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於安樂腐敗亡國 無力抗強秦

文/王立群
旺報

有人向齊王建講明唇亡齒寒的道理,齊王建為什麼還不救趙呢?只能說明齊王建和執政的君王后完全不懂大局。長平之戰由於趙國指揮失誤,加之軍糧嚴重不足,最終四十五萬大軍全軍覆滅。從此,齊國再也不能安享趙國抗秦所帶來的短暫安寧與和平了。

長平之戰爆發之時,在齊國執掌大權的是君王后。她對秦國採取的策略是「事秦謹,與諸侯信」。但是,君王后「事秦謹」是真,「與諸侯信」則假。因為她歷經秦昭襄王、孝文王、莊襄王三代秦國國君,正是秦國逐漸稱雄天下之時,秦國不斷地對六國發動兼併戰爭。如果君王后「事秦謹」,那麼就不可能對其他諸侯「信」。「與諸侯信」必然會激怒秦,怎麼再「事秦謹」?這二者本身就是相互矛盾的。在這對矛盾之間,她選擇的只能是「事秦謹」。長平之戰齊國拒絕向趙國提供糧食即是明證。

拿了好處的蛀蟲

齊王建毫無治國能力,齊國的整個大權都掌握在相國后勝的手中。后勝非常貪婪,秦國對此瞭若指掌,於是,便對貪婪的后勝重金行賄。秦國行賄不計成本,不僅對后勝大肆行賄,而且對后勝的門客也大肆行賄。接受了秦國大量金錢的后勝和他的門客們,都勸齊王建不要與秦國開戰,不要幫助其他五國。齊王建整天處在這批人的包圍之中,毫無建樹和主見。

在投降派的極力慫恿下,齊王建甚至想去朝見秦王。這件事被一位雍門司馬知道了,他問齊王建,大家擁立你當齊王,是為了國家社稷呢,還是僅僅為了立王呢?齊王建聽後回答,當然是為了江山社稷。這位官員繼續發問,既然是為了江山社稷,為什麼大王要離開自己的國家而去秦國呢?齊王建聽了這句話,立即調轉車頭返回齊國。

齊王建雖然在臣子的勸說下未去秦國朝拜秦王,但是,他的國策並沒有變,仍然是明哲保身,事奉秦國。即墨大夫聽說齊王建聽從了雍門司馬的勸告,以為國策發生了變化,非常興奮,立即求見齊王建。他對齊王建說,齊地有數千里之廣,雄兵數十萬之多,韓、趙、魏雖然已經滅亡,但是,不願亡國的三晉大夫還有數百人聚集在齊地,如果大王給他們十萬軍隊,他們就可以收復韓、趙、魏三國的故地。楚國雖然亡國,但是,不願亡國的楚國大夫聚集在齊地的也有數百人,假如大王給他們十萬軍隊,他們也可以收復楚地。如果韓、趙、魏、楚各國紛紛復國,齊國的勢力立即可以強大起來,我們齊國就可以滅了秦國。

即墨大夫的話顯然有誇張的成分,但是,這是一位齊國官員在秦兵壓境的情況下不願亡國的義舉。當然,齊王建根本不會聽從即墨大夫的這番話。

從君王后開始,齊國一直奉行「事秦謹」的國策。「事秦謹」說白了就是不和秦國對抗。比如秦、趙長平之戰,趙國向齊國求助,齊國袖手旁觀,見死不救。那麼,君王后與齊王建為什麼要採取這種國策呢?

首先是不願得罪秦國。與齊國「事秦謹」國策相匹配的是秦國的「遠交近攻」。范雎入秦之後,秦國開始施行「遠交近攻」的策略。齊國和秦國並不搭界,自然成為秦國「遠交」之國。「遠交」的好處是不受秦國攻擊,但是,代價是三晉受到的「近攻」。當三晉在秦國的連年蠶食下苦苦掙扎之時,齊國倒是相安無事。但是,表面上的安寧實際上卻付出了高昂的代價。當三晉滅亡之後,這個代價立刻就顯露出來。秦國的「遠交」是有條件的,這個條件就是讓齊國不要援助三晉,讓秦國放手削弱並滅亡三晉,但是,到三晉真正滅亡之日,齊國末日也就來臨了。

其次是秦國的金錢戰略。齊國「事秦謹」的國策能夠執行數十年之久,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秦國的金錢戰略。秦國用重金收買權臣后勝和他的門客,這些拿了好處的蛀蟲當然主張「事秦謹」。這樣,秦國賄賂了齊國權臣,誤導了齊王建。秦國用於賄賂的這點金錢和得到一個偌大的齊國相比,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就是這麼一點錢卻讓后勝及其同黨出賣了齊國。

再次是五國伐齊的誤導。秦昭襄王二十六年(西元前二八四年),五國伐齊,趙國是參與國之一,齊國對此耿耿於懷,而且汲取了教訓。五國既然可以聯手滅齊,齊國憑什麼還管三晉之事?齊王建不懂得,五國伐齊之後,齊國儘管復國,但是實力已大不如前。此時只有趙國以一國之力在抵抗秦國的東進,如果趙國再慘敗於秦,秦國就無人可擋了。並非沒有人看到這一點,有人向齊王建講明唇亡齒寒的道理,齊王建為什麼還不救趙呢?只能說明齊王建和執政的君王后完全不懂大局。長平之戰由於趙國指揮失誤,加之軍糧嚴重不足,最終四十五萬大軍全軍覆滅。從此,齊國再也不能安享趙國抗秦所帶來的短暫安寧與和平了。

齊王建的「事秦謹」政策非常愚蠢。秦國滅了五國之後,兵臨齊境,齊王建還幻想當一個五百里地的封君。由於心存幻想,所以,齊王建到死都不願抵抗。

濫用武力帶來災難

我們可以看到,齊國中期和晚期的國策,對齊國的生存都是不利的。齊國中期,齊湣王濫用武力,給齊國帶來了災難,導致五國伐齊,齊國從此衰落下去。而齊國晚期,執政的君王后和齊王建又走到了另一個極端,完全不用武力,奉行「事秦謹」的國策,眼睜睜地看著別的國家一個個被秦國消滅,自己直接暴露在強秦的鐵蹄之下,加速了齊國的滅亡。可以說齊國滅亡的原因之一就是國策失誤。那麼,齊國滅亡還有其他原因嗎?

還有一個原因是政治腐敗。

齊國和三晉不同。三晉獨立之後,都謀求改革,趙武靈王的胡服騎射,魏文侯的李悝變法,韓國的申不害變法,都是為了圖強。三晉改革的原因都非常現實,為了生存。三晉分封為諸侯之後,都處在激烈的爭鬥之中,韓、趙、魏三家本身就是晉國六卿之中相互鬥爭的勝出者,而且,這三國也都沒有齊國廣袤的國土、優越的自然條件,這些因素促使韓、趙、魏三國希望通過變法圖強獲得生存。秦國地處西陲,不受中原諸國重視,只有變法圖強,才能東進中原。所以,齊國和秦國也不相同。生存的艱難使七雄之中的韓、趙、魏、秦相繼變法,唯獨齊國,歷史悠久,地大物博,生存條件的優越使齊國毫無憂患意識。所以,齊國儘管有名相名將,也有雄才大略的君王,但是,沒有秦國獎勵士兵的軍功爵制,不能用制度保障立功者的利益。即使在五國伐齊之後,齊國重新復國,仍然不思進取。君王后和齊王建更是把政治腐敗推向極致。后勝專權,受金誤國,這樣的政治局面怎麼可能應對強秦呢?(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