相信世衛對於武漢肺炎疫情起源的調查結論,日後對這個起源的調查勢必會再度出現,而認為妨礙對起源調查,甚至不願交代武漢肺炎成為疫情過程的就是中國,美日及其他國家對追查武漢肺炎真相的要求,很可能日後會成為與中國關係的重大爭議,激烈性部會亞於南海問題。如果美日會進一步談到究責,那爭議必定更大。

菅義偉要到了美國支持暑假辦東京奧運,但未來發展為何?

需要注意的是,在美日共同聲明的最後,出現了一句「拜登總統表示支持日本菅義偉首相在今年暑假舉辦安全東京奧運之努力。

(President Biden supports Prime Minister Suga’s efforts to hold a safe and secure Olympic and Paralympic Games this summer. )」。

這似乎顯示美國願意挺日本在暑假辦奧運,也顯示菅義偉希望還是照計畫在暑假將奧運辦出來。當然能否舉辦還要看屆時疫情的發展而定,這也顯示暑假辦奧運可能會成為菅義偉首相的政治罩門,這如何影響日本在涉中議題的態度,以及舉辦後日本會如何發展,包括9月底的國會大選之狀況與結果,也都會有連帶效應。

王毅打給外相茂木敏充警告美日共同聲明不可以放入台灣,但此舉反而使日本更沒有不說的空間。因為既然在美日2+2會議都有了,在峰會共同聲明中不提反而會引發外界猜測,但王毅(應該是奉命)的電話反而讓日本更沒有迴旋空間,原先還有一丁點可能採取以口頭在記者會上證實,但聲明未放入的方式處理,但電話被高調開打還使勁教訓對方一番,日本如果真的按照中國期待,反而會被外界看破手腳。

中國不敢對美日出手,但會向怒氣發洩在台灣身上

特別是日前HFX論壇有關加拿大政府施壓不要頒獎給蔡總統的報導,搞到杜魯道總理本身成為爭議焦點。日本更不可能就遂北京的期待。中國誤判情勢,讓自己陷入進退維谷的處境。

美日峰會共同聲明放入台海和平穩定以及鼓勵和平解決爭議,是否會在其他的峰會聲明出現,相信這是中國最想要避免的發展。但對與中國經濟關係密切的日本,軟硬兼施也沒有用,屆時可能對其他西方國家更起不了作用。

但中國在驚慌失措下,但又不敢對美日出手,可能就是把怒氣發洩在台灣身上。

例如現在不僅是派更多飛機騷擾台灣,或想搞台海中線附近的實彈演習,還傳出有軍艦沿著台海中線,甚至疑似進入台海中線以東(老實講這也是公海)航行。

只是北京只有我負天下人,先佔先贏絕不吃虧,睚眥必報的習慣,在持續升高台海情勢的狀況下,就可能會使美日峰會聲明的效應,持續在其他峰會或是多邊會議上擴大。到時的情勢對北京只會更不利。

更多信傳媒報導
「全盛時期營收相當於一家百貨公司」南一書局第三代接班 蘇偉銓要做教育界UBER
股市攻略》台股不再是台積電一家公司的武林 護國艦隊啟航 水泥、鋼鐵、造紙才敢漲
還原歷史軌跡的模樣 ——古蹟修復建築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