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通膨加劇 對中降關稅緊迫

·2 分鐘 (閱讀時間)

近日「拜習會」雖未針對中美貿易關稅有具體結論,但雙方態度持續受關注,尤其美國近期通膨來到30年新高,背後壓力也有中美關稅因素。俄羅斯政經專家指出,從中方角度看,當前中美關係優先事項是台灣問題。但對美國而言,關稅問題確實有點緊迫,因徵收大陸商品的關稅,卻導致美企每天都在遭受損失。

美國消費者 荷包大失血

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月初接受採訪時,也承認報復性關稅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對大陸產品徵收關稅自然會導致商品價格上漲,對通膨產生直接影響。

觀察美國最新公布10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來到6.2%,增幅續寫逾30年新高,進而讓食品與生活必需品價格上漲快速,例如培根價格年漲20%、雞蛋漲近12%,二手車也上漲26%。即便家庭收入成長快速,但面對強勁通膨,與2020年10月相比,美國家庭實際收入下降了1.2%。

貿易逆差未減 美企最傷

據俄羅斯通訊社引述俄羅斯國際關係與政治經濟分析評論專家列昂尼德‧科瓦契奇說,早在幾年前,川普政府根據美國貿易法第301條準備對大陸進口商品徵收關稅時,就有多位專家警告,受傷的首先是美國企業。

面對美國報復性關稅,科瓦契奇表示,除大陸一直在擴大與其他國家地區貿易,例如東協成為最大貿易夥伴,也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並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同時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也沒有因此縮小。

報復性關稅 不利美經濟

觀察2020年大陸對美出口額達4525億美元,甚至超過徵收報復性關稅前、2017年的3750億美元。科瓦契奇說,由於大陸對美國的出口中,有高達50%是用於生產成品的中間財,這導致美國消費者實際為商品支付更多費用、讓局勢惡化。

據美中貿易委員會所統計,美國進口商支付超過1100億美元的關稅,其中400億美元是在拜登執政之後。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也說,美國通膨原因很多,包含美聯準會(Fed)超低利率政策也是其中之一,加上疫情導致供應鏈中斷的資源成本增加。他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對大陸產品徵收關稅如同給美國經濟火上澆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