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輩敬重他 少年仔不吃這套

曹明正╱高雄報導
中時電子報
第一代大陳義胞張學友,高齡90。每天一早就精神抖擻坐在蔣公報恩觀前的住家門前板凳上。(曹明正攝)
第一代大陳義胞張學友,高齡90。每天一早就精神抖擻坐在蔣公報恩觀前的住家門前板凳上。(曹明正攝)

中國時報【曹明正╱高雄報導】

永懷領袖!高雄旗津有兩間「蔣公廟」,大的感恩堂、小的報恩觀,是當地大陳義胞感念蔣中正德澤建廟敬奉,但隨時間流轉,一代大陳口中的「老頭」,本是遙想當年的鄉愁,隨著老兵凋零,「蔣公」神格也日漸褪色。

「當年在一江山打共匪,那老頭帶我們來台灣,不然很多人都死了!」高齡90歲第一代大陳張學友,住家就在蔣公報恩觀出來第一戶,每天一早精神抖擻坐在門前板凳,他操著濃濃口音,談起蔣中正,60年前戰火歷歷在目。他回憶蔣蔣中正死時,很多人上台北如喪考妣見他最後一面。

隔壁幾戶的71歲鄭婆婆是第二代大陳人,9歲跟著父母逃到台灣,提起蔣中正覺得他人很好,房子給你、工作也給你,養雞、養牛的在高樹、在旗山到處都有,安排得好好的,很多人家裡都還留著蔣公遺像。

「當初就是他騙我們的」在台出生的第三代大陳不吃「永懷領袖」這一套,一位林姓後代認為,當年大陳人要從一江山撤退,以為要到美國,身上家當都在往美國艦艇上,但人卻到了台灣,身上哪有什麼錢?

一個蔣中正,在旗津「大陳村」裡各有表述,「老頭、蔣公、老蔣」都是他,不變的是神像前一柱清香,感恩堂外「以國家興亡為己任」、報恩觀內「毋忘在莒」都還在。

對於「去蔣」,鄭婆婆這麼說「一個人的好壞每人心裡有數」,幾年前陳菊當上高雄市長將蔣公銅像大卸八塊,她覺得那不好,前陣子台南市拆蔣,她也覺得離譜,但一旁的少年仔經過不這麼想,以老蔣、老烏龜稱蔣,還很坦白的說,不懂得那有什麼好懷念。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