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抗疫模式 戰病毒 兼練兵

記者連雋偉/台北報導
旺報

後勤補給在戰爭中扮演關鍵角色,如同球隊板凳深度,後勤補給的完備,決定戰爭的時間長短與勝負,在後勤補給中,傷兵救治與後送,決定你可以用多少兵,打多長的戰爭。利用新冠肺炎的救治,解放軍一方面演練整個後勤補給的指揮鏈,更作為軍方醫療體系動員的作戰演訓。

大陸國新辦於3月2日舉行軍隊支援地方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新聞發布會,由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衛生局局長陳景元、綜合計畫局副局長趙海飛、運輸投送局副局長張天翔,國防部新聞局局長、新聞發言人吳謙共同出面說明,讓外界得以一窺軍方後勤體系如何動員。

出動運-20載物資

首先是聞令而動,當然必須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下令,習最關鍵的命令,就是在1月29日要求全軍聞令而動,勇挑重擔,敢打硬仗,積極支援地方疫情防控。收到命令後,中央軍委立即啟動應急機制,成立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由習近平親任組長,主管後勤的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出任副組長,主要工作由後勤保障部落實,其下轄的綜合計畫局負責整體支援規畫;運輸投送局直接協調空軍出動運-20載運醫護物資;衛生局協調抽調醫護人員。

這條指揮鏈還須跟黨政體系的指揮鏈平行協調,中央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是李克強,為國務院總理,正好與軍方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習接頭,兩邊都是該機構最高領導人。

所以當國務院下令,各省市支援湖北醫護人員首批約於1月25日到位時,軍方立馬同步,在2日記者會上披露,於1月24日晚,經習近平批准,軍隊抽調450名醫護人員奔赴武漢。

在前線的指揮上,黨政體系有中央赴湖北指導組,由中央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主管衛生的副總理孫春蘭任指導組組長,指導組組員中,有軍方參與,負責平行協調。

此外,因為軍隊先後派出3批共4000多名醫護人員馳援武漢,許多軍方醫護人員是支援民間醫院,所以解放軍在湖北還設有軍隊前方指揮協調組,負責軍民的協調。形成了前方指導組、聯勤保障部隊、一線醫護人員的支援力量體系。

這4000多名醫護人員的出動時序,一是1月24日晚,軍隊先抽調450名醫護人員;2月2日,經習批准,軍隊再次抽調950名醫護人員,與前期抽調的450名醫護人員統一編組,承擔武漢火神山醫院醫療救治任務。2月13日,經習批准,軍隊增派2600名醫護人員支援武漢抗擊疫情。

掌管火神山醫院

火神山醫院更是不能忽略,作為後勤保障部直接管理的軍醫院,正是戰時醫救傷兵的極佳演練,火神山醫院由解放軍總醫院衛勤部部長出任院長,其1400名醫護人員全從解放軍抽調,於2月3日起轉戰承擔火神山醫院的醫療救治任務並收治病患。其中聯勤保障部隊所屬醫院抽調950人,先期抵達的陸軍軍醫大學、海軍軍醫大學、空軍軍醫大學等共450人納入統一編組,病床達1000張。

最後,可以發現,雖然新冠肺炎在武漢爆發,湖北省疫情最嚴重,屬於中部戰區,但在整個指揮鏈上,中部戰區是沒有角色的,不是在武漢發現疫情後,由中部戰區聯指中心發動指揮,所以中部戰區司令員乙曉光這段期間沒有聲音,在後勤指揮鏈上,顯然戰區不是扮演關鍵角色。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