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勿淪箝制言論幫凶

·3 分鐘 (閱讀時間)

當年拿到學位,跟朋友合租一個貨櫃運回7年來買的書。好不容易後送的船終於到了,千等萬等開櫃查驗,卻把友人熟識的報關行嚇壞了,好幾個單位十來人大軍壓境,翻箱倒櫃沒收100多本書。先後透過兩位立委去問,情商主管寫切結書,保證純粹學術用、不外流,才還了一些。民進黨上台,有一回受邀到新聞局,才知道其餘的書都銷毀了,相當心疼。

日前蘇揆在立法院爆粗口,我在臉書評論:「去上節目,主持人拜託有些字眼不能說。所以,每次氣得想要罵人,必須先低頭看一下清單,免得電台被檢舉記點。曾幾何時,沒有言論免責權的調查局長可以說『白痴』,閣揆竟然在國會罵立委『不要臉』,公然糟蹋國會的尊嚴。下台吧!這是民主的悲哀!民進黨籍的會議主席,切腹自殺吧!」

我附了一張製作單位的耳提面命:「請避免」、「請勿使用」一些「優雅的」詞彙,或「國粹」相關助詞,更不要用動物「負面形容」指責個人。接到臉書的警告說,「去年發布的一則貼文未遵守我們的規定」,「如果您再度違規,您的帳號可能會受到限制」,「請遵守我們的《社群守則》,避免您的帳號受到限制」。啼笑皆非的是,「我們了解人難免會犯錯,因此並未限制您的帳號」。

半年多來,我上談話性節目很不自在,不時必須看桌上那張給來賓的「醒世警語」,唯恐害到電視台被吊銷執照;現在,臉書「帳號警訊」宛如烙印掛在那邊,不時在提醒,那是羞辱。小孩子犯錯,師長必須循循善誘到底錯在哪裡;違法要處罰,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也必須讓人知過能改。如果不能確切指正,含糊的「霸凌和騷擾」,鐵定造成寒蟬效應。

我的動機相當清楚,就是要討論NCC的管制是否合理。詳細閱讀《社群守則》,依然不知道是哪一個地方錯了。到底是如何霸凌了誰?想來想去,就只有「切腹自殺」,然而,這是比喻應該反省,而非真的要誰去死;或許台灣式的中文程度太低,總不能字面解釋吧?

不管是NCC還是FB的規範,輿論對於政府或官員的針砭終究必須使用批判性的字眼。既然不能用「白癡」,「智障」、「腦殘」當然不行,那麼,柯林頓在總統大選的名言「笨蛋」(笨蛋!問題在經濟)可以嗎?難道有字幕的《辛普森家庭》江西(贛)話,「北七」、「三小」就可以?原來「袂見笑」不等於「不要臉」,竟然比較文雅?

20多年前,我在地下電台現場被封麥、周一傍晚下班時段的節目被拿掉,冠冕堂皇的罪名之一是不尊重婦女。他們找來一位語文學者幫腔,說我喜歡用「查某」而非「女性」。百思不解,因為從小在家裡或出社會的用字就是這樣,譬如查某因仔、查某醫生、查某官(女士);又不是輕蔑地將「查某郎」唸成「則郎」,何來歧視?儼然清算鬥爭。

前幾天上節目,主持人要我做結論,心想罵自己狗吠火車(蜀犬吠日)應該沒事,然而,黔驢技窮、雞犬升天、蛇鼠一窩、豬狗不如呢?「shame on you」會不會比「恬不知恥」文雅一點?走了威權統治、來了民進黨,難道現在是不會講道理的AI在控制言論思想?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可不樂見警備總部再世。

(作者為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