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同盟:拜登和約翰遜任下「特殊關係」的走向

·5 分鐘 (閱讀時間)
The Cornwall beachfront resort where world leaders will gather
領導人將會面的康瓦爾海濱度假勝地

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和喬·拜登(Joe Biden)將在靠近懸崖頂的地方會面,那裏能俯瞰康瓦爾郡壯麗的卡比斯灣,下面有來自大西洋的海浪。

會面將不會有羅斯·波爾達克(Ross Poldark)和德梅爾扎(Demelza)相遇時那種緊張激烈的氣氛(上述倆人是BBC近來熱播劇中最著名的一對人物),但這是在發展中的值得關注的重要關係。

開頭為何可能很可怕,原因實在太容易列舉了:拜登堅定支持英國留在歐盟,而約翰遜是英國脫歐的主要設計者。

拜登可能是最近幾任美國總統中最「愛爾蘭」的(我加了引號,因為很多美國人在公共生活中喜歡誇大自己的愛爾蘭血統,不過拜登的血統非常明顯),《貝爾法斯特協議》對他來說是神聖不可侵犯。因此,他將向英國東道主明確表示,如果會損害北愛爾蘭協議,那就不能對它進行修補。

鮑里斯·約翰遜顯然想要退出這份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完成脫歐,這實際上在英國大陸和北愛爾蘭之間設置了一道貿易壁壘。

在訪問前的一次採訪中,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告訴我,英國不應低估拜登在這個問題上的感受。

此外,還有兩人的背景故事。約翰遜被許多美國人視為英國的唐納德·特朗普(當然唐納德·特朗普本人也這麼看)。他有點混亂、民粹、難以捉摸、是民眾的鼓動者。而約翰遜慷慨地讚揚了這位入主白宮的前商業大亨入主白宮。約翰遜說,他讓美國再次偉大,他對朝鮮的工作應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A statue of Johnson, Biden and other world leaders has been erected on the iconic cliffs
約翰遜、拜登和其他世界領導人的雕像豎立在懸崖上

沒有人會說拜登和約翰遜一樣家庭背景優越。不知為何,我無法想象來自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的工人階級拜登,打著布靈頓俱樂部的白領帶。實際上,拜登甚至將約翰遜描述為唐納德·特朗普的「身體和情感上的翻版」。

但同樣的,如果你在馬尼拉紙文件夾翻找黃色的剪報,或者只是使用搜索引擎,你會發現約翰遜的大量評論,談論特朗普的「令人震驚的無知」,那時他是倫敦市長。

所有這些都指向一個顯而易見的點。那時是那時,現在是現在。

Trump and Johnson share laughs at the 2019 summit in France
在2019年法國峰會上,特朗普和約翰遜笑了起來。

如果我們說拜登和約翰遜並不相似,你可能會說卡梅倫和奧巴馬算不上明顯的知己,但他們建立了密切的工作關係。值得稱讚的是,卡梅倫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因為這種特殊關係而擔憂煩惱。還記得戈登·布朗在聯合國的一個廚房裏追趕奧巴馬嗎?他是如此想要和美國總統面對面談話。

如果你是英國首相,你的工作就是與如今當選的美國總統打交道。在2020年總統大選後,特朗普堅持所有都是舞弊,他會推翻選舉結果(實際上,想想吧,7個月了他還說同樣的事)。約翰遜政府迅速注意到拜登是合法的勝利者,並適時送上了英國的祝賀。而有一些國家擔心招來特朗普的憤怒,猶豫不決。

在全球一些重大問題上,拜登和約翰遜完全一致。也許最值得注意的是,在氣候變化和即將於11月在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締約方大會第二十六次會議),以及在國家安全問題、國防合作和情報共享方面,英國和美國的立場非常一致。

Clinton's visit to the UK
克林頓到訪英國

回顧歷史,很少有人會想到,在布萊爾和比爾·克林頓之間明顯的「兄弟情」之後(當時他們對「第三條道路」言辭空洞),英國首相會毫不費力地轉變,與喬治·布什建立起如此密切的關係。當然,之後很多人批評布萊爾與比爾·克林頓的繼任者太過親密。

我認為,唯一對兩國關係造成持久損害的是比爾·克林頓當選總統、約翰·梅傑擔任首相時。梅傑為了幫助喬治·布什贏得連任,允許內政部調查比爾·克林頓在牛津大學任羅德學者時是否有任何「污點」,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或許產生了持續影響。

很難相信拜登和約翰遜之間的關係會是撒切爾和里根的翻版,或者更早,丘吉爾和羅斯福的翻版。丘吉爾在1940年可怕的閃電戰中會談到爭取美國領導人,建立友誼,沒完沒了地想辦法吸引他的注意和重要支持,將美國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

FDR and Churchill meet in Washington
羅斯福和丘吉爾在華盛頓會面

前幾天,在我們的播客Americast,我與奧巴馬前副國家安全顧問本·羅茲(Ben Rhodes)交談,並就這種特殊關係開玩笑。記住,這是英國政治階層比美國人談論得更多的事情。

但羅茲指出,有如此多的共同利益,如此多的共同價值觀,以至於當你與英國人坐下來討論重大問題時,你總是會發現出發點一致。如何走到終點可能各有不同,但志同道合對拜登和約翰遜的關係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開始。在大多數事情上他們是一致的。

聖艾夫斯——靠近官方會晤舉行的地方。
聖艾夫斯——靠近官方會晤舉行的地方。

英國正在打造後脫歐時代的未來,這一點至關重要。

這兩個人有一個共同之處,他們都是羅馬天主教徒。儘管有人調侃說,一個是虔誠的羅馬天主教徒,另一個則需要更多的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