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中國之治」 擺明挑戰西方體系

世界新聞網

中共19屆四中全會閉幕,公報表述中共在國家治理體系的13個制度優勢,提及「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及其執行能力的集中體現」,並稱「這些顯著優勢,是我們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基本依據」。新華社發表《開闢「中國之治」新境界》文章,將中共四中全會的制度性頂層設計稱為「中國之治」,向世人宣示,中國無意採用西方發展模式,卻獲得舉世矚目的發展成效,有能力與西方一較高低,將提供全球「中國方案」,分享世界秩序的治理。

官媒稱,四中全會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各項制度,進行系統性總結和梳理,以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是習近平時代對「中國之治」的全面概括和系統性闡釋,將成為習近平時代中國政治新的起點。

公報列舉中國制度的13個優勢,包括:堅持中共集中統一領導、堅持人民當家作主、堅持全面依法治國、堅持全國一盤棋、堅持各民族一律平等、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堅持共同的理想信念、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改革創新、堅持德才兼備選賢任能、堅持黨指揮槍、堅持「一國兩制」、堅持獨立自主和對外開放相統一等。

所謂「優勢」中,「堅持全國一盤棋,調動各方面積極性,集中力量辦大事」,是大陸得以快速發展和勝過西方模式的關鍵優勢和法寶。正如官媒所指,除了有改革開放40年積累的堅實國力等顯見因素外,一個關鍵因素是,中國擁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組織動員能力強大的制度優勢。這使中國經濟有較強承受力,在應對各種困難和風險方面具有明顯制度優勢。這也是美國和西方對中國發展模式最忌憚和不滿的地方。

中國崛起為世界提供有别於西方(包括發展模式、道路、理論、制度)的「中國方案」,即 「中國之治」,與歐美治理和發展模式形成鮮明對比和競爭,挑戰西方體系。

2016年,奧利弗·施廷克爾(Oliver Stuenkel)出版《後西方時代》(Post Western World)一書,就「中國之治」與西方發展作了描述。他說,世界多極化走到2017年,新勢力已全面崛起,其中的核心是中國復興。中國的成就對全球秩序產生廣泛和系統性影響,中國方案也讓世界更多傾聽到東方的聲音,中國已成為能挑戰西方領導秩序的國家,讓「後西方時代」真正到來。

書中說,中國和其他新興國家拋開狹隘的西方中心主義,將西方「民主法治」作為人類歷史進程中的臨時畸變,將東方崛起視為回歸常態、規避簡單化的極端,面對現有秩序或建立「平行秩序」,補充國際機構,增加新興國家的自主性。中國之治最耀眼,既開啟盛世中國之路,又重塑全球秩序,正引導並帶領全球治理的新航向。

施廷克爾認為,中國崛起使美國超級大國地位受到挑戰,全球力量平衡正發生轉變。而世界多極化走到今天,新勢力全面崛起,中國已成為唯一能挑戰西方領導秩序的國家;中國之治的巨大成功,終結了西方時代。這種判斷和東西方發展「趨勢」,顯然給中共增添莫大的自信和堅定。

中共欲與歐美平分天下的意圖,突顯在習近平對「中國之治」表述上,他曾說:「人類只有膚色語言之别,文明只有姹紫嫣紅之别,但絕無高低優劣之分,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人類歷史告訴我們,企圖建立單一文明的一統天下,只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很明顯,四中全會就是要堅持習近平認定的發展模式,並自信地認為,中國模式擁有美國和西方沒有的制度優勢。即使中美在貿易、科技和安全等領域展開激烈博弈、中國經濟遭受空前阻礙,但中共仍不改變「初心」,執意要與美國和西方抗衡,堅持走自己的路,並在2021年中共建黨百年、2049年中共建政百年,分階段完成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現代化。

無論國際國内局勢如何演變,中共不會在制度、意識形態等領域改弦更張,下決心要一條道走到黑。但這個宣示等於呼應了美國副總統潘斯的「指控」,顯示川普政府遏制中國(中共)的策略正確。而中共是否步蘇聯後塵,美中的浮沉勝敗,只能等著瞧了。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中國駐外淫官墜豔諜網 生下2私生子
常吃4種食物 頭髮長得好
「不要去台灣」影片 網友看標題大罵 看完感動到哭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