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媽媽甘苦誰人知:白天公司上班 晚上回家「第二輪班」

Yahoo奇摩(新聞)

隨著時代變遷,女性意識興起,越來越多女性擁有自己的事業。然而,當結婚生小孩後,有些人面臨家庭與事業的困難抉擇,有些人則是選擇成為職業婦女,蠟燭兩頭燒,辛苦工作後,回家繼續上「第二輪班」。加州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亞莉‧霍希爾德訪談一系列雙薪家庭後發現,已婚且擁有年幼子女的全職女性歷年比例居高不下,「雙倍辛勞」和「休閒差距」的體現拉大兩性之間對家務付出的鴻溝,女性在家庭和工作間深陷哪些困境,又會帶來哪些影響呢?

以下是加州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亞莉‧霍希爾德的訪談結果:

工作兼顧小孩有難度 全職媽媽比例仍高

我訪談的女性包含了律師、企業主管、打字員、服裝製版師、日間托育人員,以及她們大多數人的丈夫,對於孩子尚年幼的母親是否適合全職工作,或者丈夫該負擔多少家務,想法不盡相同。但他們都同意,兩人都全職工作又要養育幼兒,是非常困難的。

事實上,從事有酬勞動的母親比沒有小孩的女性還多。女性已佔勞動人口半數,而在擁有子女的婚姻中,雙薪家庭的比例達到三分之二。隨著擁有年幼子女的母親投入勞動力市場的比例上升,我們或許會預期出現更多兼職型態。然而,數據所顯現的卻不是這麼一回事。1975年時,72%的女性擁有全職工作,2009年的比例雖略低於此,但在2009年,有69%的子女未滿一歲的受雇婦女,從事全職工作。

職場女性甘苦談  雙倍辛勞背後的意義
在1965至1966年間,由薩萊伊(Alexander Szalai)及其同事進行的全國性抽樣調查,自美國四十四座城市隨機抽樣1243對雙薪父母,發現職場女性每天平均花費三小時在家務上,男性為17分鐘;女性每天花50分鐘專注在小孩身上,男性為12分鐘。薩萊伊的研究是個里程碑,記錄了今日為人熟悉卻仍具有警醒意義的職場女性「雙倍辛勞」(double day)故事。

薩萊伊的研究透露出看得見的表象,我想挖掘的卻是潛藏底下一系列的情緒議題:男性與女性各自應該對家庭貢獻什麼?他們各自感受到什麼樣的回饋?他們各自如何回應婚姻中權力平衡的微妙變化?雙方發展出什麼樣無意識的「性別策略」(gender strategy)來處理家務、處理婚姻,以及,更確切地說,處理生活本身。我認為這些是根本的議題。

我將1960年代至1970年代關於時間運用主要研究的資料平均計算後,發現女性比男性大約每週多工作15個小時。換言之,若每天以24小時計算,女性一年比男性多出一整個月,十二年後,女性則額外工作整整一年。一如職場內存在兩性間的薪資差距,在家庭內部亦存在兩性間的「休閒差距」(leisure gap)。大部分女性在辦公室或工廠裏忙完第一輪班後,還得回家繼續「第二輪班」。

職業婦女不若外表光鮮亮麗 焦慮反映重大壓力
研究指出,較諸家庭主婦,職業婦女有較強的自尊,也較不易情緒低落;但與她們的丈夫相較之下,卻更疲倦,也更常生病。索伊茲(Peggy Thoits)於1985年分析兩組約有一千名男性及女性的調查,受試者回答過去一週經歷二十三項焦慮症狀中(諸如眩暈或幻覺)的頻率,她發現職業婦女比其他任何群體更易感到「焦慮」。

這些研究提醒我們,秀髮飛揚的女性形象是對沉痛現實的歡欣掩飾,就像蘇聯的宣傳照片中,拖拉機駕駛員在想起十年計畫時,總是朝遠方笑得燦爛。薩萊伊的研究在1965至1966年間執行,我想知道他當時發現的休閒差距至今是否依然存在。既然多數夫妻均擁有工作,未來顯然將會出現更多雙薪家庭,而這些夫妻中的女性每年比先生多工作一個月,這「額外的一個月」,對每一個當事人而言,意味著什麼?

(本書摘自《第二輪班:那些性別革命尚未完成的事》一書)

書名:《第二輪班:那些性別革命尚未完成的事
作者: 亞莉.霍希爾德
出版社:群學

★更多追蹤報導

他貼20年前薪資記錄 驚見悲慘事實
可能嗎?有錢沒錢 人人固定有錢領
40多歲想離職靠利息過活 網友直言「存款沒這數字別作夢」
入行沒覺悟?業主怨78年級準時下班
「科技業30強」人資長最看重的能力 你具備了嗎?

——————————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