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國和解已無可能?學者:若拜登當選,台灣要開始準備頂住逆風

方炳超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大選投票已落幕,但究竟是川普還是拜登入主白宮,目前還沒定案,長風基金會與台北論壇基金會今天舉辦美國總統大選後的東亞新局勢座談會,中研院士吳玉山表示,即使民主黨的拜登當選,美中衝突也不會結束,但有可能會改變衝突形式和程度。

吳玉山以修昔底德陷阱開場。吳玉山解釋,如果有一個霸權的力量超過其他國家,會是穩定的結構,但如果出現一個國家去挑戰,就容易引起戰爭,所以今天美中關係是不是注定一戰,在國關界引起討論。美國是既有霸權,而中國崛起,那兩強爭霸必有戰爭。吳玉山說,過去500年來共有16次例子,其中12次發生戰爭,也就是有75%的機會會發生戰爭。

吳玉山表示,2012年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2013年正式接任國家主席,中國的GDP也在2014年正式超越美國,而後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美中權力在這段時間接近甚至超越,已經進入危險區域,雙方衝突在所難免,美中關係必然出現重大轉折,所以川普對中國強硬,有背後深刻的根源。

2020年10月26至29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十九屆五中全會)在北京京西賓館召開,習近平親自主持(AP)
2020年10月26至29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十九屆五中全會)在北京京西賓館召開,習近平親自主持(AP)

吳玉山表示,2012年習近平(見圖)接任中共總書記,2013年正式接任國家主席,中國的GDP也在2014年正式超越美國,而後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美中權力在這段時間已經進入危險區域。(資料照,美聯社)

吳玉山指出,更換領袖不會消解衝突,但領袖的個性與政策,決定了衝突的方式。談到川普,吳玉山說,川普是生意人,特別著重在中對美的經濟挑戰,力求速效,所以川普的區域重心擺在中國,議題偏重在經濟跟速效,忽略歐洲盟友,不重戰略沒有長遠規劃,因而對美國長期的盟友構成壓力。

「新冠肺炎拿走川普連任機會」

吳玉山認為,川普4年前就想清楚用重商主義、用經濟實績讓百姓支持他,如果沒有新冠肺炎,美國的經濟算是不錯,在新冠肺炎還沒出來前,川普與拜登差距非常小,僅大概2%,若以川普的爆發力,其實贏面非常大,吳玉山認為,是新冠肺炎拿走川普連任的機會。

但吳玉山接著表示,如果拜登贏,衝突不會減少,因為美中衝突的根源是兩國權力的轉移,結構在那,衝突不會減少,但形式與程度會改變。

2020美國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拜登6日幾乎確定超越270張選舉人票門檻。(AP)
2020美國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拜登6日幾乎確定超越270張選舉人票門檻。(AP)

吳玉山表示,如果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見圖)勝選,美中衝突不會減少,但形式與程度會改變。(資料照,美聯社)

面對美中兩強,台灣扮演何種角色?

吳玉山表示,在兩強體系下,越來越多國家成為「中小國家」,夾處於美中兩強之間,而兩強之間可以有3種角色,分別是伙伴、樞紐與避險者。吳玉山說,伙伴是所謂小老弟,完全倒向一強,以服從換得安全保障;樞紐則是與兩強維持等距,藉搖擺獲得利益,但沒有安全保障;避險者則是基本上扈從一強,並獲得安全保障,但也跟另一方交往獲得經濟等等利益,並改善與另一強的關係,以減少安全威脅。吳玉山認為,避險者是優勢策略,因為伙伴的保障度最高,但看重度最低,是低風險低利得,樞紐的保障性最低、看重度最高,是高風險但高利得,避險者則是居於兩者中間。

吳玉山說,緬甸看來現在是靠近中方的避險者,而大部份東亞國家則是靠近美方的避險,馬時代的台灣,在他看來也是靠近美方的避險者,而目前的蔡政府,看來較接近美國的「伙伴」。吳玉山說,作為「伙伴」,已經沒有避險可能,也就是已斷絕與中和解的道路,必須亦步亦趨的跟隨美國政策,但若拜登當選,美國對中政策勢必調整,台灣也勢必要調整腳步,沒有其他選擇,要開始準備頂住逆風。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川普是個爛總統」 蘇起:若拜登當選,蔡政府應停止推進兩國論
相關報導》 「民進黨顯然把民主黨得罪到死了!」他:1450勿再任意出征、幫倒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