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動用軍權救疫情 想扳回形象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後,有一個奇談怪論:幸虧疫情爆發在中國,幸虧有中國共產黨,幸虧有習近平主席。由於中國/中共/習主席的治理能力遠勝於民主國家,所以才能有效控制疫情。但另一種相反的看法卻認為,正因為是中共集權,定於習一人,才使目前疫情失控、中國各省市都感染。

這兩個完全相反的看法,只能有一個是對的。我們近日多次社論已指出,隨著越來越多消息披露,大家已逐漸了解,正是「定於一尊」的習近平體制,需要層層上報,延誤最佳防堵疫情的時機,最後讓新冠肺炎失控。

中共拖延40多天後終於醒過來,大年初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後,成立中央疫情防控小組,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擔任組長。李克強隨即以此身分親赴武漢疫區視察,苦民所苦,獲得輿論一致讚揚。

反觀習近平以國家主席、黨總書記之尊,兼任所有重要領導小組組長,西方稱「無所不包的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目前防疫工作是中共政權面臨挑戰的重中之重,中美貿易戰、香港問題都沒有它重要,而偏偏防疫小組名義上不是習近平領導。

為什麼習近平不親自擔任這個小組組長,反而退居第二線?也許當初習擔心疫情惡化失控,必要時可讓李克強擔責任,也可能是習近平根本不把疫情放心上,讓李克強去做就可以。

可是隨著疫情擴散,這個小組越來越重要,動見觀瞻,對中共政情敏感的人士認為,不擔任組長是個失誤,或許會成為習的政治滑鐵盧。民間已有學者許章潤撰文,呼籲要習近平讓位;對權力非常敏感的習近平,一定也發現自己正面臨新危險,於是28日會見世衛組織秘書長時說:「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疫情防控)」。

習替自己辯護,完全可以理解,畢竟自中共19大以來,「習就是黨、習就是國」,這本是全黨公認,也是習所深信不疑。但在央視之後發出的新華社通稿,卻對習這句話修改成:「成立了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統一領導,統一指揮,分類指導各地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淡化了習近平個人成分,改為強調中央疫情小組的角色。

新華社為何改稿?習近平說法有何不妥?外界無從得知,但此後習開始親自抓疫情,突出個人色彩,而他手中最有效的工具,就是解放軍。

過去長江洪氾、汶川大地震,解放軍向來是最有效的動員力量。但目前中央應對疫情小組組長李克強、副組長王滬寧兩位常委,以及組員中的四位政治局委員,完全沒有軍職,更沒有調度解放軍的權力。換句話說,沒有與解放軍聯繫的窗口;外傳汶川震災,總理溫家寶要調動軍方直升機,軍方根本不聽命令,氣得溫家寶摔電話並大罵:「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因為軍隊只聽中央軍委主席命令,連武警在軍改後都直屬中央軍委,都是李克強叫不動、無法調度的。

習近平30日出手發動軍隊,以中央軍委主席身分,對軍隊做好肺炎疫情防控作出指示,要解放軍「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迅速啟動聯防聯控工作機制,緊急抽組精兵強將奔赴疫情防控第一線」。

2日清晨,八架運輸機降落武漢天河機場,載來1400名從全軍不同單位抽調的醫療人員,進駐剛興建完成的火神山醫院,同時湖北省軍區出動50部軍用卡車,將200餘噸生活物資,從武漢市各大配送中心調運至武漢三鎮,供應各大超市,保障武漢市民日常生活物資供應。

這都是奉中央軍委主席之命的作為,中共各官媒同時開動宣傳「解放軍一到、民心就安」,想以此來改變民眾不滿情緒,創造「掌握軍權的習近平一出手,事情就解決了」的印象。

這樣的宣傳口徑,以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視察火神山醫院的新聞最明顯,她首先稱「受習近平總書記委託」而來,特別提及「習近平總書記一聲令下,人民子弟兵聞令而動,勇挑重擔,敢打硬仗」;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公開談話也先捧習近平。孫春蘭擔任疫情對應小組成員,但全篇談話沒有提組長李克強,也沒有人追究為何解放軍遲了這麼久才出動。

軍權在手的習近平神隱七天後,猜測不久後可能旋風式視察疫區,災情也許還需時日才能克服,但現在看習牢牢掌握政局主導權,雖可度過權力危險期,但聲望和形象都受損傷,已難避免。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首名吹哨者李文亮已死 武漢中心醫院官方微博證實
不只有錢人 「這種納稅人」也容易被查稅
靠夫上位?39歲武漢病毒所長被起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