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式防疫愈堵洞愈大

陳煒
中國時報

義大利在1月31日出現首例新冠狀病毒患者的當天,義大利總理朱塞佩‧孔戴便決定禁止所有中國大陸以及港澳台地區的直飛航線。此舉動引起不小的爭議,也讓這個5個月前誕生的脆弱半民粹主義的聯合政府第1次感受到生存危機。在2019年3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義大利時,中國與義大利簽署了一帶一路備忘錄,成為第1個也是至今唯一1個7大工業國組織中(G7)正式認可中國「世紀工程」的國家。

相較其他歐洲大國,如英、法和德國都沒有做出如此嚴厲的決定,為何一個對中國如此友好的西歐國家會不事先與中國溝通,而在第一時間便將中義航班暫停?其原因也正是因為義國內閣派系觀點各不相同,導致執政黨團採取「斷航」作為一種政治宣傳,以回應民眾對新冠肺炎恐慌。

不諱言地說,義大利此番決定是不太理性,因為事實證明它並沒有使該國的新冠肺炎案例減少,甚至成為了除亞洲以外確診案例最多的國家。截至3月4日,義大利的新冠肺炎案例已超過2500,其中79人死亡。義大利這兩周的疫情急速增加根本原因就與義國停止中義直飛航班有關係。

義大利是申根公約簽約國,從根本上來說,義大利這一措舉其實是沒有太大效用的,反而無形中還會使得該國提高新冠肺炎確診案例的機率,因為義大利將無法更有效地偵測並追蹤從中國(途經第三方)入境回國的義大利公民、在義大利定居的華人,以及其他旅客。

自從義大利爆發大規模疫情以來,義大利政府已採取若干措施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例如,在受影響的城市和地區,如果違反隔離規定,違法者可能會受到3個月的監禁或206歐元的處罰。誠然,只有這些懲罰措施是不夠的,筆者認為,應該再予以加重,因為義大利已經將新冠肺炎輸出到其他歐洲國家,以及中南美洲與非洲。

與此同時,令人驚訝的是,已有8例從義大利輸入到中國浙江的新型冠狀病毒案例,如果義國政府不採取嚴格措施並進一步執行,情況很可能會繼續惡化。

在羅馬以及其他城市,許多戴著口罩的當地華人也被其他義大利人視為「中國病毒」,從口頭虐待到人身騷擾,承受著種族歧視與偏見。更有甚者,前幾日,義大利西北的威尼託大區區長說:「新冠狀病毒是由華人造成的,因為他們的衛生狀況差,而且我們都親眼看到華人有吃活老鼠的習慣。」這樣充滿偏頗和種族主義的言論,其實比新冠狀病毒更令人擔心。

在很多方面,我認為義大利政府可以向台灣和大陸多多學習,在這個特殊國家緊急狀態下,我們必須共同行動以抵抗這一無形的共同敵人,優先考量公眾衛生的利益,而不是個人的行動自由。義大利必須從這種團結意識中感悟,而不是互相爭鬥並指責華人群體。(作者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關係研究學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