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緊盯匯率 影響台美BTA

曾志超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近日有關匯率的2則新聞都讓央行進退失據。一是台灣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一是機械公會理事長柯拔希呼籲央行應讓新台幣匯率維持競爭匯率。

美國財政部每半年發布一次匯率報告,通常在4月與10月發表。今年則因疫情遲未發布,原本以為將會延至明年由拜登政府的葉倫部長發表。美國財政部16日突然公布新匯率報告,越南及瑞士被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台灣、中國大陸、日、韓、星、泰、馬、印、德、義等10國則列入觀察名單,這是台灣繼1988與2017年後,第3次被納入觀察名單。

即使明年拜登上任,我仍將面臨相同問題,拜登的政權交接小組成員塞瑟,也是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資深研究員,可望接任拜登的經濟顧問,他早就指控台灣操縱匯率的狀況比大陸還嚴重,要求財政部處理台灣操縱匯率問題。未來塞瑟進入拜登財經團隊後,央行的壓力只會更沉重。

美國財政部對匯率操縱的法源依據為1988年《貿易和競爭力綜合法案》,分析主要貿易伙伴是否有操縱本國貨幣行為;2015年再通過《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行法》,提出3項量化指標包含:一、順差逾200億美金;二、經常帳順差超過GDP 2%;三、持續性對外匯市場進行單方面干預,超過GDP 2%。

原則上符合3個指標就會列入匯率操縱國,這次2個被列入的越南及瑞士,確實符合3指標;若達到2個指標,則可能被列入觀察名單。台美上半年貿易順差達230億美金;經常帳順差為GDP10.5%;央行上半年干預匯市約39億美金,在匯率急遽變動下,並不算太高。3個指標中,已滿足前2個指標。

不過其審查有很大的模糊空間,以2019年大陸被列入匯率操縱國為例,僅第一項順差符合標準;經常帳幾近平衡;也沒有持續干預匯市的證據。故財政部只認定是較輕微的觀察名單,而非匯率操縱國。但在川普公開批中共操縱人民幣匯率後,財政部隨即將大陸提升至較重的匯率操縱國。易言之,美國常將此當作是對付貿易夥伴的一項武器。

當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後,美國財政部會要求進行雙邊協商,重估兩國貨幣匯率,若仍未改善就可能實施報復性措施,如拒絕該國取得海外私人投資公司融資管道、拒絕該國參與美國政府採購標案、納入美國貿易代表署是否與其洽簽貿易協定考量等。

台灣是出口導向國家,維持匯率穩定是央行職責,又需防範踩美國的紅線。其實美方一直緊盯我央行,故從前任彭淮南總裁起,干預匯市時就採取比較保守的作法。即使如此仍被納入觀察名單,若處理不慎,還可能影響台美BTA談判,未來匯率如何動態穩定,考驗央行智慧。(作者為中華經濟與金融協會副祕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