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拭子傷害性不大 侮辱性極強

二大爺
·2 分鐘 (閱讀時間)

網傳一張北京大興要求部分感染病例所在區域的人員進行肛門檢測的姿勢圖,我第一眼看見差點把飯噴出來。若不是查證了一下這張圖的來源,還真的以為在疫情的大時代檢查痔瘡都成了必備專案了。

根據央視報導,北京大興區有感染病例的所在區域,所有居民均要同時進行了咽拭子、肛拭子和血清檢測。專家表示,肛拭子採樣可提高檢出率減少漏診。

這麼銷魂撩撥的姿態不是出現在臥室,而是被要求在醫院,還是進行常見的新冠病毒檢測,讓我瞬間有了種“病死事小,失節事大”的悲壯感。一個本質上是呼吸道感染的疾病,卻要通過消化道來檢測——這就像本來是去做胃鏡,卻被醫生要求順便去泌尿科複查一樣,充滿了不可名狀的黑色幽默感。

疫情爆發以來,檢測的技術在很多國家都已經取得突破性的進展,比如在重災區美國普遍採取的唾液、鼻咽拭子和咽喉拭子,測試人開車前往檢測點,甚至不需要下車,幾分鐘即可完成檢測。目前很快即可出結果,準確率在95%以上。

全世界大部分國家的測試,基本都是如此,要求目標物件進行肛門測試,北京大興可能是第一家。在已經有便捷測試方式的前提下,還依然要使用肛門測試這種「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的繁瑣方式來輔助,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正常方式的檢測準確率達不到要求,或者說真實資料很低,靠不住。

早在去年3月下旬,大國向西方國家提供的一批核酸檢測試劑,就被指不合格,遭遇大面積退貨。捷克、荷蘭、土耳其、斯洛伐克、馬來西亞和西班牙先後投訴,從大國購買的病毒試劑盒準確度低於製造商所稱的標準。其中,捷克訂購的15萬套病毒快速測試劑,錯誤率高達80%,幾近廢品;西班牙從深圳一家名為易瑞生物的公司購得的試劑盒15萬套,準確度只有30%;而其後菲律賓衛生部副部長維赫利爆料說,部分中國制試劑準確率僅四成。

作為疫情始發地,如到今天檢測的水準還原地踏步,以至於要使用肛門測試這種匪夷所思的步驟,真是讓人笑不出來,也哭不出來。如果說晶片製造這種高精尖的產業落後還有很多理由可以編排,那麼病毒測試這種並不算高深的東西也依然一個鳥樣,這問題又是出在哪裡呢?

你可以侮辱群眾的屁股,但不要侮辱群眾的智商啊。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文出處。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