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道/建國街陽明醫院舊址廣場

文、攝影/林國彰
·1 分鐘 (閱讀時間)

七等生死了。等不及重陽節。消瘦的靈魂從此消失。他在重回沙河寫。照片有如我心中的全部憂鬱的感懷。悲傷或歡樂。它就是沙河。重陽過後我重回陽明山前山公園。看春天時拍攝的陽明醫院舊址。茄苳樹下。石牆廢墟聳立。雜草樹根攀爬牆面樓窗。石牆死了嗎。今天或許昨天。誰也不知道。它漠然立在那裡。活著沒意義。昆德拉在笑忘錄寫。我會死的。真的。這裡只有危牆老樹幽靜陽光。和路邊餐車的芋頭米粉湯。迷離場景有個病歷表。前身為日治草山地區衛生院附設醫療機構。後改北投陽明醫院。三十幾年前遷移到士林。此間再無人聞問。七等生停筆後也是。草木憂鬱。舉步紅塵滾滾。苟且存活是平庸者藥方。(臺北建國街·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