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急Call馬克宏補破網:美法遭遇「數十年來最嚴重的外交危機」,智庫警告法國可能這樣報復

·6 分鐘 (閱讀時間)

應美利堅合眾國總統拜登的請求,法蘭西共和國總統馬克宏與拜登總統於9月22日通話,討論9月15日宣言(編按:即AUKUS澳英美安全協議)的影響。

2021年9月22日,白宮暨艾麗榭宮聯合聲明

澳洲、英國、美國9月15日宣布的三國安全同盟(AUKUS),是拜登(Joe Biden)在完成阿富汗撤軍之後,將重心拉回印太地區最重要的戰略部署。雖然宣佈當天完全沒有提到中國,但所有地緣政治的分析都認為AUKUS當然是衝著中國而來。英美兩國帶來的核動力潛艦大禮,也讓法國早就談妥的柴電潛艦大單告吹,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為此氣的召回駐美駐澳大使,拜登22日為此致電艾麗榭宮,試圖修補數十年來最嚴重的外交危機。

根據白宮與艾麗榭宮發布的聲明,拜登與馬克宏下個月將在歐洲參加會議時碰面,法國駐美大使下個星期也將返回華府,與美方官員密切合作。拜登重申法國與歐洲參與印太事務、以及一個更強大歐洲對全球安全與北約的戰略重要性,承諾美國將加強對歐洲國家於非洲薩赫勒(Sahel)地區展開反恐行動的支持。雖然新聞稿通篇沒有提到澳洲、沒有提到AUKUS,但也強調「兩位領導人一致認為,盟國之間就法國及其歐洲盟邦關心的戰略問題應該進行公開磋商,將有利局勢的發展」。

美國畢竟搶走了法國已經到手的900億澳幣軍售合約,美聯社也說這是「美法之間幾十年來最嚴重的裂痕」。畢竟法國與美國在1778年建交以來,這還是第一次發生召回大使的外交危機。在兩國領導人22日通話後的聲明中,雖然沒有「拜登對馬克宏道歉」的表述,但美方仍表達了AUKUS成立過程的連絡失當。在宣布拜馬通話的記者會上,媒體也一再追問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拜登道歉了嗎」?

莎琪則是一再「四兩撥千斤」,只說兩人通話大約30分鐘,雙方氣氛平和友好。不過莎琪也表示,拜登總統確實在電話中承認「本來可以做得更好」,聲明裡也說「兩國領導人將深入磋商,為確保信任創造條件」。《紐時》認為,這或許就是馬克宏稍早所要求的,「美國應該對其所做所為表達最低限度的歉意」。

美國總統拜登推行「拜登經濟學」,預計將於4年內投入兩兆美元在永續經濟相關的產業上。(圖/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推行「拜登經濟學」,預計將於4年內投入兩兆美元在永續經濟相關的產業上。(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在馬克宏政府連著好幾天表達對AUKUS的不滿之後,在這通拜登主動登門示好的電話之後,美法關係確實出現了緩和跡象。但AUKUS畢竟有三個成員國,那麼英法與澳法關係也隨之好轉了嗎?

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21日剛好造訪白宮,不過他的姿態就不像拜登擺的那麼低。強森要求這幾天頻頻放話「說謊」、「背叛」、「背後捅一刀」的法國官員「應該控制一下情緒」。強森再次強調AUKUS協議並沒有將任何人排除在外,更不是針對中國的敵對行為,而是三個志同道合的盟友,為了全球安全邁出重要一步,為了共享技術創造了新的夥伴關係。

英美關係。美國總統拜登與英國首相強森。(美聯社)
英美關係。美國總統拜登與英國首相強森。(美聯社)

英美關係。美國總統拜登與英國首相強森。(美聯社)

不過法國這回發怒,原本就是針對美國與澳洲兩國。法國雖然沒有召回駐英國大使,但外交部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卻說英國是這筆交易的「第五個輪子」(fifth wheel,多餘之意),大家都知道英國就是個「永恆的機會主義者」。《紐約時報》說,法英兩國的關係顯然還沒有從脫歐(Brexit)的泥淖中走出來。

那澳洲呢?

艾麗榭宮表示,目前尚未就法國駐澳洲大使一事做出決定,也強調「沒有安排總統與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通話」。澳洲廣播公司報導,目前正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開會、25日則將赴華府參加四方安全對話(QAUD)的莫里森同樣擺出高姿態,表示「沒有計畫在聯合國大會的場合與馬克宏碰面」。莫里森強調,澳洲沒有那麼天真,認為法國不會因為這個決定感到失望,但他必須為了澳洲的國家利益做出這個決斷。當媒體問他「是否打算跟馬克宏見面?」莫里森的回答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紐約時報》指出,澳洲過去雖然與西方盟友關係密切,但澳洲政府也總是試圖在華府的安全合作與中國的商業關係中保持平衡。但北京對澳洲擺出制裁態勢、雙方關係一再惡化之後,終於讓澳洲選擇投向美國所主導的圍堵中國陣營。AUKUS雖然讓美國得到另一個前進部署的軍事盟邦,但也削弱了舊有的北約關係。

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歐洲事務副主任康利(Heather Conley)與亞洲事務副主任格林(Michael Green)便在《外交政策》撰文警告,不要低估AUKUS與法國之間的裂痕。康利與格林指出,AUKUS雖然確實是美國在印太區域的一步大膽好棋,但也讓同為「五眼聯盟」的加拿大與紐西蘭感到不安,更讓法國與歐洲盟友遭受冷落。對於仍需要跟俄羅斯與中國打交道的歐洲來說,拜登應該有意識地加以拉攏,而非與之進行沒有必要的對抗。

美法關係,美國總統拜登與法國總統馬克宏。(美聯社)
美法關係,美國總統拜登與法國總統馬克宏。(美聯社)

美法關係,美國總統拜登與法國總統馬克宏。(美聯社)

由於法國明年就要舉行總統大選,馬克宏不可能對美國的行徑沒有反應。AUKUS也確實搶走了法國國防工業的大單、削弱了法國的全球角色。康利與格林指出,巴黎可能會尋求強化與印度與印尼的長期國防合作,彌補在澳洲軍售案的嚴重損失。馬克宏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AUKUS成立後的通話,就凸顯了法國在印太區域繼續施展影響力。

更糟糕的是,法國在2022上半年將擔任歐盟理事會(Council of the EU)的輪值主席國,如果法國試圖影響歐盟的印太戰略,像是加強與中國的合作關係,或者在中國擺出對抗姿態時,盡可能降低歐盟的反應,這對美國與AUKUS來說都並不樂見。此外,法國也有可能在明年的北約峰會上,阻止北約採取更積極主動的印太戰略,甚至考慮再次撤出北約。康利與格林認為,法國當然不至於去跟中國結盟,但法國仍有能力擾亂美國的全球戰略佈局。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QUAD領導人聚首華府,美澳印日聚焦台灣!半導體供應鏈與疫苗分配也是會議重點
相關報導》 李忠謙專欄:讓中俄跳腳、日韓羨慕,東南亞還在觀望—AUKUS的地緣政治五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