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對東盟稱中國不會「以大欺小」,杜特爾特就南海爭端當面表達不滿

·6 分鐘 (閱讀時間)
杜特爾特2016年就任菲律賓總統後,一直致力於推動與北京改善關係。
杜特爾特2016年就任菲律賓總統後,一直致力於推動與北京改善關係。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周一(11月22日)在一場有習近平參與的峰會上表示,他對近期中國船隻在南海與菲律賓發生的爭端感到「厭惡」。

這是這位素來被視為對中國持友好態度的菲律賓總統罕見當面對中國領導人表示不滿。

在同一場通過視頻舉辦的會議上,習近平則表示中國「堅決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他強調中國「絶不尋求霸權,更不會以大欺小」。

隨著近來南海局勢再度緊張,中國希望在這場名為「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係30週年紀念峰會」的會議上打消該地區對中國不斷上升的實力和影響力的擔憂。

「沒有和平,一切都無從談起,」習近平說。「中方堅決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願同周邊鄰國長期友好相處,共同維護地區持久和平,絶不尋求霸權,更不會以大欺小。」

上周,中國海警船向兩艘前往南海第二托馬斯礁(Second Thomas Shoal)給菲律賓士兵運送物資的補給船發射水炮,引發馬尼拉強烈抗議。這是一片爭議區域,被中國稱為仁愛礁,而菲律賓稱其為阿雲金礁。

菲律賓外交部長洛欽(Teodoro Locsin)在一份聲明中稱,菲律賓就此「以最強烈的措辭」向中國駐菲大使黃溪連和中國外交部表達「憤怒、譴責和抗議」,並提醒中國,其船隻受美菲《共同防禦條約》(Mutual Defense Treaty)的保護。

不過,中國外交部表示,中國海警船行動是「依法執行公務,維護中國領土主權和海上秩序」。

在視頻峰會上,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發言時譴責了這一事件,並使用了該島礁的菲律賓語名稱。

「我們厭惡最近在阿雲金礁發生的事件,並嚴重關切其他類似事態的發展。這不利於我們兩國之間的關係和我們的伙伴關係,」杜特爾特在會上說。

杜特爾特還呼籲中國尊重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及2016年的海牙仲裁裁決。

在2016年海牙常設仲裁庭對南海仲裁案作出的裁決中,幾乎全盤認同了馬尼拉方面提出的訴求,認為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下中國對南海自然資源不享有基於「九段線」的歷史性權利。中國拒絶承認這一裁決。

「我們必須充分利用這些法律工具,確保南海仍然是和平、穩定和繁榮之海,」杜特爾特說。

南海風波再起

南海蘊藏著豐富的油氣資源,並且是太平洋與印度洋之間的重要航道,但南海的很多地區存在爭議。中國大陸、台灣、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和文萊皆在當地有主權主張。

例如,距離菲律賓海岸線200多公里的第二托馬斯礁便是中國和菲律賓長期主權爭議的核心之一。1999年,菲律賓被指故意將一艘破舊的登陸艦「馬德雷山號」在第二托馬斯礁擱淺,並以此加強對此礁的實際控制。

中國多次要求菲律賓將該艦拖走,但遭到無視,於是北京不斷派出執法船在該海域巡弋,並包圍了該島礁。

1999年,菲律賓被指故意將一艘破舊的登陸艦「馬德雷山號」在第二托馬斯礁擱淺。
1999年,菲律賓被指故意將一艘破舊的登陸艦「馬德雷山號」在第二托馬斯礁擱淺。

近年來,中國還通過人工擴島的方式在幾個中國控制的爭議島嶼修建飛機跑道和其他設施,並通過海軍和海上民兵驅趕被視為闖入該國專屬經濟區內的他國船隻。

今年3月,菲律賓稱有超過200艘中國民兵船未經允許擅入牛軛礁(英語中稱為Whitsun Reef,菲律賓將其稱為朱利安·費利佩礁),讓沉寂了幾年的局勢再度緊張。菲律賓認為該礁是其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一部分。

但中國表示,牛軛礁是中國南沙群島的一部分,中國船隻只是在那裏「避風」。

馬來西亞總理伊斯邁爾·沙必裏(Ismail Sabri Yaakob)在該會議的講話中也提到了南海問題。他表示,作為主權聲索國之一,馬來西亞堅定認為,「有關南海的問題必須根據公認的國際法原則以和平和建設性的方式解決。」

「馬來西亞呼籲所有國家繼續致力於維護南海作為和平、穩定和貿易之海,」他的辦公室援引他的話說。「為此目的,各方應保持自我克制,避免採取可能被視為挑釁的行動,這可能使局勢進一步複雜化,使該地區的緊張局勢升級。」

態度轉變?

杜特爾特在此次峰會上的發言讓外界感到意外的原因,是這位特立獨行的總統一直致力於推動與北京改善經濟合作關係,甚至因此在國內遭批「過度親華」,以及在南海議題上「軟弱」。

在2016年上台後,他低調處理了南海仲裁案的結果。直到今年5月,他仍表示,南海仲裁案裁決結果「應該被扔進垃圾簍」。

但近幾個月來,杜特爾特的態度似乎發生了轉變,包括恢復了菲律賓與美國的軍隊互訪協議,保留兩國軍隊進行聯合軍演的傳統。在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宣佈了被視為與中國抗衡的「AUKUS」澳英美安全協定後,馬尼拉表態支持。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高級國防分析師德里克·格羅斯曼(Derek Grossman)本月撰文稱,杜特爾特可能覺得有點被「拋棄」了,因為他「對中國的熱情擁抱從未產生他所期望的結果」。

杜特爾特特立獨行的執政風格使他在國內的聲譽兩極分化。
杜特爾特特立獨行的執政風格使他在國內的聲譽兩極分化。

格羅斯曼分析稱,杜特爾特希望能夠在南海在有爭議地區開展聯合勘探,並利用「一帶一路」倡議,來支持他自己的「大建特建」(Build! Build! Build!)計劃,但這些目前都未能實現。與此同時,中國加強了在南海的軍事存在。

相比之下,菲律賓和美國似乎不斷傳出恢復關係的訊號。8月下旬,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約翰·阿奎利諾(John Aquilino)上將訪問菲律賓,重申兩國聯盟關係。9月,菲外交部長洛欽和國防部長德爾芬·洛倫扎納(Delfin Lorenzana)都訪問了華盛頓,慶祝《共同防禦條約》簽訂70週年。

杜特爾特的總統任期將於2022年6月結束,根據菲律賓憲法,他無法連任。

「杜特爾特的親華政策似乎已經死了,或者至少是在維持生命。雖然從現在到明年6月卸任期間他可能會繼續稱讚北京,但他的行動很可能會優先考慮華盛頓,」他補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