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南友足球慶60週年憶輝煌史(下)

何長發
民生頭條

在南友眾多國腳群中,金字招牌算是陳光雄,他除了與陳泰和是西元60年代南友隊唯二的正式ROC大國腳外,更是奪過八屆省區運男足金牌的最多的名腳,從民國52年奪金,踢到67年再奪下第八次金牌,蘇明池還補充說道,陳光雄當打歲月還當了12年的國家隊隊長職務,之後國家隊的隊長臂章,又轉交給另一南友名腳羅仁里身上,又接續了逾十年,兩人都是中場控球核心,也曾多次一塊同場為國家隊並肩作戰。

陳光雄保存八屆的省區運足球金牌
陳光雄保存八屆的省區運足球金牌

南友戰將踢而優則教,元老級的如陳泰和退役後帶台南市隊稱霸省運,隨後黃武雄、陳光雄、陳榮添在上世紀70年代都成了華青隊的教練,有的並晉升帶國家隊,繼而又有張政吉等人帶亞青隊,1991年張子濱則帶中華木蘭女足隊闖進世界杯八強。

在南友歷史中有幾段較特別的小故事,其中南友出色的國家隊門將沈瑞文(昔寶島歌王文夏親弟),在民國60年因責任心過重,意外摔下身亡,英年早世才25歲而已,為了紀念這位南友最出色的國家隊守門員,把之前辦過四屆的南友杯,從民國66年改名為「南友瑞文杯」,還擴大邀請當時全國社會勁旅前來台南比賽,前後辦了三屆賽會,而南友本身不出隊,由南友出身的球員各自代表後來所屬的社會隊伍參賽,有飛駝、北銀、大同、陸光、省體、長榮OB等隊。

南友已故老門神沈瑞文
南友已故老門神沈瑞文

另一段插曲是民國56年以城光初中部為主並搭配南二中蘇明池等小將組成的雷堡隊,去麻豆參加第一屆五王杯賽前,曾與南友隊練習賽兩場都以5比0獲勝,到了正式比賽兩隊竟抽在頭場交戰,比賽前夕,據蘇明池傳述,南友的五星級大老們找帶隊的黃武雄老師協談,最後兩批球員互換隊名參賽,條件是必須讓雷堡這批小球員能成為小南友,這才打破之前南友一年只能推荐一位入隊的行規,隨後,長榮出身的青年球員,很多也跟隨教練陳榮添成為小南友成員。

還有民國61年時,第一代老南友洪清慶退休後,在台北六和紡織總公司任職科長,他與已故黃武雄教練私交甚篤,兩人都家在台北金門街,洪清慶曾爭取相關企業六和汽車贊助球隊,由黃武雄召集他的子弟兵,並集結一批來自師大、省體、文化、輔大等的大專好手,直接以六和汽車隊名參加全國比賽,還勇奪冠軍,但可惜只贊助一年而已,徒留下這張紀念照回憶。

看照片後排右起洪清慶(掛管理)、教練黃武雄、許修華、林鐘淇、薛福財、許進旺、黃凱德、陳安輝、李鴻義、蔡茂己、前排左起羅仁里、林和成、李富財、林昆智(林鎗明親哥)、彭玉祥、蔡橘煌及歐南輝。

後來南友隊在國內足壇沉寂甚至銷聲匿跡,主要是在70年代以後,當時聯勤總部網羅在北部的大專好手,在民國62年成立了飛駝隊,還有台北市銀也跟著正規養成社會球隊,他們把南友接班的好手網羅過去了,直接造成南友隊名存實亡。

南友隊之所以無法永續耕耘下去,主要正是從初創到後來一直缺乏後台養成,也沒有球隊的核心頭目,純靠愛踢球元老自我維繫球隊存在20年左右,也實不簡單。

當年曾經有在地企業義忠泰藥廠要贊助南友隊,但必須從此改名為義忠泰隊名比賽,未獲元老南友認同而作罷,後來該企業老闆楊家寶轉而贊助了七虎少棒隊。

南友隊雖沒有能力養球員,但也靠個人的影響力在相互關照,如蘇明池考進台南一銀上班後,利用當時還有金融杯足球賽的機會,間接促成了南友人鄭金蒼、陳聰賢、林存智、程瑞發、許宏安等人也進入一銀任職。

當年南友隊因無法像北銀、大同、飛駝以及後來的台電隊這樣照顧球員,導致後來在足壇銷聲匿跡了,而沉寂了三四十年後的今天,南友人難以忘情昔日球場上建立的革命情感,去年三月終於由黃金益等大老出面,召集了約三十位南友人聚會,從那次之後,在台南的南友人盡量每週都安排小球隊與他們一塊踢球同樂,並傳授經驗給新生代的球員。

如今適逢南友隊成立60週年,由李鴻義、林培元及蘇明池等熱情聯絡下,剛過去的週末上午先召集南友人開會(見首圖),下午並安排南友人在佳里國小踢球聚,並準備在3月14日決定盡量把歷代南友人找回來共襄盛舉,發哥藉此機緣願為南友足球留下這段曾經輝煌的史頁,不僅讓足球人回味,也要讓新世紀的球迷知曉台灣有段南友足球史。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