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海番外篇】他拍女工難民變成國家敵人 在荒涼大地上記錄惡之花

·2 分鐘 (閱讀時間)
紀錄片導演習慣在鏡頭後方凝視眾人,但近年為了推廣中國其他導演的紀錄片,聞海被迫走到鏡頭前,見證他們這一代被消失的聲音。
紀錄片導演習慣在鏡頭後方凝視眾人,但近年為了推廣中國其他導演的紀錄片,聞海被迫走到鏡頭前,見證他們這一代被消失的聲音。

聞海2001年離開央視後拍攝青少年集體生活的第一部作品《軍訓營記事》就頗受好評,後來連續幾部片都有入圍國際大獎,剛好是中國民間力量最蓬勃的時代,政治環境也相對鬆動,加上攝影設備普及,拍攝成本降低,聞海在那幾年建立了自己鮮明的藝術風格。

2015年他搬到廣東住了幾個月,本想紀錄珠三角的農民工群像,結果遇到工人抗爭,他從沒想過拍攝現場這麼危險,警察把群眾打得頭破血流。對女工也不留情,踩著她們的頭踹進警車。氣氛緊張,他有時進不去現場,就把幾台機器交給工人。「我就教了10幾分鐘,他們就會用了,我就說,你們啊,那個盡量拍穩當一點,一個鏡頭拍久一點點。後來我發現他們拍得真好。」這些女工平日沉默寡言,但站出來與資方抗爭時卻口齒清晰,充滿力量。這些畫面後來剪成《凶年之畔》和《喊叫與耳語》兩部片。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專技副教授蔡崇隆認為聞海紀錄的中國,讓他想起台灣解嚴前的社會氛圍,知識份子很積極,民間社會也有很多工運、農運抗爭,有很多可能性,但也有很多看不到出口的鬱悶。前當代藝術館的館長潘小雪教授覺得聞海作品在灰暗平庸,冷漠絕望的日常紀錄中,傳達很高的人文價值。「他的影像就是有一種雕塑感,像布列松那樣,你會覺得裡面有一種慈悲。」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一鏡到底】陸上行舟 紀錄片導演聞海
【聞海番外篇】離開電視台,紀錄底層生命 他卻連自己的國家都回不去
【一鏡到底】名媛教育 孫怡

更多影劇新聞
舊愛逝17年 許維恩:我很好 別擔心
福原愛與江宏傑開珍奶店夢碎 日本大咖脫口爆她下一步
「最美歐巴桑」秀超辣戰袍 65歲陳美鳳S曲線不科學
王中平愛女絕美證件照曝 全網秒戀愛
《慾望城市》續集劇照公開 網友批女主角像鄉村歌手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