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侵襲 崛起的中國雪上加霜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SARS(非典型肺炎)過去17年了,很多人認為,中國並未汲取教訓,進步有限。專家預測,武漢肺炎最高峰還沒到來,美歐專機撤僑、各國對中國客入境嚴防、各大國際航空公司紛紛取消中國航線或減班、部分政府發旅行禁令,使中國旅遊、製造、餐飲各業受創嚴重,下行的經濟雪上加霜,崛起的中國萬萬沒料到遭遇這樣的變局。武漢肺炎考驗下,也流露出一些「中國特色」。

一,疫情是綜合國力和國家軟實力的檢驗,抗疫和反共不應聯繫一起,但該說的還是要說。目前看來,號稱高效率的中共政府,應對表現不如想像好,無論防疫、救災都問題重重。病例初起時反應遲緩,有寧小勿大的掩飾心理,或因中央集權體制須層層上報,等習近平一人拍板決定全面公開疫情,已過了40多天,進出武漢的民眾何止500萬,導致病毒四散傳播全國,東亞和美加澳歐洲也受波及。

救災方面,很多醫護人員感染、康復後立即上第一線執勤,精神令人動容。但醫院設施、病床、器材都不足。「封城」太遲,有重隔離、輕治療之嫌。網傳視頻病人在醫院坐滿地上,甚至被勸回家自我隔離,有如「等死」,引發群憤。崛起的中國自認國力強大,遇意外應變卻讓外界懷疑虛有其表,和美國專機撤僑有條不紊相比,讓人感慨。

二,中共擅長管控民眾,對病例強制隔離追蹤,本可發揮最大效用。但最先公布疫情的八位一線「醫生勇士」卻以造謠為名被處置。防疫失去先機,又囿於病床和隔離設施不足,多地出現民警到家用木條封釘去過武漢的居民大門、鎮委書記到婚宴上喝斥18桌賓客「放下筷子快離開」,理由正當,中國特色卻被疑是文革做法。專制政權用高科技管控民眾,卻難管控病毒傳播,正是講政治的中共最弱的罩門。

三,官民之間信任危機更凸顯。疫情是否足夠透明,感染和病逝數據是否造假,民間和國際頗多質疑。武漢官媒27日貼出「爭取到增派一批殯儀車(運屍車)」新聞,卻在一小時後刪除;湖北省副省長楊雲彥公開說,應對疫情要準備10萬張床位,疑似洩漏真實數據,也被官媒刪除。這些愚民做法被民眾懷疑官方數據有假,質疑說實話真有這麼困難嗎?

四,為什麼總是中國?SARS和武漢肺炎都源自中國,成了中國和民族形象的暗傷。中國太大、14億人口,衛生環境良窳不齊,所謂壞事傳千里,兩次傳染病疫情都從中國起,讓外國人爭相逃離,「今天沾一口野味,明天地府相會」無法宣傳普及,民眾飲食習慣和環境衛生都待改善。外媒指中國又為獨裁統治付出代價,並非全無道理。

五,中央集權越來越難符合複雜環境需要。防疫從湖北到中央都是「二把手」出面,北京最高層破例大年初一由習近平主持會議後,李克強擔任抗疫領導小組組長,巡視疫區卻「來晚了」(溫家寶語),但也推翻近年由習近平擔任中央十多個各種領導小組組長的慣例。

副手出馬擔責,一把手幕後運籌帷幄,有功可以攬,有過可以推,又沒有被感染的風險。湖北省、武漢市新聞發布會都由省長、市長出面,一把手省委書記、市委書記神隱。有分析認為,習核心「組長治國」不得不分權給總理和團派的李克強。但習近平接見世衛組織總幹事時強調,「對這次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權力還是遠重於防疫成敗。

六,習近平上台前中國多次大地震、SARS等,海內外捐款濟助踴躍。但「一帶一路」大撒幣和大量外援影響下,這次海外捐獻,連捐口罩熱情都不高。中國近年伸展肌肉、經常財大氣粗,讓海內外捐助熱情急降,是不爭事實。

七,在中美貿易戰和內部因素影響下,中國經濟保六已是挑戰,疫情再重創許多行業,最壞情況可能使中國「未盛極就先衰」,崛起之路可能中挫。但當局似堅持顏面,中國紅十字會拒向外求援;美國衛生部長透露,美方12月6日即提議協助中國處理疫情,卻被中方拒絕。

北京的自信未擺脫政治高於防疫和人命的思維,中國崛起勢頭或不致因一場疫情就一蹶不振,但武漢肺炎再度曝露中國的痼疾,民眾對政府不滿批評增加,以專制體制自豪的中國模式,難道要等下一場意外像疫情般再爆發才改善?機會能永遠站在執政黨這一邊嗎?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撤僑包機華裔機師:華人反專機停降 形象很自私
撤僑包機華人夫妻:30多華裔 層層檢疫 幸好我們註冊了STEP
美防疫 祭禁令:14天內曾訪中國 外籍人士禁入境 公民等隔離或篩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