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位置視線 影響是否願意聽你說話

優活健康網
聊天位置視線 影響是否願意聽你說話
聊天位置視線 影響是否願意聽你說話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就算不是演講這種一對多的狀況,在一對一交談時,彼此的相對位置也會有影響。一對一正是「I」和「YOU」的關係,所以正面朝向對方,就如同暗示要跟對方對決的意思,感覺雙方的眼裡會啪嚓啪嚓射出火花似的。因此,在心理諮商室裡,諮商師不會坐在案主正對面,多數是坐在跟對方呈九十度角的桌子另一側。日本談話性節目《徹子的房間》(譯注:由黑柳徹子主持,在 NHK播出的談話性節目)。中,主持人與來賓也是這麼坐。

站著講話也一樣。如果是那種「一留神,才發現我們已經講好久」的情況,兩人應該不會是面對面講話,而是並肩站著,或是和對方以呈九十度的相對位置站著。古代婦人會在井邊閒聊,也是由於相對位置才促成的。婦人們在井邊洗衣,一定是圍著井形成一個圓,而且大家都在洗衣服,視線朝下,所以沒有人是正面朝著誰,如此一來,彼此間的界線就自然變得模糊,形成「WE」的環境。

此外,這個原理用在約會的座位安排上當然也成立。約會時,雙方要坐圓桌或方桌都可以,這樣兩人就能以呈九十度角的相對位置相鄰而坐,既可避免對立感,又能拉近距離。只要避免面對面坐的座位就可以了。
如果想更親近,可以選擇吧檯的座位,以身體能接觸對方的距離並排而坐,當然,彼此間絕對不能放任何東西!(笑)如果能到這種程度,不管你說什麼,對方都會聽(笑)。
反過來想,如果希望雙方維持對立關係,就要刻意正面朝著對方,坐在他的對面。

盡可能每說一句話,眼睛就看向一個人
那麼,跟別人講話時,視線該看哪裡呢?
當然是看著對方。雖然這道理相當理所當然,但其實有很多人都做不到,經常目光是看著牆壁或是虛空(笑)。
如果是對著一群人講話,就不要只看著一個人,要毫無遺漏看向所有人。我之前在女子大學教書,這一點更是重要,如果有學生覺得「小川老師老是只看著○○」,就不會再聽我講課。

我來介紹一個錯誤例子,這是很常見的狀況。
男性跟一位以上的女性一起吃飯時,經常會看著其中最漂亮,或是最喜歡的人講話。把其他人都當空氣。這麼做完全不對!
被盯著的女性會發現,其他女性也會發現。被盯著的女性,也會在其他女性面前非常不自在。沒注意到這件事的,可能就只有這個男性......這是很多男性常有的問題。

不過,因為少數人的關係而不能平等對待其他人,就無法建立「WE」的關係,甚至還會成為紛爭的源頭。所以,對一群人說話時,視線要毫無遺漏地看向每一個人。那麼具體來說,要怎麼做才能看著每一個人呢?
要訣是「說一句話,看一個人」。看著一位聽眾時說一句話,再看向另一位說一句,然後再看向另一位聽眾說一句話。這麼一來就能看到很多人。

至於移動目光的順序,不是依照聽眾座位一個接一個,而是比如先看向右後方的聽眾,接下來看左前方的聽眾,再來則看向坐中間位置的人......就像這樣,以前後左右交錯的方式移動目光。這麼一來就能讓所有聽眾都感受到,你有注意到每個人,更能建立起「WE」的關係。

不過,要是會場很大,人數過多,講者當然就不太可能一一注視到所有人。
這時候,可以優先看反應比較熱烈的聽眾,看的順序同樣也是前後左右交錯。看到比較有反應的聽眾,講者也會比較安心,心情愉快地說話。場地大也容易讓人比較緊張,因此,視線的移動方式更是重要。
附帶一提,台下如果有抱著雙臂、姿態傲慢的聽眾,會讓講者很在意。總之,演講時就不要去看他們,以免影響心情。

很多老師講課時,只會看著坐在前排、聽課認真的學生,不過,這就跟前面提到的只看心儀女生的男性一樣。這麼做,會讓坐在後面的學生覺得老師不在意他們,所以吵吵鬧鬧或是做其他什麼事都沒關係。所以,老師講課時也要確實看著坐在後面的同學,藉此也跟他們建立起「WE」的關係。
前述的「說一句話,看一個人」的方法,可能也有人聽過。不過,一句話沒說完前,真的應該一直看著同一個人嗎?實際做的話,就會發現有點困難。以日本人的個性來說,一直盯著一個人看,或一直被盯著看,都會讓人覺得尷尬,句子太長時尤其如此。那麼該怎麼做才好呢?

重點放在句子最後,選在一句話快說完之際看著聽眾的眼睛,好讓對方認同地點頭。不,或許該說是,選在對方會點頭的時機點看向他。如果是在這個時機點看著對方時,就不會覺得尷尬了。

(本文摘自/為什麼你說的話都沒人聽?/時報出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