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屁嬰仔熬2年發片 立勝DIY洩壓見血

專訪許政榆
「臭屁嬰仔」團員屁辰(左起)、歐吉虎、立勝,3人出輯前靠打工維持生活。(粘耿豪攝)
「臭屁嬰仔」團員屁辰(左起)、歐吉虎、立勝,3人出輯前靠打工維持生活。(粘耿豪攝)

中國時報【專訪許政榆】

嘻哈團體「臭屁嬰仔」由立勝、歐吉虎、屁辰組成,苦熬2年推出首張專輯《暗號》,同名新歌也在數位音樂榜闖出好成績,不過尚未出輯前,3人靠打工維持生活,就為了圓歌手夢。面對壓力時,立勝自爆愛「DIY」紓壓,有一次意外「擼」到噴血,發現自己有包莖,才去醫院割包皮;立勝則回想高中時期,為了挑戰自我極限「一天能打幾次」,打到第6次時射出血精,讓他嚇得趕緊掛急診,「醫生那時拍我的肩,勸我『年輕人少用一點』。」歷經年少輕狂,也讓3人更加體會成長的滋味。

臭屁嬰仔3人皆出身自宜蘭,等待推出新專輯期間,團員中唯一成家的屁辰,除了當奶爸接送女兒上下學,晚上還到夜市兼差賣紅茶,只能把握下午時間做音樂。聊到女兒他滿臉慈愛,笑說自己常陪女兒看卡通,「我幾乎天天買玩具給她」,對女兒十足寵愛。近期幼稚園老師轉述女兒會要別人幫她穿鞋子,屁辰開始檢視教育方式,「擔心她公主病」,至於是否拚第2胎,他霸氣說:「不會避孕,如果有機會再生也OK。」

歐吉虎父任檢察官

歐吉虎曾在早餐店打工3個月,有客人把早餐店當得來速,在車內對著店大喊「兩個肉蛋」,事後還來電抱怨「裡面沒有肉只有蛋」,讓歐吉虎補送「兩片肉」到客人公司;不過也有阿嬤天天報到,對歐吉虎說「你長得很像我孫子」,相當溫馨。

歐吉虎父親是檢察官,從小家教嚴格,他念國中時曾想叛逆當流氓,「我打給朋友說要跟人家拚輸贏,聚集20、30輛腳踏車,結果大家到場傻眼,怎麼是我爸。」沒想到爸爸找來3個地方角頭,「我們這邊一堆中輟生,看到自己的大哥來嚇死。」最後一群人一哄而散,歐吉虎當場被爸爸訓斥,跪在地上被抽皮條。

雖然念到國立東華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歐吉虎坦言「現在先休學,想先做音樂」,一度和父親鬧僵,甚至從宜蘭搬到台中,「不成功我就不回家」,父親表面上不支持,但之前演出時會私下帶阿公捧場,也會打電話關心他何時回家、有沒有錢吃飯,他惦記在心。

希望專場越開越大

立勝是團員中的「總指揮」,每周叮嚀大家寫歌進度,即使推出新專輯,還會規畫未來第二張、第三張專輯,「我會一直把自己當新人,每一張當成最後一張做。」他每場演出、訪問前都用心準備,「因為我臨場反應沒有很好,所以事前準備非常重要。」演出後也會和團員檢討,十足珍惜每次表演機會。

臭屁嬰仔即將在公館河岸留言開唱,立勝希望專場能越開越大,越來越進步,他也感謝家人全力支持,甚至動員村莊的鄉親一起來,「後盾很強,希望讓他們看到我更好的成績。」臭屁嬰仔29日在公館河岸留言專場演出,購票請洽粉絲專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