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力推「共同富裕」爭取民心

·6 分鐘 (閱讀時間)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also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 Central Committee and chairman of the 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 arrives at the Nyingchi Mainling Airport and is warmly welcomed by local people and officials of various ethnic groups in southwest China's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July 21, 2021. Xi visited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from Wednesday to Friday. He extended congratulations to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Tibet's peaceful liberation and visited officials and ordinary people of various ethnic groups. (Photo by Xie Huanchi/Xinhua via 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8月17日在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上提出,中國要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落實方式是透過國民收入「三次分配」,其中一次分配是工資,二次分配是稅收,三次分配是社會捐贈。

習喊出「共同富裕」的口號,在中共內外掀起一陣波瀾。西方媒體評論,這是對鄧小平當年所提「允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的改革開放政策,作出了重大修正。結合中共近期對中國大陸大型民企和高收入影視名人,展開的一連串「整肅」行動,讓外界質疑,莫非習的「共同富裕論」,是要藉「劫富濟貧」,搞「大鍋飯」和「平均主義」。但我是從維護社會穩定的角度,來看待中共高調宣傳「共同富裕」,尤其在中共「20大」前,「維穩」對於習的

順利延任是至關重要的。

習近平早在中共「19大」報告中,就已強調中共進入新時代後的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社會矛盾必然會產生嚴重的社會問題,而「蘇東劇變」的經驗告訴我們,在共黨統治制度下,共黨雖擁有絕對的權力,但解決政治問題較易,解決社會問題較難。

在中國大陸,不平衡的現象首推區域差異。數據顯示,中國大陸去(2020)年GDP排名前10的城市中,僅有北京一座北方城市,南部的廣東省GDP超過11兆元,連續32年領先全國;而在31省市當中,青海省的GDP才首次突破3,000億元大關,形成強烈對比。中共實施改革開放,引進市場經濟機制,使中國大陸的個人所得大為增加,也湧現了一大批富豪,使社會的貧富差距,尤其是城鄉差距,擴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更嚴重的是,對外開放就似「打開窗子,蒼蠅蚊子都飛了進來」,一些富豪從外面花花世界帶進來的,是炫富和糜爛的生活習氣。

鄧小平當初的希望是,部分富起來的人,能幫助尚未富起來的人;部分富起來的地方,能幫助尚未富起來的地方。鄧的立意甚佳,但知易行難,忽略了人性存有「死道友,不死貧道」的自私心理。更何況,「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現在要老百姓「窮過渡」,無疑是強人所難。中國大陸學者強調,「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義,但也不能因為不要平均主義,就不講公平。習近平為了爭取民心,必須立刻處理社會存在的不公平現象。

「共同富裕」理應做大蛋糕,才能分好蛋糕。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中共現在無力把蛋糕做大。專家指出,以往中國大陸經濟繁榮,長期來自出口帶動國內製造業投資;但今(2021)年中共因推行「限產政策」,以至開工不足,連帶使企業的投資擴產動能大受影響,以及基建和房地產投資在政策壓力下走弱,為製造業帶來負面影響,導致外需對內循環之拉動作用難以充分發揮,使中國大陸陷入經濟停滯、失業及通貨膨脹等同時升高的困境。

民眾對不公平的現象特別有感,因此習近平必須在中共「20」大前,對他過去解決社會矛盾的承諾有所交待。今後這段時期,就要看習如何施展他手中的「宏觀調控」之力,結合經濟、行政和法律手段,來解決不公平的問題。

相較上述內政問題,對外和對臺政策就顯得較不重要,至少不那麼具有急迫性了。

在對外政策方面,習面對的是中美關係惡化,和拜登政府以「遠交近攻」之術,對中共採取的

戰略遏制。表面上,中共在外交仍維持高姿態,但實際的作為是守勢代替攻勢,以不失分為原則。這點可從先派新任駐美大使秦剛赴美,以及他在美國「硬中帶軟」的談話得見端倪。秦剛原被視為「強硬派」,但他在抵達美國向媒體發表演說時指出,希望與美國各界架起溝通、合作的橋樑,推動中美關係「重回正確發展軌道」,語氣顯得溫和謹慎。其實,也有部份中國大陸學者認為,中共此刻應避免與美國攤牌,因為中美關係若從競爭升高為對抗,對中國並非有利。

習近平此刻更沒有解決「臺灣問題」的急迫感,對臺政策的優先次序,遠遠被擺在內政和外交之後。習在中共建黨百年演說中,堅持「和平統一」的主張,顯示他也不願見到兩岸緊張關係急遽升高。另目前美國仍採取「戰略模糊」政策,然而一旦臺海有事,美國是否會軍事介入,應是北京兵棋推演的一個重要「想定」。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智庫「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The 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8月26日公布的最新調查指出,如果中國入侵臺灣,52%受訪者贊成派遣美軍防衛臺灣,69%受訪者支持美國應「承認臺灣為獨立國家」,65%支持臺灣加入國際組織,57%支持臺美簽署自由貿易協定,53%受訪者支持美國與臺灣正式簽署結盟,46%支持美國明確承諾在中國入侵時保衛臺灣。

雖然問卷的命題有時會產生誤導,且很大一部分的美國人似乎不熟悉臺灣;但專家解讀認為,中共在軍事和外交方面對臺施壓,在美國媒體上得到了相當突出的報導,讓美國人更支持臺灣,也更同情臺灣的困境。此外,中美關係緊張也是影響因素之一,導致美國人更認識臺灣,以及更加關注臺灣的未來。

上述的民調應受到北京的關注,因為美國即使想在臺海危機時置身事外,也不能完全無視於民意的表態。但無論如何,習近平還是會按表操課,依他的「行事曆」處理「臺灣問題」。習沒有必要節外生枝,選擇在一個不適當的時機,為這個他眼中的「內政」問題與美國攤牌。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