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版“賀建奎”出現?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36氪

美國德克薩斯州奧斯汀市,一位叫Bryan Bishop的男人正在飛速敲擊鍵盤,他的打字速度在全美名列前茅,而他正在寫的是一封給一位知名英國未來學家的郵件,Bryan要為他的“嬰兒設計”初創公司尋求倫理諮詢。

事實上Bryan 是一位29 歲的程序員、比特幣投資者,更是一位“超人類主義者”。近些年,他在網上發表了諸多關於“人類強化”的言論,簡單的說,他認為技術手段可以大幅強化人類。一直以來,他都嘗試說服別人去做類似的事情,但鑑於並沒有太多人買他的帳,他終於下定決心擼起袖子親自乾。

Bryan的合夥人Max Berry曾是一位生物公司的實驗室科學家,他們創立公司的原因只有一個,按他倆的說法就是:“專注嬰兒設計及人類生殖系遺傳工程。”而且據公司透露,目前實驗室已經開始運作,並且有一對夫婦已成為他們的首個客戶。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圖| “嬰兒設計”狂熱者Bryan Bishop(左)與合夥人Max Berry(右)一同出席行業會議

與很多從事這方面工作的人一樣,Bryan 希望能找到倫理層面的支持,他甚至想請著名遺傳學家、哈佛大學教授George Church 為他們站台,因為Church 教授對潛在基因強化並不反對,在他的很多公開演講中提到的諸如PCSK9、CCR5 等基因,被認為是開啟“後人類時代”的鑰匙。

Bryan的理想就是實現這一切。他在一份商業計劃書中明確表示,要讓父母們能生出轉基因嬰兒,他們“無需鍛煉就能長肌肉”、擁有“超級人瑞”(年齡超過110歲)基因、或是“AB+血型的萬能受血者”

時間跳回到2018 年11 月,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宣稱全球首例基因編輯嬰兒已誕生,這一事件被《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在第一時間獨家曝出,隨即不斷發酵,在全世界掀起軒然大波,賀建奎本人也因此受到嚴厲處罰。

此後,全球學界開始嚴防基因編輯領域的下一個“流氓”科學家。有些科學家主張徹底禁止任何與基因編輯嬰兒相關的行為,有些則主張別搞“一刀切”,應遵循嚴格的技術與醫療指導,讓體外受精胚胎相關的已被醫學界認可基因編輯能繼續造福人類。來自中國、美國、英國的基因編輯專家也正在著手建立一個新的監管委員會。

然而,所有的新法規、公眾輿論確實能讓專業科學家們無法肆意妄為,並接受政府監管,但對於Bryan 這類人來說可能並沒有太大約束力,正如他在個人簡歷中的描述:一位“小有名氣、DIY 生物駭客”,自費幾千美元學習嬰兒基因強化相關知識。

一份神秘的商業計劃書

就在幾週前,《麻省理工科技評論》收到某“關切人士”發來的Bryan公司的融資商業計劃書,裡面就描述了公司將如何通過每年製造成百上千個基因編輯嬰兒,從而實現數十億美元年收入的“宏偉藍圖”。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關切人士”表示其無法判斷Bryan 的計劃到底是“垃圾”還是“有可能實現的恐怖預言”。“關切人士”還擔憂的表示,這些超人類主義者想將物種強化的想法訴諸實,或許是時候該警告一下他們了。

在Bryan的商業計劃書中,他表示並不會像此前中國科學家賀建奎那樣,在卵子受精時才將基因編輯蛋白分子注入,而是採取一種更為極端且令人不安的方式:對男性志願者的睾丸實施相關基因治療,讓攜帶已經強化過的DNA的精子直接讓女性受孕!Bryan認為,僅需要200萬美元就可以快速從動物試驗轉為人體試驗。“資金使用成果:首個轉基因精子人類,我們已經開始接受訂單”,計劃書中如此寫道。

“我認為這種編輯人類基因的方法有極大的缺陷,尤其他們聲稱已經有客戶這件事讓我深感擔憂。”來自英國倫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Güneş Taylor博士在看到這份商業計劃書後如此表示。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圖| “關切人士”發給《麻省理工科技評論》的Bryan 融資商業計劃書截圖(來源:麻省理工科技評論)

還有些看過這份商業計劃書的專家對此嗤之以鼻,認為純粹是胡扯。“我的第一反應就是當個笑話看看,我認為他的真實目的其實就是搞個大新聞奪人眼球。”來自哥倫比亞大學的助教授Samuel Sternberg 評價道。

好了,看到這裡,也許你也和很多人的觀點一樣,認為Bryan 的計劃只是紙上談兵,但事實恐怕並非如此。哈佛大學教授、遺傳學泰斗George Church 曾跟Bryan 聊過,他認為“Bryan 的計劃跟賀建奎比起來技術含量要低得多,而且賀建奎擁有知識跟財力也是Bryan 無法比擬的。”Church 教授表示直接對精子進行基因編輯“在技術上是可行的,不過還需要大幅度的改進。”

Church教授對《麻省理工科技評論》表示:“ Bryan的想法絕對有可能實現,所以我才會跟他談這件事。 ”熟悉Church教授的人都知道,他在眾多基因相關公司及風投機構擔任顧問,但目前他並為涉及Bryan的公司,他主張對方去尋求倫理諮詢及FDA認證,如果項目進展順利,可以展開適度的臨床試驗。“只要人們需要,我幾乎會向所有找我諮詢的人提供建議。”Church教授表示。

《麻省理工科技評論》也在第一時間聯繫到了Bryan Bishop和他的合夥人Max Berry。在專訪中,他們拒絕透露志願者的姓名,也對他倆是否會拿自己做實驗不置可否,倒是Bryan說由於自己的體重問題,他很希望有種基因能控制體重。他們表示目前的實驗還僅停留在動物身上,離應用到人體還有很大距離,可能需要耗費幾年時間。

“我們還沒有展開人體實驗,但我們相信這在倫理上行得通。人們現在像中世紀’獵殺女巫’一樣四處尋找基因編輯領域的不當行為,但恐怕他們什麼也找不到。”Bryan 如此說道。

程序員?幣圈大佬?生物駭客?

好了,現在該說說Bryan 的另外一個身份了,他其實在加密貨幣圈已經很有名氣。他直到不久前都還在比特幣交易所LedgerX 任職,而且負責編寫過該交易所用於管理數字貨幣的底層軟件。當然,Bryan 最為人所知的是他的打字速度。在《麻省理工科技評論》與他的採訪結束後兩天,他就將一份一字不漏的採訪文稿發到了我們郵箱。美國打字比賽Type Racer 的負責人Noah Horn 表示,Bryan 應該是這個世界上用英語語言打字最快的人之一,每分能鐘輸入173.66 個單詞……

Bryan 到底從加密貨幣上掙了多少錢不得而知,他淡然的表示隨著最近比特幣的漲跌,“進進出出也有幾百萬美元了。”但別忘了他的另一個身份–一位優秀的程序員。據他的經紀公司透露,如果要請他寫代碼,至少得時薪600 美元。Bryan 不缺錢這點是肯定的,這就意味著他比其他的DIY 生物駭客要過的舒坦,不論是購買設備還是僱傭人手。The Odin 是一家專門提供CRISPR 工具包的公司,以每套159 美元的價格出售給CRISPR 技術的愛好者們,這家公司的負責人Zayner 表示:“Bryan 會給其他生物駭客付錢讓他們幹活。”

最近收了Bryan 錢為他幹活的是一位密西西比的油田工人David Ishee,他的另外一個身份是狗販子,還因為對狗做某種“基因工程”而上了新聞。David 把他的工棚改造成了一個簡陋的“實驗室”,並將水母的DNA 混入馬士提夫獒犬的精子中,希望能孕育出攜帶水母基因的幼犬。他已經對6 隻狗進行了人工授精,但目前還沒有成功的跡象……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圖:David Ishee 和他的獒犬

在見過Bryan Bishop 之後,David 開始琢磨對自己的精子下手,這期間所有的設備和資金都由Bryan 提供,並要求David 如果發生什麼事了一定要告訴他。“當然,我才不會蠢到讓別人懷孕呢,哈哈……我可不信生物駭客們花個週末的時間就能造出基因編輯嬰兒。”David 打趣道,但他突然又嚴肅的說: “如果某些有錢人願意花大價錢讓真正的科學家來做這件事,說不定就能成功。你們其實並不是在報導Bryan 和他的公司,而是在報導一個生物科學的’灰色市場’,只要有資源的自由研究者們說不定就能把這事兒乾成。”

除了給生物駭客支付佣金,今年1 月,Bishop 和Max 還自費在烏克蘭成立了一個實驗室,用於在小鼠身上開展相關基因編輯實驗。《麻省理工科技評論》也應邀前往實地探訪。這個實驗設施原本是烏克蘭基輔老年醫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Gerontology)的一部分。

說來也奇怪,Bryan 本人其實也是第一次實地探訪這個自己花錢建立的實驗室。“你們這的Wi-Fi 信號覆蓋不錯嘛。”Bryan 說道,他之所以關心網絡問題,除了他程序員的直覺之外,可能還因為他所有用於支付實驗室運營的費用都是通過比特幣轉賬支付的。

對小鼠實施的手術就是在下圖這個帶有顯微鏡的手術台上完成的,據稱目前已經進行過30例小鼠實驗了。在少數實驗中,他們成功將基因材料植入小鼠睾丸中,再通過電擊的方式來讓睾丸中製造精子的細胞攜帶上遺傳物質。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小鼠成功進行過繁殖。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圖:位於烏克蘭基輔的實驗室,美國生物駭客通過比特幣支付運營費用

其實從去年12月,Bryan和Max就對改造精子的做法產生了懷疑,Max認為他們應該轉向一種叫做VelociMouse的技術,這項技術由一家紐約的生物技術公司發明,可以將改造DNA快速用於小鼠基因編輯。該方法將涉及處理一個體外受精的人類胚胎,首先移除其乾細胞,然後對這些幹細胞進行基因工程,再將其註射到第二個人類胚胎中,被認為是一種製造人類嬰兒的激進方式。

當然,Bryan 和Max 的努力很可能無果而終。但這也很難抑制人們對設計嬰兒的興趣。“如果在父母同意的情況下,在私人場所向他們提供這項技術,FDA 會不會破門而入?”Max 在一封郵件中寫道。目前在美國,基因編輯嬰兒是違法的,但在烏克蘭等其他國家,相關規定就不那麼嚴格了。Bryan 對監管所能起到的作用持懷疑態度,這是他在混跡於加密貨幣圈時所學到的,因為比特幣就是一種不受任何央行控制的數字貨幣。

總的來說,科學界對發生在中國的基因編輯嬰兒實驗進行了猛烈抨擊,但以Bryan 為代表的生物駭客們則認為,批評是否有點太過了。去年11 月在香港舉行的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期間,Bryan 被網友們要求表達自己的觀點,他也是100 多萬在線觀眾中的一員,這可能是有史以來在線觀看人數最多的一次科學演講。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美版“賀建奎”出現? 美國一家嬰兒設計初創公司稱迎來首位客戶

圖:Bryan 在烏克蘭的實驗室中註入了熒光劑和基因物質的小鼠睾丸

Bryan 還表示,他發出去諮詢倫理問題的郵件都未得到回复。他目前正在向牛津大學的未來學家Anders Sandberg 尋求建議。Sandberg 在超人類主義運動中非常有影響力,他所發表文章的主題涉及自動駕駛的道德性,以及冷凍保存胎兒作為墮胎替代方法的前景。 

“ 我公開承認人類增強應該是一件好事,至少在醫學上是 ”,Sandberg說道,但他認為Bryan其實是被受到了自己職業的困擾:“程序員或許會認為所有的事物看起來都像代碼,僅僅是些字符而已,能有多難?但生物學家會告訴他們,這件事真的不簡單。”

“Bryan並沒有讓我感覺到瘋狂,事實上他看上去是個理智的人”,Sandberg繼續說道。“如果他想開一家公司,他就必須要能提供產品,這對他來說可不容易。如果我要在我孩子身上使用這項技術,我會需要關於這項技術的可靠資料,我可不想給一隻天竺鼠當爹。證明技術的有效性很難,我也希望我們能正確設計出嬰兒,但這件事快不得,會產生不可想像的後果。人類還沒有準備好。”

Bryan 所做的一切背後的動機到底是什麼?雖然他在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評論》採訪時侃侃而談,但當問起他的家庭背景時,他卻不願多說什麼。他的內心深處,為什麼會如此痴迷於人類物種的進步?Bryan 認為這些問題“太個人了”。他只是淡淡的說,自己的動機很複雜……

Bryan 發給我們的最後一封郵件是:“你們在報導時,能說我只是被某個受到輻射的瘋狂科幻作家咬了一口麼?”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