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下)

·3 分鐘 (閱讀時間)

6.

過了幾天,整個社區都看到了這則電視新聞:新北三重區一棟正在拆除的海砂屋工程,幾名工人在一樓做清理工程時,發現一處凹陷嚴重的區域,散落著幾件破碎的衣服,最後,經過挖掘,發現了六具孩童骨骼。目前已被確認為是五年前在此地區發生的兒童連續失蹤案受害者,兇手是最近剛過世的這棟海砂屋前主委劉耀福,生前一樓的店面都是在他的名下,而警方也在遺物中,找到了幾百張孩子們的照片以及作案工具…

幼慈把所有的情緒都發洩在賣場上,這些經過她規劃的商品,全部都被掃到地上,沒有一個大學實習生敢撿起來。

事情發生後,宏裕只對幼慈說了一句:「孩子生下來,其他怎麼樣都給你決定。」

幼慈沒有回答,恍恍惚惚地走到小學門口,一直等到放學時間,好像見到小寶就能解決所有問題一樣。小寶一走出來,幼慈馬上就跑過去,但沒有注意到謝立誠也走過來了。

謝立誠把小寶推到自己身後,對幼慈說:「這附近的人每天都看到你來等小寶,你是什麼意思?你他媽有什麼問題?」幼慈沒有說話,其他家長都在看著,但沒有人敢靠近,幼慈這個演員的妝都花了,演不下去了。謝立誠繼續說:「這附近的人都叫你什麼你知道嗎?他們都說你是瘋子,想小孩想瘋了,你兒子的事跟我沒有關係,你再靠近小寶我就報警。」幼慈看著謝立誠和小寶離開,小寶不時回過頭來看幼慈,幼慈感覺到肚子裡的動靜一陣一陣的。

禮拜五的互助會,是這幾年唯一到齊的一次,紅色塑膠椅排得好好的,一個長桌上擺了五個孩子的照片,唯獨沒有小小的。所有人看到幼慈走進來,都安靜了,幼慈沒有帶著小小的照片,也沒人敢問,幼慈選了一張塑膠椅坐下,看著那五個孩子的照片。一個女人拿著一杯水走了過來,說:「聽說你懷孕了,恭喜,知道是男生女生了嗎?名字取好了嗎?」幼慈抬頭看了女人一眼,轉頭就吐在其中一張紅色塑膠椅上。

7.

隔天幼慈起了個大早,走到小學的門口等小寶,小寶進校門前看到了幼慈,馬上就跑過來抱住幼慈,幼慈說:「今天我們不上學了,我們去玩。」

幼慈把小寶帶回家裡,讓小寶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幼慈倒了一杯果汁給小寶喝。接下來幼慈把家裡全部的門窗都關起來,走到廁所,拿出從賣場拿的木炭、打火機,放在廁所的地板上燃燒。幼慈走回廚房,吞了幾顆安眠藥,劑量跟小寶果汁裡的差不多。

幼慈讓小寶靠在自己的大腿上,幫他挖最後一次耳朵,小寶的眼睛慢慢閉上,這時外面傳來海砂屋拆除的一聲巨響,小寶睜開眼睛,對幼慈笑了一下,抓住幼慈的小手臂,說:「阿姨,換我幫你。」

幼慈摸著小寶的頭,說:「沒關係。」

「阿姨。」

「嗯?」

「他在動喔。」

「什麼?」

「肚子裡的寶寶啊,他叫什麼名字?」

海砂屋拆除的聲音一陣一陣傳來。

「我不知道,可是,他有一個哥哥叫做小小。」

(全文完)

(第四十二屆時報文學獎得獎作品全部刊登完畢,評審會議紀錄請參閱《溫柔靠岸:第四十二屆時報文學獎得獎作品集》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