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了的我們,為什麼沒人想照顧?

天下雜誌

年紀大了,為什麼有錢也無法在長照機構找到一張床?為什麼每年只有五分之一的長照相關科系學生,投入長照產業?

圖片來源:繪圖:鄭寧寧
圖片來源:繪圖:鄭寧寧

文/黃惠如

本次《天下》採訪無論走到社區或住宿型機構,業界不斷抱怨的是「人力」。人力、人才不足是長照發展最大的困局,未來恐形成和日本類似的長照難民,民眾有需求卻找不到人服務。

「台灣面臨的長照危機是,需求愈來愈多,但供給愈來愈少,」前台大醫院竹東分院院長王明鉅指出。長照是人照顧人的行業,高齡化後,長照服務需求會大幅增加,但新生兒愈來愈少,各行各業早就開始缺人,未來長照缺人的狀況只會更加嚴峻。

薪水差、沒職涯成缺人主因

依衛福部統計,全台已經訓練了12萬名的照顧服務員,但只有2萬多名留在照顧服務第一線。

「如果我要罵照服員都要回頭看一下班表,照服員如果做錯事我罵他,他一離職,30分鐘內就會找到下份工作,」清福養老院院長陳意千說。

薪資太差是人才不願投入的原因之一。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指出,過去10多年,台灣的長照體系是長照人員用超低薪水面對龐大的照顧壓力,日前政府將照服員月薪加到4萬元,但也僅限工作內容難度最高的照服員才能享有。

依衛福部評估,全台長照所需的護理人員也缺5678人。

由於住宿型長照機構設立標準規定,必須24小時都得有一名護理人員看護。但全台都缺護理人員,被逼急的小型機構老闆們,竟成群結隊去考護理師執照。為通過國考,還參加補習班的衝刺班,和應屆的護理科系學生一起實習。

機構老闆兼當護士

「你是醫生嗎?」愛老郎長照中心負責人張邁轟講起為考取護理師執照在醫院實習的經驗,既爆笑又辛酸,中年大叔的他向病人回答,「我是小護士」。

不只照服員、護理師,照顧管理專員、復健師、職能治療師、社工師人數等都不足以因應長照需求。

「不是人力問題,是職涯問題,」靜宜大學社工與兒少福利學系教授紀金山認為,年輕人投入老人照顧行業不受尊重,而且又看不到未來才是主因。

依教育部統計,技專院校共有32校開設長照相關科系,招生名額4700名,但投入長照產業的每年僅千名,只有五分之一。

再不及時積極改變,台灣將無法承擔迫在眉睫的醫養負循環,所帶來的社會、家庭、經濟的崩解重擊。

高齡化難題必然和每個人有關。因為每個人都是照顧者,只是過去、現在或未來。

他們也是我們。曾任美國白宮老年福祉高峰會全國委員的台中市失智共照中心執行長郭慈安說,「台灣現在高齡人口13.7%,重要的課題是,另外的86%怎麼看老人?」要一直抱怨高齡化讓兩代同垮,還是一起為台灣的長照找出路?讓年齡的高牆更加穩固,還是讓年齡的高牆倒下?

美國人類學家貝特森鼓勵大家將「施受合一」,因為人類一生不可能完全沒有脆弱、失能和依賴。現在幫助老人,也是學習未來我們對別人的依賴。

舉國協力照顧老人,包含政府、家庭和市場。照顧不能光靠家庭或政府,須整合家庭義務、市場供給。

好消息是,台灣長照政策開始鬆綁,長照司即將成立,醫療和長照也在磨合。更有許多醫院、企業、安養醫護機構、團體⋯⋯,以熱情和創意,承擔高齡化的挑戰,跨界和不熟悉的領域接軌。

在法規限制上,也稍微放寬。「長期機構法人條例」除了允許財團法人設置住宿型機構之外,也開放社團法人。未來,社團法人可有盈餘,但結餘的三成必須用於人才、研發與社福。且允許私人企業進場。

「社會常批評營利化。我倒不那麼認同,社會上很多事要有商業運作模式,不能老要靠政府補貼,」衛福部長陳時中接受《天下》專訪時清楚說明政策走向。

立委林靜儀也認為,過去為了防弊,法規定得太嚴,反而扼殺中小型長照產業的發展。法案通過後,長照產業比較可能多元發展,提供不同層級的服務。

也有人決定不靠政府補貼,企圖走出長照新模式。

把四大斷裂接起來

「台灣的斷裂是政策造成的,政策堵住了,不讓人進來。但可把長照的挑戰變成產業機會,社會若有斷裂都是產業機會,」紀金山說。

他估計,日本厚生勞動省一年長照預算9.9兆日圓(約3兆台幣)。然而,日本老年人口約台灣的11倍,換算台灣約是一年3000億的長照預算,然而台灣2017年從菸捐、遺贈稅東拼西湊下,長照預算才350億,換言之,政府只提供了十分之一的長照資源,「那十分之九就是市場機會,」紀金山說。

醫療、長照也開始跨界,平復病人與家屬的不安。如讓住院病人能順利轉介到長照機構或自行照顧的「出院準備計劃」,過去被醫界謔稱為「趕病人出院準備」,醫院經常只是為了提高病床周轉率而做做樣子。現在,健保署給付每案1500點,及將出院準備列入長照2.0重點項目,醫界也開始銜接長照資源。

每週三早上8點半,永和耕莘醫院院長鄒繼群準時主持出院準備會議。復健科、營養師、社工師等逐一討論長輩出院後會面臨的狀況,「沒有電梯怎麼上下樓?」「有家人可以協助嗎?」等,看似不屬於醫療範疇的事務,「病人不再那麼害怕回家,」永和耕莘醫院家庭醫學科主任洪淩鈺說。

除了相關產業外,每個人也可以子女、配偶、家屬、朋友、同事的角色站出來。不怕麻煩,看見需要就伸手,如關心同大樓的老人,幫忙因為照顧父母兩頭燒的同事,超商成為照顧超商、咖啡館成為照顧咖啡館、企業成為友善員工照顧的企業⋯⋯,台灣這島嶼不因高齡化而乾枯,反而因高齡化而豐腴。「有沒有可能有一天台灣以長照為榮,」前衛福部長邱文達期許。

靠民間的自動參與仍不夠。以法律、規定、制度成為國家的承諾更重要,讓政府知道忽略長照,世代同垮,奮起因應仍有機會,讓台灣成為就算照顧也能安心工作,老了也能幸福有尊嚴的社會。

「我們知道現在是長照最後的時機,時間不會等我們,」陳時中說。

這是場不能失敗的動員,而且沒有人是局外人。

更多天下雜誌文章
這5種個性,讓你老得快
奪牌選手絕對禁止的「促疲勞飲食」,但你每天都在吃?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