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要全面管治 香港局勢更緊張

世界新聞網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6日在北京會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時說:「止暴制亂和恢復秩序,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共同責任。」這句話包含的意思茲事體大,實行起來,與國家主任習近平所說「牢牢掌握香港管治權」一脈相承;中共以全面管治為目標,要加強「止暴制亂」,香港局勢將因此急轉直下,會變得更緊張。

所謂「行政、立法和司法也有止暴制亂的責任」,當然是中共四中全會的決定,韓正只是向林鄭傳達有關決定。四中全會公報所說的「建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已觸及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領域。公報說得太簡短,細節不明,但全國人大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在四中全會記者會透露五點方針:一,加強依法治港;二,完善特首和高官的任命制度;三,建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四,鼓勵香港融入大灣區;五,加強愛國教育。

其實,讓原來三權分立的行政、立法和司法為政治服務,是習近平的一貫思想。2017年10月19日,他在19大的講話就明白地說,中共要牢牢掌握香港的管治權;「全面管治權」也早在2014年的「一國兩制白皮書」中提及。基本上,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認為江澤民、胡錦濤的治港政策太寬鬆,所以要加強管治,將寬鬆變為強硬;因為走強硬路線,所以才會在2014年8月31日封殺普選,導致當年的佔中運動。

習近平上台以來,一直強調黨建,主張一切都要由黨指揮,這種思想必然對香港的行政、立法和司法現況不滿,因為香港的制度離全面控制和全面管治很遠。行政方面,特首是香港自行選出來,雖然人選必須先徵得北京同意,但北京仍不放心,所以四中才會要「完善特首的任命制度」,意思是說,中央有直接任免權,將來特首選舉制度無論如何改變,只要中央對選出來的人不滿意、不信任,就可以免職。

香港的行政制度,還保留英式文官制。這種公務員制度是香港維持穩定的重要力量,但也是北京無法控制的,所以中共如要全面管治,就必須清除或改變文官制度。

立法方面,現在立法會半數議席由直選產生(分區一人一票),另半數由功能組別產生(各專業領域和各行各業),這種制度也離全面控制很遠。尤其這一波抗爭後,民眾不可能讓太多親中共的人當選,北京當然不放心。港府8日大捕七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就是打擊立法會反對派的政治手段。

司法方面,香港行之有效的審判制,是英式不成文法體系,與大陸法系有別;這種法制特別強調司法獨立,與黨指揮司法的中國大陸截然相反;香港還有不少英籍法官,更是中共希望去之而後快的對象。簡言之,強調司法獨立的香港司法,是香港法治最重要支柱,也是香港得到國際社會接受的基本原因,但司法獨立卻成為黨指揮法的最大阻力。

四中決定對港加強管治,立23條、行網禁、大捕七名民主派議員、取消本月24日區議會選舉、取回特首和高官的任免權、廢除香港法院終審權(人大可無限釋法)、清洗教育界(中大、科大校長最近反抗、八大院校成為暴亂之源、中學生必須加強愛國教育),這些都勢在必行,而且將很快推動,香港的形勢因此將急轉直下。

習近平說「止暴制亂是當前最重要任務」。止暴制亂企圖達到類似大陸的狀態,即使暴制亂後,當局的強硬手段不會消失,而是繼續存在,因為這是牢牢掌握香港管治權的基礎。中共強硬路線的目的當然是要香港全面受控,聽不到任何反對聲音,沒有遊行、沒有示威、一切聽從黨的指揮,像北京、上海和深圳。

但香港可能成為北京、上海和深圳嗎?國際社會和香港司法界必然反對,香港的法治(Rule of Law)制度和精神,是西方數百年文明的結晶,接受英美司法教育的律師、法官深知司法獨立的重要,除非中共將他們全部消滅,或將他們逼走(移民),否則他們必然反抗到底。

香港民眾也必然反對,不會讓中共全面控制。五個月來的抗爭,年輕一代和數百萬「和理非」已徹底覺醒,看透港府的傀儡本質,也看透中共壓制民主自由的本質,所以絕不會輕言放棄抗爭。年輕人有「寧化飛灰不作浮塵」的決心,北京無論如何強硬,不一定勝利。香港不是北京、上海和深圳,習近平看錯了。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別花太多錢在汽車上!專家曝慘痛教訓
大白菜上的「黑點」是什麼?吃了會有害健康嗎?
想增社安金 專家教你這樣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