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國人漸逝 年輕人迷失方向

(郭雪筠/台北女孩)
旺報

2020年3月30日,郝柏村病逝,一些台灣年輕網民在臉書上留下不甚好聽的評語。在台灣小青年看來,郝柏村太國民黨。外省、高級軍官、不夠具備「進步價值」之素養。一些小青年以當今的抗中情緒將國民黨、外省與中共直接綁在一起,忽視了前人所經歷的時代變局,以自己的歷史觀度這些老人家──最後,下了一個「又一個跟不上時代的老人家」之評價。

在對岸,當大陸年輕人聽見國民黨老一輩「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宣言時,也會打趣「南望王師又一年,王師已經沒有錢」。

認不認九二共識

很難設身處地想,老國民黨人在當今情況下究竟有什麼慨歎,是時勢如此呢、還是有些時不我予?但我想,彼岸的中國夢與老兵們心底的中國夢或許不一樣,至少能慰藉他們「家鄉不再戰爭貧窮,中國人強起來了」之鄉愁。

「堂堂正正的中國國民黨」難再有。

就在郝柏村過世前不久,其子郝龍斌在黨主席之爭上,慘輸給江啟臣。而後一支支麥克風追著江啟臣問,「認不認九二共識?你到底認不認九二共識?」而後江啟臣終於表示了,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正值壯年的江啟臣,是國民黨青壯勢力代表,身負「如何拉近年輕世代與國民黨距離」之責,甚至有媒體直接以「江啟臣能否擺脫國民黨親中路線」為題。回首過往,中國國民黨,從主導抗戰、到撤退台灣,從經濟奇跡、再到連自身定位都左支右絀,活生生演繹了「才過二十年,卻彷彿一世紀」。

有媒體報導,郝龍斌對親近的人表示,參選國民黨黨主席,是基於自己家族對國民黨的情感。饒是如此,郝龍斌近期在對兩岸關係的看法上,也只能順著民進黨所塑造的政治正確來言說。

老國民黨人逝去、新國民黨人掌權,郝柏村一生經歷戰爭無數,但從未忘記自己是誰、根在何處;新一代國民黨人從小優渥,認為兩岸和平是必然,卻被政治裹挾得不斷自我質疑。

「今天我們在台灣實現了中國人的夢想!二十世紀的中國人,奮力追求的是,建設富強康樂的新中國,與實踐中山先生『主權在民』的理想…我們願意以建設的經驗,導引中國大陸發展的方向,以進步的成果,協助億萬同胞改善生活福祉。」這是1996年中國國民黨的李登輝先生,所發表的就職演說。

二十多年後,馬英九在鎂光燈下汗流浹背地為自己的兩岸政策辯護,國民黨正在討論如何撕去「中國元素」。

時代演變下有的政治人物守著自己的認知,數十年未變,有的政治人物為了政治生命順應趨勢,更有的政治人物如李登輝,本身就是最頂尖的意識形態主導者。政治就是菁英們的娛樂場,明著演戲、背著玩利,國民黨再左支右絀,它仍是能瓜分利益的政黨機器。

小青年的迷茫

老百姓則不然。

如郝柏村一般的「中國台灣人」,正逐漸消失在舞台上,在很快的未來,被外界視為「天然獨」的世代將決定如何在中國崛起的國際局勢下生存。2019年5月20日,蔡英文執政三周年,大陸媒體《每日人物》發表了一篇熱門文章,「康熙停播三年,那些北上的台灣藝人還好嗎」,內文提及了許多北漂的台灣藝人。

在三環邊上租了房子、帶著幾件衣服就到北京打拚的《康熙》製作人B2,嘗試在大陸綜藝節目上找哏融入的諧星陳漢典,以及,已經熟練使用大陸用語的藝人趙正平。

他們是這個時代千萬個台灣青年的縮影。

如同國民黨的沒落,這是時代,亦非特定政黨可以一力操作。

20歲的郝柏村因戰爭離開家鄉、連父母的最後一面也沒有見到;而今22歲的台灣青年拎著行李箱來到北上廣,與父母用微信語音通電話。他們對台灣的未來多少有些迷茫,現實不允許獨,主觀意識上不願統,他們只能說「不」、卻很難把自己的「要」化為現實。

台灣從未擺脫「中國」

但是,他們又是能清楚意識現實的。他們明白,老一代戎馬為國的時代已過,而自己已經開始面對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他們或許會笑老一代的「中國情結」是過去式,「我們都是台灣人」才是現在式。

但是他們明白,台灣從未擺脫「中國」。無論是經濟上的中國、政治上的中國,還是意識形態上叫人煩躁的中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