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低價硬撐 不如優雅轉身

黃琮淵/新聞透視
中國時報
新冠肺炎疫對觀光業造成重大影響,位居黃金地段且營運48年的六福客棧將改建時間提前至五月,改建後將成為20樓高的商辦飯店綜合大樓。(陳怡誠攝)
新冠肺炎疫對觀光業造成重大影響,位居黃金地段且營運48年的六福客棧將改建時間提前至五月,改建後將成為20樓高的商辦飯店綜合大樓。(陳怡誠攝)

農曆年後的新冠肺炎疫情,造成飯店業多殺多,當同區的觀光飯店殺到4、5千、連鎖商旅殺到2、3千,六福客棧的房價自然被壓縮,從2、3千殺到破千,跌破損益線,「還要不要撐得這麼不值得?」是早晚得面對的現實。

六福皇宮前年底歇業後,雖說六福不再用認列六福皇宮歇業的有關費用,獲利體質轉佳,但不能否認的是,合併營收少了3成,絕對面臨著「不能再少下去」的壓力。

新開的台北六福萬怡酒店受惠於南港地區近年崛起,加上展期通常住房率近9成,同步帶動館內餐飲表現,但畢竟剛開業,正值站穩腳步關鍵期,拚個損益兩平就算不錯。

這也可以理解,為何六福客棧即便是危老建物、但挾位於松江南京商圈地段優勢,客源穩定,有營收也有現金流,雖沒辦法大富大貴,倒也不急著關。

偏偏遇到新冠疫情,全台飯店業苦戰,六福勢必得做更長遠規畫,尤其介於六福皇宮結束營業逾年、台北六福萬怡酒店剛起步的「轉骨時期」,六福客棧的去留,自得考量更多。

平心而論,六福熄燈前祭出千元有找,雖說是告別價,若這房價持續下去,恐怕也難以為繼。只是在此非常時期,不是這個錢,哪來住房率?卻也是市場現實之處。

對六福客棧來說,面對同業都在關閉部分樓層整修,只有提前拆除改建這個選項。選擇正面迎戰,待「新客棧」拔地而起,這場疫情危機或許是最佳轉機。

你可能還想看