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讓蔡英文留名的司改

李復甸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國民審判鬧得紅紅火火,好像箭在弦上勢在必行。其實,真正需要國民審判的是行政訴訟。

憑什麼全由政府訓練出來的法官決定政府的行政處分有沒有錯?那不是大家常說的球員兼裁判嗎?

人民收到政府的行政處分若有不服,依法可以訴願,而後行政訴訟。行政訴訟以保障人民權益,確保國家行政權之合法行使,增進司法功能為宗旨。人民因行政機關之違法行政處分,或逾越權限或濫用權力之行政處分,認為損害人民權利或法律上之利益,經依訴願法提起訴願依然不服時,可以向行政法院提起撤銷訴訟。

雖然行政訴訟的立意良善,但是細看《行政訴訟法》還是以「維護公益」為目的。所以行政訴訟90%是判決人民敗訴,政府勝訴。律師界一向戲稱行政法院是「駁回法院」。其實,從交通違規小事,到幾十億的稅務案件,在人民收到處分不服時,都靠行政訴訟。人民對司法最大的怨恨在行政訴訟。一般人民不容易成為民刑事被告,卻每天在行政處分的危險邊緣奮鬥。人民權利被侵害的最大來源不是政府嗎?為什麼行政訴訟不由國民法官來參審或是陪審?

華人的法律觀念溯自秦代以前,一直到了列強侵略,為了意欲廢除領事裁判,清政府才命沈家本與伍廷芳等人,將德國、瑞士等現代羅馬法立法例拉進中國。我們現在的法律,其實包含了漢民族傳統與現代西洋的法律思想。二次大戰後又加入了許多美國的法律規範與思想。台灣早在日據50年又已加入的部分日本的規範。現今構成台灣人民法律感情的共同社會規範,是包括了這些不同的觀念。

因此,台灣人民「法感」是極其混雜的。國民法官倡議的理由,是擔心專業法官脫離了社會共同法感,而為專擅判決。現在台灣人民極端混雜的法感正是司法的亂源,而不在於需求國民法官新制。已故美國哈佛大學法學院長龐德曾一再警告我們,要注意法律人對法律觀念齊一的重要性,更強調我們的國情沒有仿效英美陪審制的條件與必要。

蔡英文在競選之初就立意要改革司法,但4年來一直沒有成果。連想要經過司改會議推行訴訟外解決糾紛的機制,都被一位高院法官沒頭沒尾批評後,無法推動。連任後迫於民意督促,又想從國民法官新制來突破司改僵局。我們必須提出嚴厲的警告,刑事案件用半生不熟的國民法官,將是一個巨大的社會災難。

國民法官納入行政訴訟,是蔡英文總統歷史留名的絕大機會,也是真正為台灣的人民做出貢獻。(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