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發科傳言滿天飛 雙蔡連袂反駁

新新聞周刊

「找他(蔡力行)加入是必須做的事。」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在股東會後的一席話,很難不讓人產生諸多的聯想,尤其是聯發科尚在營運的調整期。

在總經理謝清江「含淚數鈔票」的宣示下,聯發科配合競爭對手高通(Qualcomm)、展訊降價促銷的動作,並無法順利保持既有的手機晶片市占率。反而因為新產品研發時程未順利到位,聯發科今年市占率竟出現流失的情況。

整合解決方案不再吃香

其實聯發科市占率的流失不僅僅只有自己本身產品的問題,智慧型手機市場生態的急速變化,也是聯發科整合解決方案(Turnkey Solution)營運模式不再吃香的原因之一。因為Oppo(歐珀)等中國手機大廠為求勝出或維持戰果,紛紛進行產品差異化,無形中降低對Turnkey Solution的需求,讓高通有機可趁,聯發科因此流失部分中高階產品市場。

中國媒體斷言,二○一七年全球手機晶片市場的微利化壓力仍將持續壟罩在手機晶片供應商身上,市場可能呈現「高通少賺、聯發科難賺、展訊不賺」的態勢。事實上,受到新台幣升值的影響,聯發科今年第一季的毛利率與營益率均持續走低,毛利率三三.五%及營益率二.一六%,均是單季新低水準。

弔詭的是,雖然聯發科近期營運狀況未見明顯起色,但股價卻自五月中旬的二○六元,一路漲到六月初的二五八元,漲幅近二五%。公司股價顯著上揚,很難不讓人聯想到聯發科背後是否有什麼投資市場尚未看見的利多。而市場的傳言,則將潛在利多的焦點鎖定在蔡力行的成本管控能力及母以子貴兩個題材上。

「聯發科當初在輝達(Nvida)面臨PC市場走衰、行動市場敗北的時候,沒有趁虛而入或雪中送炭,促成彼此的合作,讓它失去了在車聯網裝置及人工智慧(AI)市場發展的先機。繼續在智慧型手機市場與高通、展訊廝殺,討不到太多好處,想要維持本業獲利,只能努力降低成本。」一位曾任半導體研究員、券商操盤人的投資人,對聯發科的發展提出了這樣的看法。

「共體時艱」隱喻聯發科狀況

事實上,當聯發科今年三月宣布,前中華電信董事長蔡力行將出任聯發科共同執行長的消息時,包括投資圈及聯發科的員工在內,不少人都認為蔡力行是來聯發科進行成本控管,而裁員將是蔡力行可能採取的動作之一。

「我從來就不太相信、認同裁員這種做法,我們不裁員,但希望員工共體時艱。」蔡力行在記者會上用簡短的幾句話來駁斥外界聯發科將大舉裁員的傳言。持平而論,聯發科目前的經營現況並沒有裁員的迫切壓力,但絕對需要員工共體時艱。據瞭解,在蔡明介聘請蔡力行擔任共同執行長之前,聯發科針對管銷費用就已經祭出一些控管措施,而在新進人才的招募上也採取更謹慎的作為。

無論如何,蔡力行的「共體時艱」說,還是讓人體認到聯發科已經暫時告別過去的美好歲月,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看到復甦的曙光。事實上,蔡明介自己也坦言,目前聯發科最核心的手機晶片業務不易看到V型反轉,以產品規畫時程來看,要恢復恐怕還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

值得注意的是,當聯發科面臨低潮時,高通仍持續對聯發科與展訊「施壓」。高通與大唐電信旗下子公司聯芯科技合作,合資成立瓴盛科技。中國產業界人士普遍認為,瓴盛將在低階智慧型手機市場發揮一定﹁擾敵﹂作用。

若非透過降低成本提升獲利,那究竟是什麼潛在利多讓聯發科股價有所表現呢?部分市場投資人將關注的重點,擺在聯發科的轉投資公司中國指紋辨識晶片與觸控晶片大廠匯頂科技的身上,因為匯頂在中國掛牌連飆二十根漲停板,一度讓聯發科享有高達近七六○億元新台幣的潛在利益。所以當聯發科透過旗下子公司旭思投資收購IC設計業者絡達科技時,並且打算讓絡達下市時,外界就聯想到絡達可能會走上匯頂在中國掛牌的老路。

深入觀察,在台資企業艾艾精工今年五月於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後,中國證券圈普遍認為,中國證監會審批單位的觀念正在改變,將為更多中小型台商帶來在中國A股上市的機會。換句話說,有匯頂的前例在先,投資圈部分人士對於絡達掛牌的揣測,並非毫無道理。但這樣的揣測卻遭到蔡明介的鄭重否認。

低調是聯發科最好的選擇

「匯頂能夠在中國順利上市,有一部分是因為蔡明介在中國的政商關係,換句話說,是中國給匯頂開了一個快速通關的管道。如今,隨著中資來台投資聯發科受阻,過去一段時間,中國工信部針對5G發展所召開的許多重要會議,都未邀請聯發科高層列席,中國方面對蔡明介的態度是否有所轉變,恐怕值得觀察。」一位專注於兩岸事務的民進黨立委如此表示。

綠營立委的話雖難以證實,但卻明白點出,台資企業想在中國上市,還是要中國政府點頭。台灣投資圈一頭熱,恐怕未必能如願。無論將來是否有前赴中國掛牌的計畫,此時此刻,對掛牌一事保持低調,恐怕是蔡明介最好的選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