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道/溫泉路北投普濟寺

文/林國彰
·1 分鐘 (閱讀時間)
臺北道/溫泉路北投普濟寺⊙攝影/林國彰
臺北道/溫泉路北投普濟寺⊙攝影/林國彰

黃昏要走。貓出來送。一直看人來人去。什麼事也不做。菩薩也是。我是貓。還沒有名字。這是夏目漱石寫貓小說的開頭。藉貓揶揄人。也就在某個夏天。村上春樹和父親去海邊棄貓。跟貓說了再見。貓卻搶先回到家。棄貓。寫的多是父親的回憶。貓守湯。北投湯。護持普濟寺的湯守觀音。湯守觀音像嵌入大殿牆內。隱匿在千手千眼觀音後。導覽志工說有影無蹤。當下存在卻無緣一見。日治1895年真言宗來臺布教。參禪弘法。1905年鐵道部村上彰一捐獻湯守觀音石像。1915年建鐵真院。戰後改普濟寺。是臺灣唯一的溫泉守護神。住持說湯就是溫暖溫柔溫和。貓坐定。守三溫。人不疑。悟大慈大悲。覺一切煩惱。是也不是。(臺北溫泉路·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