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降息 當心利多出盡

盧信昌
中國時報

3日美國聯準會(Fed)宣布降息2碼,立即讓十年期公債的殖利率,摜破百分之一的門檻;更創下長期公債的最低報酬,0.935%。這個發展頗令人震驚,畢竟通貨膨脹預期與房地產價格指數,於相當程度上都仰賴有長天期的殖利率,做為評估未來與掌握人心動向的客觀佐據。

此際聯準會將目標利率區間下修到1%~1.25%,表面看是因應新冠肺炎疫情擴散;究其實,好不容易靠著中美經貿協議的簽署與總統彈劾案的勝利,川普的第二任選情,正整軍待發中。然則所得稅率調降與最低薪資拉升的大利多,效果已然不復存在。眾所周知,於上個星期美國股市重挫達11%;緊接著的部會宣示與強力政策的做多,金融市場僅只於漲少、跌多的反覆拉距而已。

於上個世紀的80年代末,根據理性預期學派的研究,主張但凡非預期的政策調整,包括猝不及防的大幅降息,容或有提振信心的作用在;關鍵則是,這一類出爾反爾的政策調整,伴隨過往操作所日漸積累出的金融傷害,終將侵蝕到投資人的判讀精準性。隨著政策干預而帶起的風險擴大,自然要打擊到交易信心的。

如今的發展正是,聯準會降息的幅度,意外的大;但全球投資人對於官方立場與作為解讀,尤其在諸多變動交雜之下的潛在衝擊,則悉數寫在股市行情與交易的變動上。於降息新聞見報的同時,起先股市以小漲開出來做試探,其後則有持續的盤跌下壓,終而到有震盪收低的走勢。

誠然,除了發布時間點提前一天,與利息降幅的擴大;聯準會於上周即有聲明,將「採取適當行動」。此外,政策部門的圈內人也大力擔保利多的釋放;像是聯準會芝加哥分行的總裁Charles Evans,於演講場合所做的解讀即認為:疫情可在半年內被有效控制住。

但這樣的喊衝和鼓舞搶進,都只讓投資人疑惑漸深;讓市場派普遍觀望不前;更何況是解體再重組的挑戰,都不是取得降息的救援就能廣招到資源投入,或是振奮消費士氣的。

即使在美國Fed的理事會,也深深了解到降息效果非常有限。事實上,中美關稅戰和肺炎疫情,對全球未來的衝擊,主要在生產鏈的解組和異地重塑,以及難以預料但卻必然要發生,消費型態與服務型經濟的大翻轉。

金融大海嘯時,靠的是跨國採取的財政擴張,主要有中國大陸在當時的電器下鄉、汽車世紀與高鐵建設;再往下的聯合擴張行動,可能性不高。更何況,聯準會主席包爾給川普總統一個交待,早已是美國投資人有的降息共識;全球市場如今表現出的不領情,「利多出盡」,正是理性預期學派的重大知見啊!

畢竟,過多的政治判斷、強權之間的爾虞我詐與謀私需索的惡意,即使能轉成貨幣政策和財政支出;但連番工具性的干擾,遲早要帶來反作用。(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