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比鬼更恐怖番外篇】點光明燈慘遭附身 正妹散盡錢財請它走

陳昌遠
鏡週刊Mirror Media
笭菁的個性像個精明的女主管,很喜歡數字跟報表,認為能反映真實的狀態,每次傳直銷公司開會,她都要看上百張報表。
笭菁的個性像個精明的女主管,很喜歡數字跟報表,認為能反映真實的狀態,每次傳直銷公司開會,她都要看上百張報表。

笭菁說自己寫小說從不卡關,對她來說困難的,是寫故事的手要跟腦海裡的畫面拚速度。進度安排是這樣的:1小時5,000字,每天2小時就是10,000字,下午寫,不熬夜,1個星期寫1本。

「我腦子裡面有點像動畫片,我寫男主角正在跑,我腦子裡面就有一個畫面,那個路慢慢延伸,突然左邊出現一間房子,我現在就趕快,轉進去左邊的房子。」寫作狀態像開燈通了電,停下時就像斷電,可以完全忘記自己曾寫了什麼,造成前面寫死的角色後面突然出現,常讓編輯頭痛。「進去之後,你腦子裡就會出現男主角跨過門檻,旁邊一座沙發有一具屍體,我就要趕快,所以我打字很快,我要去追我腦子的畫面出現的速度,他跟過去,發現沙發旁邊竟然有一隻手。」

問笭菁如果人生重來,回到大學時帶,她還會寫小說嗎?她回答,如果是在知道目前人生的狀況下選擇,她同樣會選擇寫小說。
問笭菁如果人生重來,回到大學時帶,她還會寫小說嗎?她回答,如果是在知道目前人生的狀況下選擇,她同樣會選擇寫小說。

她說自己無法像編劇那樣擬大綱、寫分鏡,因為即便擬了,最後寫起來的東西也會完全不同。她憑直覺寫作,在為赤燭遊戲《返校》寫續篇小說時,少了對白色恐怖的描述與理解,當年讀她小說的讀者長大了,眼光不同了,不免失望。她說當時刻意不寫政治,「我就是寫很單純的一群死小孩去試膽這樣子的鬼故事。」小說與遊戲公司的傳達的精神不同,遊戲公司一度無法接受,出版後也因此有批評。「我覺得不能用現在覺得很讚、很民主的想法,去想當時的時代環境,我當時是用這個出發點去切。」所以小說裡的死小孩們,就是一群活在戒嚴時代,還不知道現在的民主自由是什麼的小孩了?「沒錯,我也知道那時代很過分。」

她的寫作直覺來自於網路觀察,以及人生的經驗。「我覺得不是阿飄那種的恐怖,是你對這個人推心置腹,但是最後你被他害得很慘,這才是最可怕的東西。」「看過那種阿姨們的閨密,超好的,結拜之交,最後被那個人害得很慘。」她副業是做雅芳化妝品,「直銷商超多,你就可以認識很多阿姨姊姊,背後都有很多可怕的故事。」

她的小說《禁忌錄之化劫》,就描寫她見聞的真實事件。「我們的一個姊姊,編隊裡的一個直銷商,她拜到不好的廟,點光明燈,給了生辰八字,給完之後就被附身了。」這位姊姊消失許久,公司聯絡不到,後來再出現,「她看到你端茶給他,她就會問你是不是在茶裡面下藥?後來變成疑心病很重。我覺得這比較恐怖的,本來很漂亮,蠻正的,後來再出現就完全變一個人。」

「她身體都被控制著,她說最後花了很多精力跟錢才把對方請走。她跟我這樣形容,你好像在黑暗中看到別人操控你的身體,你想講話、想叫都做不到,她可以打坐的情況下,有點像電影《大法師》,兩隻手撐起來跳到神桌上,把她女兒嚇到半死,後來他小孩子都不敢跟她一起住,一個晚上可以完全不眨眼,不睡覺。」

「以科學來講,也許她有憂鬱症或妄想症,她講完之後就消失了,另外一票比較熟的姊姊阿姨,打電話給她,她老公說你們都不要來,在她眼裡你們都是惡鬼,她的小孩都沒有回去,連她的媽媽來看她都被她拿掃把打出去,邊打邊歇斯底里,說你們都要害我。」後來一家人就消失了。

那聽過這樣的故事,會不會讓你對未知事物感到害怕?「不會呀,我就不要點平安燈就好了,對不對?」

更多鏡週刊報導
【背叛比鬼還恐怖1】愛看每日一字的女孩成靈異小說天后 「新聞比恐怖故事還精彩」
【背叛比鬼還恐怖2】處女作寫一億元的處女之夜 沒啥文學夢只為錢寫作
【背叛比鬼還恐怖3】國中開始兼做直銷看盡人性 「永遠都要有備胎」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今晨低溫7.5度 周三變天連下3天雨
機票便宜 同事狂勸仍出國「騙玩國內」
生鴨肉跟碗筷放一起? 業者:一時疏忽
環狀線列車進站 女見「一幕」被暖哭
咖啡預防阿茲海默 原來包含3種成分

今日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