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宣判…洪母當庭痛哭

甘嘉雯、蔡依珍、楊明峰、趙麗妍╱綜合報導
 倒比拇指 無比憤恨 洪仲丘案7日一審宣判,最重的是徐信正8個月徒刑,其他人最多6個月徒刑,令洪家人無法接受。洪父(左二)緊握拳頭,洪仲丘舅舅胡世和(左一)則倒比拇指痛罵司法黑暗。(陳志源攝)
倒比拇指 無比憤恨 洪仲丘案7日一審宣判,最重的是徐信正8個月徒刑,其他人最多6個月徒刑,令洪家人無法接受。洪父(左二)緊握拳頭,洪仲丘舅舅胡世和(左一)則倒比拇指痛罵司法黑暗。(陳志源攝)

中國時報【甘嘉雯、蔡依珍、楊明峰、趙麗妍╱綜合報導】 洪仲丘家人7日全都穿上白衣到桃園地院。聆判之後,洪舅胡世和顫抖的比出「倒拇指」表達不滿,痛批「這是台灣司法黑暗的一天,1條人命最多判8個月,實在無法讓家屬接受!」洪媽當庭痛哭到說不出話來,洪姊也是氣到全身發抖。 一家人從台中出發前往桃園,全都穿白衣,是希望可獲得一個公平的宣判結果。宣判前,洪慈庸表示,沒有預設任何立場。洪媽則含淚說:「仲丘,媽媽希望你放下,剩下的都交給我。」 輕判 洪姊氣到發抖 進法庭前,洪爸及洪媽還能勉強露出笑容表示。當審判長鄭吉雄10分鐘快速宣讀判決結果,洪媽聆聽後不敢相信,和女兒洪慈庸抱頭痛哭。離開法庭,洪慈庸憤怒地說,「我們家屬都不能接受法院的判決,家屬看的是1條生命只判6個月的刑期,這份起訴書把它(指542旅與269旅的關聯)切開,讓行為分擔。」 洪慈庸說,「輕判,是不是可以容忍軍中發生這樣的事情?仲丘應該也不會接受這樣的判決。」「到現在都看不出來誰要為仲丘的死負責。」洪父緊握雙手氣憤表示,很難接受!難道法官認為軍中可以容忍發生這樣的事?繼續傷害其他的軍中子弟兵? 洪舅痛斥司法黑暗 「黑心的政府,黑色的國防部,台灣司法最黑暗的一天!」胡世和語氣激動的說,判決離家屬期盼非常遙遠。加害者沒有接受到應有的處罰,軍方這些豺狼以寫好的劇本,準備把真相放在未來的回憶,軍中人權無法伸張,台灣人權也無法伸張。 「6天關完人不是走出來,而是躺著出來。」洪家律師團代表顧立雄表示,當初軍檢起訴時就將本案進行切割,542旅不必為洪仲丘的死負責,家屬原本殷切期待檢察官能以公義代表人的角色,就542旅應負擔洪仲丘死亡的軍官追加起訴,或是法院就此部分主動調查釐清,結果沒做。 桃檢研擬是否上訴 顧立雄說,此判決用妨害自由來判542旅,而269旅部分用業務過失致死來判決。切割之後,就妨害自由部分,因刑期過輕,無法回應家屬對542旅將洪仲丘送禁閉後遭269旅禁閉室人員凌虐,造成1條生命喪失結果的承擔,「法院可以量刑的部分卻輕判,家屬完全不能接受」,地院思考不夠周延,會請求檢察官繼續上訴。 桃園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戴文亮則表示,待收到判決書,會參酌家屬意見後,再研擬是否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