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龍過江》上線止血 網友掏錢看

中新社
旺報
網路電影成形6年,消費用戶對於線上電影消費已經不再陌生。圖為民眾用電腦追劇。(本報系資料照片)
網路電影成形6年,消費用戶對於線上電影消費已經不再陌生。圖為民眾用電腦追劇。(本報系資料照片)

香港影星甄子丹主演的院線電影《肥龍過江》2月1日在愛奇藝和騰訊視頻聯合上線,成為繼《囧媽》後,又一部在網路平台首播的院線電影。但兩者的模式不完全相同,《囧媽》和短片平台「聯姻」免費看,和影音網站合作的《肥龍過江》則選擇單點付費的超前點映模式,依託分帳體系獲取票房分成。

原定於2月14日大陸上映的動作喜劇片《肥龍過江》,劇情講述甄子丹扮演的香港員警朱福龍受到打擊後,暴飲暴食,成為100公斤胖子,奉命查案的故事。

網民習慣付費看劇

《肥龍過江》2月1日起在愛奇藝、騰訊視頻平台播放,非會員觀看需花費12元(人民幣,下同),而VIP會員則需要6元,與免費觀看的《囧媽》相比,也許更能測試出網民對於這種模式的接受度以及市場潛力。

粗估該片及5分鐘試播,在騰訊的播放量已達4250萬,騰訊視頻評分為7.8分,很多網民認同此一模式,因為網路電影成形6年,消費用戶對於線上電影消費已經不再陌生。但該片也面臨線上的盜版風險;據了解,該片上線播放10分鐘,就有人在微信群散播下載鏈接。

相較於《囧媽》遭院線抵制,《肥龍過江》網播並沒有太多爭議,主因是該片已在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等地上映,大陸遲不放映更容易出現盜版;其次,該片利益牽扯不大,院線更容易理解;第三,目前電影院無法營業,人們急需新鮮的娛樂內容,《肥龍過江》順勢而為,可保證部分回流現金,得到「止損」。

對比海外的發展趨勢,大陸院線電影遲早要跨出在網路首發的一步,春節檔肺炎疫情的爆發恰好成為關鍵性的推動因素。

登網有助收益空間

電影票房並不完全等同於片方的實際盈利,要先扣除5%的電影發展專項基金和3.3%營業稅後,才能和影院進行分帳。簡單來說,拍電影的可能不如放電影的賺到的錢多。

當影音網站介入新媒體版權爭奪,縮短上映窗口期,登陸網路院線或許有助於獲得超過院線播出體量的收益空間。例如2019年春節檔周星馳執導的《新喜劇之王》在院線上映,票房超過6億元;1個月後,該片登錄影音網站,用戶支付12元(VIP會員6元)就能觀看,1周後,該片在騰訊視頻APP及網頁版上的總播放量,換算盈收逾1.9億元。

陸影音網站靠網播分帳

這些變化背後的大勢是院線電影市場趨於飽和,觀影人次逐漸穩定,但用戶線上的觀影需求及付費意願隨之提升,線上電影內容的正片播放量迅速增長。

據《2019網絡電影行業報告》顯示,2019年,愛奇藝和騰訊的會員數均破億,會員內容的正片播放量已由2018年的998億增長至2019年的1516億,漲幅52%,會員電影內容同比成長81%。

截至2019年11月,愛奇藝上線24部網路電影,分帳票房破千萬元,比2018年同期成長33%;優酷也有10部影片突破千萬元級票房。

業界一直呼籲「提質減量」,提倡「精品化」網路電影,院線電影整體品質具網路電影所不能及的優勢。以《肥龍過江》為例,大部分在東京實地拍攝,歷時7個月,特效製作費時8個月,包含香港街頭追車、街頭跑酷、東京鐵塔大戰等場面,影音網站可借此拉動影片主要輻射的三、四線城市新增用戶。

另一方面,當院線電影在網路管道首發,利益受損的院線自然有很大的意見。2015年,樂視推動《消失的兇手》在網路點映,就遭院線集體抵制而放棄。

院線電影在網路端播出需要過渡期。甄子丹透過微博描述面對轉變的複雜心態:「作為電影人,我希望我的影迷、觀眾朋友們可以在電影院的大螢幕上享受影院的整體視聽帶來的暢快觀影感受,這也是每位電影人的共同願望。」但他也理解,在互聯網發展的當下,電影內容行動化、網路化也是必然的趨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