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保權還有一手

·7 分鐘 (閱讀時間)

8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決定於11月在北京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主要議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重點研究全面總結中共的百年「成就」和歷史經驗問題。用一次中央全會研究這個東西,有些讓人不解。

六中全會實質內容疑敏感

按說這個所謂的百年成就和歷史經驗,早應該在「七一」中共百年黨慶總結過了,為何再來總結?況且連洗白毛澤東、抬高習思想的新版中共黨史也已一錘定音出爐。唯一可能就是將有更重磅決議要出現,事關習近平在中共黨史中比肩毛澤東的歷史定位。或許在今年的北戴河會議,這個定位已用打著「共同富裕」為幌子的搶奪民間財富計畫封口初步確定,現在要拿到中央全會上「審議」。

然而不排除黨內對於再次抬高習的地位還有諸多雜音,令六中全會看起來很虛的議題變得高度敏感。

這種可能是存在的,中共官媒6月29日報導了新出版的名為「習近平關於全面從嚴治黨論述摘編(2021年版)」的書作。其中有一段話也提及中共黨內出現了一些雜音噪音。書中記述:有人要求「今後要把重心放在發展黨內民主上」,而習近平則批評這是「奇談怪論」,認為有人「政治上糊塗,頭腦不清醒」,有人則是「別有用心,自身不乾淨,企圖矇混過關。」

根據官媒報導,8月31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提到總結「百年成就和歷史經驗」的幾個需要,當中特別強調這是做到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需要。這句話就是中共常用的「兩個維護」口號的內容,意思正是維護黨核心習近平的需要。

習近平當局近年一再強調要保「政治安全」,潛台詞就是保政權安全,而中共的政權安全的重中之重是黨中央安全,核心則是習近平本人的安全。在習近平看來,沒有政權安全就沒有黨中央的安全,就沒有自己的安全,所以才鐵心保政權,一條道走到黑。

習近平擔憂中共內部不滿和反習勢力藉著外部環境的惡化蠢蠢欲動,欲以表面「和平」讓政權苟延時日,對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產生的這屆中央早已做了維穩方案,一種就是常見於公開報導的,以反腐名義,動輒以「幫規」打下馬,有時配合軍方發聲作為恐嚇的硬招;另一種則是外界難以看清的軟招,包括以內部增加利益分配、絕不搞官員財產公開、打擊各派勢力時留有餘地等。

另外,習近平還有一著穩住中央成員的特別軟招。

習對本屆中央成員形同變相特赦

習近平如果要開一次中央全會來達到一次內部妥協、換取歷史地位獲確認,習核心要獲得維護,首先是習要做出一種姿態,保護中央成員。

跡象顯示,相對於上一屆中央班子被習近平以反腐名義打得七零八落,被查的中央委員及中央候補委員高達43人,甚至拿下眾多副國級以上高官,習對十九屆中央「呵護」有加。習是要顧全這屆中央名聲和中央成員的利益,極力掩蓋危機真相以防崩盤。

比如,去年初湖北當局對武漢大疫的隱瞞、失控,致疫情迅速擴散全世界,引發民間批評和國際譴責。當時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率先被免職,湖北省長王曉東和武漢市長周先旺也備受壓力。但時隔一年半,周先旺早已轉任湖北省政協副主席,王曉東轉任全國政協副主任委員,蔣超良近日復出擔任全國人大副主任委員,馬國強復出任湖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成員。這三人中,蔣超良和王曉東是中央委員,馬國強則是中央候補委員,

被稱為「湖北F4」的這幾人坐上的新職位都是中共官場中的閑職,但復出後意味著在體制內一直到退休後,都享受特權。

蔣超良和馬國強復出,王曉東和周先旺也能軟著陸,是中共背鍋文化決定的。皆因隱瞞疫情本是黨的需要,這些官員實際上為黨分憂,為主子背了黑鍋,在維穩專制政權方面,黨認為其是有功的,只是暫時讓他們「委屈一下」。另一方面也有習近平對於保護本屆中央成員的考量。

習近平擔憂中共內部不滿和反習勢力藉著外部環境的惡化蠢蠢欲動,而欲以表面「和平」讓政權苟延。(湯森路透)

不但如此,2017年10月確定的十九屆中央委員會有委員204人,還有172名候補委員,至今僅有中央委員、前中共證監會主席劉仕余一人,於2019年5月19日被通報因「主動投案」倒臺,但他被從輕發落,只是被降級和「留黨察看二年」,未被開除出中央。

2018年8月16日因毒疫苗案引咎辭職的中央委員、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畢井泉,已於去年底證實復出任中共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

還有兩人以離奇死亡的方式為黨中央保住了名聲,一個是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他於2018年10月20日在澳門住所墜樓身亡,官方迅速聲明其患有抑鬱症,但有消息指鄭曉松曾接受中紀委官員問話。另一個是在2019年四中全會期間傳出跳樓死亡的重慶前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他是中央候補委員。官方稱任學鋒是「因病醫治無效,不幸離世」,但沒有正式發布訃告和堂堂正正地為死者舉行告別式。

還有被官方指是病死的是中央委員、應急管理部長王玉普,以及中央候補委員、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官慶,這兩例姑且可算是正常死亡,不影響大局。

這些「出事」的十九屆中央成員,分屬不同派系,有些牽涉前朝高層大佬。由此也可以看出習近平內心盤算,就是要以利益封口各派,穩住這幫人、放一條生路,形同變相特赦。

變天之勢無可逆轉

當然,據說這一屆中共中央的成員都是習自己選定的,當時還經過王岐山率領的一個審查委員會經過嚴格審查。習保他們不出大事,應該也有保自己臉面的原因。

然而,中共十九大以來腐敗不減,官媒也報導現在腐敗更難查,因為官員更精了。在官場的上層,許多高官邊腐邊升,醜聞纏身穩居要職的中央級大員比比皆是,比如政治局常委級的韓正,政治局委員李鴻忠,中央委員院成發之流。這也是中共體制腐敗的慣性使然。

習近平當然知道腐敗亡黨,越反越腐顯示黨已爛透,連作為習家軍基地的浙江,最近也打翻了年輕的省委常委周江勇,官方說是反腐無禁區,外界則可以說,這是無官不貪。

一句話,紅朝官場惡疾叢生,積重難返,習近平怎麼軟硬兩手維穩,最終難免從黨中央開始,出現象膿瘡破裂似的狀況,變天之勢無可逆轉!

※作者為美國中文媒體中國新聞主筆、資深評論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曝光】漢光預演出包!F-16V降落失敗糗「吃土」 空軍將組專案調查

李亞鵬曬與15歲女兒李嫣撒嬌日常 「低頭親大腿」遭網友砲轟噁心越界刪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